影音发烧友第一互动媒体
【唱臂 】唱臂 产品大全__唱臂 用户评论_HIFI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品类大全 - 唱臂

唱臂

    唱臂,原本是一切音响组合之基本组件,有了卡式之后,唱盘有了对手,玩普及化套装的人开始出现放弃唱盘的决定。进入CD世纪,唱盘受淘汰的命运己注定,时间问题而己。 唱臂的平面几何原理,连中学生也推算得出来,但唱臂音色之优劣,就不是凭几何数学可推断。偶读一篇「学生园地」,讲唱臂的循行数据,发起牙痕,借本刊一角以玩HiFi立场来讲些唱臂常识。但恐篇幅过长,累各位读者眼瞓。最好,不要一口气读完,分两段亦好,三段亦好。 唱臂一词的来源 唱臂的责任,讲了几十年,仍是一字咁浅:它要将唱头在唱碟上所拾得的讯息原整地传递至前级放大器处理。初有电唱机之时,这个需求是绝对表面化而不会引起任何消费者怀疑的。科学越发达,人们才越觉得唱臂要彻底做好本身职责将永不可能。时至今天,唱臂面临淘汰了,它还是未能做到本身应做的责任。   1959年诞生的第一代SME 3012,没有反边压装置。 唱臂的英文Tone arm,是从爱迪生留声机上沿用下来的。那时中国人普遍称这个连喇叭装在一起的扩声,循行部分为音臂。由于广东话讲音臂不大好听,故此,50年代报章杂志上介绍这东西时就一般称为唱臂。单声道时代,第一位注意到唱臂重要性的是SME。在这以前显然早有一套技术理论存在,例如英国的GE设计了世界首枝分主副臂的(Dynavector灵感之来源)制品,Grey则是油浸单点承轴臂的祖师。可能这些构思妙而制作有问题的唱臂未曾在我们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但第一枝SME 3012使我的思雅M3D(是那时的顶级Shure)有脱胎换骨演出的震惊,是记忆犹新。SME臂到港时,我们已经在玩立体声。把新出的ADC-1装在SME 3012上,照说明书用1克唱重,真是有型有款到极。 但SME 3012还未研究到边压的对抗办法。而ADC-1呢,结果要用到1.8克才消除了蒙查查(正像ADC卖广告那幅印象派水彩)画面。      理想的唱臂是使唱针在循行时永远没有错误。唱针与碟纹切线成0度角,即重叠。任何唱针与碟纹构成的角度就是轨误(Tracking error)。唱针受物理机械几何等因集的限制,在工作时无法贴切地按碟纹的指示而循行,就产生循误(Tracing error)。 轨误与边压的烦恼 技术上,传统的弧线轨迹臂(以臂座为图心,针尖为圆周运作)无法消灭轨误。但在几何构图上将圆周的循行半径加大,使针尖超越了唱碟芯(Overhang)及提供臂管前部弯曲(或唱头壳屈折角)的迂回角(Offset),可令针尖在整个与唱碟接触的圆周线上任何一点都产生有限度的轨误。任何一枝有效长度(由轴心至针尖的直线)在8.5吋(216mm)或以上的唱臂,都可以利用适当的Overhang配合Offset来臻达±2度的轨误,在弧线轨迹唱臂上是绝不会为唱头带来任伺循行上的麻烦。多少年来,专家们曾多次企图用可变迂周角方式设计一枝循行角由碟首到碟尾一直在受机械推策而改变的0度轨误唱臂(Warden,BJ和Garard )。麻烦的是能源必需来自碟纹,这些Tangent臂又因活动部份太多,而产生了新的麻烦,故此至今没有一枝可变迂回角唱臂能继续生存。   一枝安装准确的弧线循行臂上,用「新法」调正唱针位置,可令唱头在碟上画出一道有两点0度轨误的圆周轨迹。整个12吋碟领行轨迹上的最大轨误值约±2度的例子,以9吋臂为根据。当然,把有效长度增加就相应改善轨娱,而且由针尖「看」去,摩擦力也有降低。不过增加臂管长度而改善上这规范却要付出其他代价。 就弧线唱臂来看,±2度根本无可避免。今日市上一切较佳唱头都可以应付这数目所引起的轨误,至于唱针因物理机械几何结构而在运作时引起的循行失真(Tracing distortion),则不在本文范围之内。   1961年5月,SME推出3012 Series II,臂管由不锈钢转为铝合金造,并加设反边压装置。 就算牛顿再世,爱恩司坦番生,这世界也不可能有一枝「由头至尾都tangent的传统结构唱臂」,说此话的人必是信口雌黄。唱臂的迂回角,也将唱针和唱碟摩擦力本属向前(与离心力的发射线同属与碟纹的切线)的拖力(drag),改变方向化为向心的边压(Side pressure或偏压Bias),边压是踏入立体声唱碟时代才受电声界关注的东西,它为Hi Fi带来的麻烦比轨误多十倍,也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消灭它(或准确地抵消它)的办法。 边压令唱碟纹靠芯的一边(左声道)承受针压远超靠圆周的一边,令唱碟耗损程度加速,失真加大。在一个标准唱重之下,左声道受到过量压力,而右声道却唱重不足,左声道碟纹固然磨损得快,右声道碟纹却因唱重不足而被唱针在循行时产生的不规则震荡所损坏。 已知边压是摩擦而起,而唱针与碟纹的动态摩擦力又实际上没有两秒钟相同。一切现用的边压调节设计本质上是静态的调节,因此,一切边压处理方式并不能有效地抵消边压,它使唱臂在操作时有边压,无边压或有反边压,甚不稳定。 边压(即偏压)是件人人看得见的东西,把唱头搁在旋转的光面碟上,就可欣赏边压令唱臂滑向芯的动力,将反边压调高,又可令唱臂向相反方向滑出。一般调边压的方式,是使唱臂停留在光面磁上不两边飘移。有些臂容易做到,有整就只能调到唱臂在光面碟的中央部份停留不动。 边压能量的增减,与下列各影响因子成正比例:唱重,唱臂质重,唱盘转速,针端与碟纹的接触面积,和碟绞震荡的幅度。 有人自己找出理论,说三十三转碟边压大于45转,用光面实验马上可以证明此说之无稽。但其人进一步说光面碟的表现不能代表有纹碟的特性。真劳气,他想你相信有纹四十五转碟的边压低过有纹三十三转,而光面碟实验的结论则相反。真扭纹! 他的理论是四十五转确所录同样响度的震幅比三十三转的较狭窄,这又是无法令他明白的一厢情愿看法。正确的解释,似乎要出到黑板粉笔。事实:假如响度一样的话,四十五转碟与三十三转碟所录得的震幅绝对一样。不过,大家各抽一段(如5cm )碟纹出来数的话,四十五转碟所含音波(讯号)的数目较少,波峰与波峰之间距离较远。震幅(Amplitude)的阔度若较狭窄,响度就势必下降。试由唱针的角度观之,卅三转和四十五转碟所不同者只是贮音介体的运作速度不同而己。四十五转真正的好处,是可以在同样运作时间的介体内贮藏更多讯息。利用波峰之间较远距离的优点来贮藏更阔的震幅,因此四十五转碟臻达较大的动态对比。但边压增加,碟面噪音增加,唱盘隆震基周提升,唱头,唱针的操作实较繁重。所以,你的Hi Fi若唱卅三转好声,唱四十五转未必好声。 边压既是被转移了方向的动力,那末,这动力的方向若保持与碟纹切线重叠的位置,百分之百向前,这唱臂就没有边压。 直线循行臂优点多 直线循行(Straight line tracking)唱臂非但没有边压,而且,理论上没有轨误。因此,自古以来,电声学家都以为唯有直线循行臂才是理想唱臂。 不过,在我们未克服因质量(Mass),摩擦,谐震,物质的坚硬度等问题所带来的困难时,直线循行臂在实践方面仍未能普及。 最先要考虑的是推动唱臂的能源,传统臂(以弧线轨迹循行的臂,下同)循行动力的来源是由碟纹提供。力点(针尖)和支点(枢轴)的距离有足够远,根据杠杆定律,碟纹所要出的力只需些少,便足够使唱臂转动。当碟纹一旦推动了唱臂之后,唱臂又马上产生边压向心力,还要劳烦边压调节装置去处理这股有害的动力。所以,传统臂所需要的起动力,从碟上看是一份足够移动唱臂「有效质量(Effective mass)」和克服唱臂摩擦力的起动力。注意,移动唱臂的力源与移动唱针的力源不能混为一谈,虽然两者关系密切,但仍属两件事。 直线循行臂完全没有向心力,碟纹实际上是不停地供应移动唱臂的动力。又针点与枢轴的距离短了,力点上就要施加较大能量,才克使支点做到相同的工作。而支点结构与传统臂迴异,要将整座臂身作平行运动向碟芯推移,所需能量肯定要更多。直线循行臂都希望能采用质量轻的臂管及巧立名目的滚珠来克服动力的消耗。另外有些电声学家就研究有源式(active)的直线循行臂。理论上,只要做成一套准确的光敏(Optical)伺服系统,把动力按碟纹的即时距离而精准地移动唱臂,就应可解决循行问题。不过,超卓的光敏伺服系统并没有一并解决唱臂的垂直活动问题。反为,以气垫式物理作概念的「浮动」直线臂,似乎有可行之道。   零质重与无限质重 这就把题目扯到质重及摩擦和地心吸引力方面。从前,SME说,唱臂的摩擦力及质重应等于零。这是对老发烧影响最深的唱臂理论。零质重及零摩擦完全没有影响唱针循行的干扰力。这是永不能实现的梦想,SME只能做到极低质重及极低摩擦的传统臂。五十年代,发烧友对唱臂的谐震问题简直一无所知,遑论唱头与唱臂的匹配问题了。(那时间如果你对人说唱盘会改变音色的话,你准是疯子无疑)。后来,唱臂的物理特性才逐渐被专家们公开出来。ADC,Grado,对质重有进一步阐释。直至我们第一次看见一枝日本人弄出来的「巨型」SME,牌子叫NEAT,才惊异于这世界居然有人在做成吨重的唱臂。 SME的0质重理论,终于在内部起了革命.SME V型是一枝完全根据「新」发现而创制的唱臂,走The Arm的路线。NEAT是日本Hi End Hi Fi产品的开山劈石者之一,他们的努力耕耘和尽情播种都抵受不起满途荆棘而在日本Hi End史上消失。 NEAT是单刀片承轴的重量级制作,他们和后来的SAEC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NEAT工程师拿着一枝臂瓣在六十年代初来香港时,佳声(AR,Marantz,Grado,Magnecord.. )负责人游宝樵邀我与之共饭,那日本人告诉我一个前所未有的唱臂理论:唱臂的库擦力应等于零,但质重却应等于无限大!唯有和无限大的质重耦台,唱针的振荡才得100%准确地传输,唯有无限大的质重与唱头耦合才不引起谐震! 但NEAT和日后其他论点相同的制品只能做到极高质重的唱臂。无论如何,传统臂是无法消除谐震,无法防止谐震的发生。其实,零质重和无限质重毕竟是物理学者的自说自话。唱臂是有质重的机器,质重之高低,耦合唱头柔顺度之高低,就决定了那组合的谐震周率。 新突破亦带来缺点 当SME臂初问世时,我们不仅对边压的认织一无所知,连对唱头唱针的认识,也仅限于78转针和33转针的半径数目,那时只有圆形针尖,33转碟已普遍采用宝石针替代48年至58挥单声道期的钻石针。 Hi Fi知识,与电子知识有点不同。前者往往没有比较详尽的书本去讨论记载。学术界是靠每年的AES、RIAA等国际性集会互相交换研讨经验。这些一手数据,是断断续续地借几本世界性无线刊物(Hi Fi是有线电!)披露出来。直至玩家普遍知道时,一般为时己晚。各位读者不妨翻一翻贵子弟的学校课本,若然见到有关唱片装作及扩音方式的一段,保证你引为奇文。玩家的Hi Fi知识是二三手,学生课本上的电声常识属中古史。 想当年,好多Hi Fi常识,都是从商品的宣传文字上吸收得来。这学习方式有个弊处,当时被矇蔽了,后来才觉悟过来。大凡商品宣传新技术,第一步总是先将旧技术之缺点详细列明,鞭挞一番,先令消费者相信自己还在用的「陈旧」东西必定要淘汰。第二步就是介绍该新产品的突破性,天花乱坠,讲到空前绝后,再令消费者信该新产品是件必需品,而且,产品质素己臻十全十美阶段。 一直以来,我们读所有「突破」性的电声新产品,都怀着十全十美,一劳永逸的希望去更换添置。但,这些文字可曾提出他们的新突破又带来几多缺点!? 无论如何,有关新技术的文字也应先读为快。例如,关于唱头,我们是从思雅Shure的文章里学到柔顺度(Compliance)的重要性。从SME的文章里学到低质重的好处和刀片承轴的绝对性。Trackability这个字,是Shure作出来的,连音响百科全书也记载了它,但这本音响界奉为最佳参考的巨著里,唱臂的技术源革资料就极之贫乏。   静态与动态平衡 唱臂影响音色的因素,摩擦,轨误和质重三个题目被发觉得最早。但今人却不明白摩擦和轨误两点容易控制及较不重要,而质重的大小就决定了唱臂之匹配个性。 唱臂之质重,是指它的「有效质重」(Effective Mass)而言,据设计唱臂的专家说,有效质重是唱臂整个运动部份的质重减去他们用各种方法「退耦」(Decouple)后所余下的质重,才称之谓有效。人们到现在为止,对有效质重一词的解释仍是半信半疑,或以为这是工程师一厢情愿的讲法。事关一枝唱臂的活动部份由唱头壳至平衡砣尾端,少说也有一百几十g重量,又怎样在「退耦」计算法上获得2g至22g的有效质量?(据记忆,Beogram 400的有效质重是2g以下),我们又可想象,当一副过百g重的机器在枢轴上被一个外力推劲了以后,它的有效「惯性」(Inertia)质重究竟是怎样计算?一般可能以为,当唱臂在取得与地心吸引力完全平衡状态时,即0重,再调1.5g唱重时,唱臂的「动态」质重就是1.5g.这见解也十分错误,因为在0重状态时,只有唱针端的「静态」质重等于0。1.5g唱重是代表针端的「动态」重量(对静态平街唱臂而言)为1.5g而已,完全不等于该(静击平衡)臂在运作时永远提供1.5g针端压力,唱臂在运作时,臂身随着碟芯及碟面的轻微波动而不断变化少许垂直及水平推动,破坏了本身的动态平衡度。平衡砣在抖动时产生钟摆效应,降低反地心吸力动作的唱重(向上抖),增加顺地心吸力动作的唱重(向下抖),左右抖动则增减边压力,质重越高的唱臂,钟摆效应越劲,另一方面,柔顺度越高的唱头越易受钟摆效应干扰。 大家一定知道静态平衡(Static Balance)是什座7,它是一枝全靠平衡砣去取得唱臂前后左右在静止(不操作)时完全平衡的臂,动态平衡(Dynamic Balance)臂是合并式设计,先取得静态平衡,然后以弹簧方式将适当的针端压力附加在针端上。讲理论,动态平衡是一款不受地心吸力影响的设计,所以没有钟摆效应,但世界上还没有一枝纯动态平衡臂,一般动态平衡臂在操作时仍然受地心吸力影响,只是程度较轻而己。 那些先以平衡砣取得静态平衡然后用弹簧调校唱重的臂,本身的「动态」部份可用可不用,因为单靠平衡砣的调节已可取得所需之唱重。这种唱臂,可以证明静态与动态两种调校唱重的方式各有不同的音响特性,以美国The Arm为例,此臂初抵港时,代理商将发现向我说,起初我也是半信半疑,直至亲自反复试验,终于肯定了二者之间的分别:单用平衡砣调校唱重(纯静态),获得较为庞大的动态,而稍为损失了一点点清晰度。刘怪人甚至提供了各种混合调校方式去适应各种光悦头。 有不少发烧人,识一大堆理论,都认为我们这种说法迹近无中生有。甚至有立论评击发烧友「煲」音响之无稽。要知道,「煲」的电子机械物理,是具有实在理论技术根据的。而且,用示波器马上看到煲前及煲后波形之不同。可惜,解态及动态平面在同一臂上提供互异的音响性格,示波器是看不出来了。    各种承轴各具优劣 传统枢轴式唱臂,主要结构的分别在于轴承之设计。水平方向及垂直方向两组承轴的几何、物理,对臂的机能及音色有莫大影响。前文说过,摩擦力本身是今日科技所能掌握的问题。其重要性己相应降低。倒是,唱臂在运作时所施于承轴体系的压力是否均匀,却是左右大局。最原始的唱臂结构,是采用柱式承轴提供平面(横行)动作,以针点承轴提供垂直(上下)动向。单刀片或双刀片式承轴,都是提供垂直动向的设计。发烧友口头上常挂着的金宝承轴(Gimbal Bearing),工学译名是万向支架或常平架。金宝式唱臂,是利用两组互扣的圆形针点承轴,或近日流行的所谓C架(C-mount)来支撑整个活动体系的垂直/水平运作。单点式承轴(Uni-Pivot)结构,是整个体系的运作只用一点支撑,利用地心吸力和杠杆作用,达成整个体系在一单点支撑上达成静态平衡。 所有被动式传统唱臂结购,基本上脱不了上述种类的变化及混合,刀片、单点、金宝、管它油浸也好,清蒸也好,都是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各项设计逻辑的根据,仍是万变不离其宗,首先要问设计者走的是无限细质重路线或无限大质重路线。一般唱臂,不妨划分低、中、重三个质重级,而柔顺度高、中、低三级唱头甚配。 唱头与唱臂的匹配 唱头与唱臂的匹配,主要目标是希望将唱臂的谐震点调在8-12Hz之间。这一点非常重要,各位读者应份强记在心,唱臂谐震范围是不能爆肚必须信书的。太低的谐震容易受轻微弯曲唱碟影响,产生大功率的超低频震荡。这些8Hz以下的频率,使低周单元产生大辐度的抖动,不但抢走了扩大器的大量功率。而且,这样势必会引致大量失真的,故此唱头放大器,在应该装有滚降曲线优良的20Hz滤波器。但不是有了滤波器后唱臂谐震便可降低,8Hz以下头/臂谐震使唱头循行能力大降,并经常跳线或锁线。12Hz以上的头/臂谐震,则太过接近听频,它的第2谐波便已昂然进入听频范围。它影响唱头循行效能,令低周重播质素含糊泥泞。所以8-12Hz之间是理想头/臂谐震点。当然,IQ人也许会想,没有低周谐震就不是解决一切的最佳办法吗?要知道物理学上所有震动体(发声,发光,发电)都必在本身的响应频带两端切断点之前出现谐震点。跨越了谐震点之后,震动体的响应就呈现滚降衰减。有人说唱头钻震点最理想设在400Hz之间,因为那儿的响应若出现±3dB的波峰是根本无害的。他忘了,这样的一只唱头,其低频响应也就止于400Hz。 其实。8-12Hz谐震也不会好到那里,也一样影响循行,产生抖动,那只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而已。进步的设计,应份在谐震范围内加上适当的缓冲(Damping)。 缓冲一词,是Hi Fi环中每一件原件,配件都用得着的东西,真是深不可测。唱针开始以至造扬声器箱的木材,都讲Damping。音量调节掣有Damping,喇叭线,电源线有Damping!唱臂,或任何震荡的机械性缓冲物(Damper),是用一种吸收震荡的物质或体系,去吸收另一种物质或体系的震荡,并瓦解之。从物理观点看之,缓冲物与被缓冲物体积质重之比较,实在容易使人产生螳臂挡车的可怜感觉,不禁怀疑这些设备是否真正的有效。试想,当整枝臂管在产生+5dB(或更高)的8Hz谐震之当儿,你在臂管上加绕一圈橡皮圈或粘上一环介指般粗幼的「香口胶」,就真个能消除谐震? 在实际应用方面,唱臂/唱头组合所产生的谐震。又的确可以蕴缓冲物或缓冲器降低之,但就没法消灭它。实验室里,我们目击过一个+6dB的10Hz谐震被抑制了3dB的有趣过程。在真实生命里,臂与头的匹配所产生的「大自然」现象就不那末仁慈了。所以,头与臂之匹配半点不能忽视。世上或许还未诞生一枝能配任何头的臂,英国人就臂的实效质重来拟定了一个匹配参考表,值得研究: 《柔顺度单位是成×106cm /dyne》 低质重臂(0至6克),最宜柔顺度21-42。 中质重臂(7至14克),最宜柔顺度13-19。 高质重臂(15至22克),最宜柔顺度10-12。 目下大多数Hi End唱臂的质重都集中在7至14克范围,因此表面上这些臂都是为中柔顺度MC头而设。50以上高柔顺度头,配4-6克质重的轻臂,所算出的谐震点是7Hz,是个完全可以接受的数字。 一般常见的「外加」缓冲之物,像「香口胶」,「橡皮圈」或「介指」之类,可能「看」的用途更大。但,塞在臂管里的吸音物,和较作臂管的材料,就可能控制谐振和绝对影响重播音色。 唱臂谐震与余震音染 唱臂有音色,有它自己的个性。无论衬甚么头,都会将自己的个性烙在匹配的唱头上。它除了谐震之外,还有自己本身的响应线性图表可稽。唱臂的作用,虽然只是负责引导唱头去做它应做的工作。但唱针的震动,除了使音圈产生足够的电压输送给前置放大器之外,实在同时也使整个唱臂体系震动。这些震动,50年代人认为无害,60年代人就认为有害。70年代人开始想办法对付它,80年代人将会最终放弃它,而以CD取代之。这些震荡,如果不回输给唱头,而是沿着臂座传至唱盘支架上被化解,就不致为害重播。唱臂设计的无限大质重派,就是认为唱头与无限大质重耦合便不会产生体外震荡。时至今日,无限大质重的唱臂尚未制成,电声专家唯有不停找寻最理想的「消声」材料制造唱臂。 唱臂既然无法不动,退而求其次,臂身就要用「内部消声」作用最快的材料制造。务使臂身在受震时产生最少最少的余震。 讲到「余震」,就是谐震以外的事了,不少发烧友这以为谐震是唱臂的最大敌人,岂知余震才是唱臂音染色的罪魁。唱针循行的动作,若放大亿万倍看,可见一枝大钻石锤,以每秒钟高至三四万次的速度在不停地敲打一道V形沟的两壁。钻石锤除将敲打的讯号传至锤杆顶端的一对发电机里,还把V形沟的墙壁敲得震天巨响,更把装发电机的柜和连着柜的吊臂也捶得震耳欲聋。 唱臂受震后,产生非线性余震,这些余震有部份回馈至唱针端,被演释为讯号,输入前置级,与音乐讯号一起放大,成为音染色。这些余震周率,在摩登唱臂制作上仍可高这1 KHz。 内部消声率高的材料,意味着余震迅速消失,这些材料,同时必须轻盈坚硬,在操作时才不致变形。 内部消声作用高的臂管,在被敲击时只产生「得、得」的「死」声。普通金属管在被敲击时则产生「铛、铛」的「活」声,余音袅袅,绕梁三日,内部消声率高的材料,用来造唱臂,扬声器音盘,甚至扬声器箱都适合。 唱臂的余震特性,应份是使某臂音色「朦」或「光辉」,「活」或「呆」的主要因素,余震和讯号的谐波(泛音Harmonics)调制,形成音响的个性。 至于唱臂音色的干、润或肥瘦,清晰或混浊,画面的阔窄,则除了余震之外,承轴之结构,传导线之质料和静态,动态平衡的分别等都影响。   1986年日本最热门的黑胶组合: Thorens TD521+SME 3012R(双刀片)唱臂   承轴决定音色软硬 承轴结构可把唱臂音色特性粗略划分为硬、中性、软三类。 结构硬桥硬马的唱臂,例如金宝承轴臂,或柱式经轴与针尖纬轴结合制品,承轴之间极少虚位者,属硬性臂。这些臂的音色光辉明朗而阳刚。 单点承轴臂,不论有无油液缓冲,凡承轴与支撑点间有多少虚位的结构,属饮性臂。这些臂的音色醇和温文而带阴柔。 刀片承轴臂通常介二者之间,又以双刀片臂音色较强劲。 以上说法,当然十分拢统,颇多例外,但对一般玩家选择唱臂时总有一定帮助。并非说某一种唱臂必定好过另一种唱臂,要点是看你整实体系的配搭应该用那一款臂去衬托。有些组合用上硬臂时音色极巴辣刺耳,有些组合换上软臂就娇柔无力。也不是双刀片臂就符合中庸之道,有时刀片承轴会为音乐蒙上一层薄纱似地,缺乏亲切感。 一般来说,用C架(C mount)或O架的金宝承轴(Gimbal ),若然机械结构精密的话,此臂的活动部份便不允许虚位。这是「硬性」音色的来源。单点承轴的唯一支撑点,结构上不可能不留虚位,那枝针尖支点负起了整组臂管/平衡跎的重量,「倒竖」在一个「碗」型座芯上,靠平衡跎的调节,达成静态平衡。在循行时,它臂管震动方向是不分东西南北的,臂身的静态平衡必定不断地遭受干扰。这些震动干扰,通常用硅质永不蒸发的浓厚液体注入承轴的「碗」内缓冲之,遂得到了缓冲(Oil damped)臂的名称,我们俗称油浸臂是也。油浸臂承轴支撑点的虚位,亦是它「软性」音色之来源。刀片承轴是用金属刀片或塑胶刀片承在凹槽上,作为臂管上下动作之承轴,刀片臂管成十字形相交,也是容许虚位的设计,它属于线接触式,理论上,不加油浸亦已能控制震动,特别是水平方向(与臂管成十字形的)震动。刀片臂是半软硬设计(垂直柱形承轴是硬性的),音色也是介乎两看者之间。双刀片设计,是针对单刀片的虚位而作,据设计者的逻辑,这是一对互相扣锁的无虚位双刀片承轴,音色自然比单刀片硬。 油浸臂缩窄音场阔度 为什么承轴有虚位的唱臂音色较软? 这一切理论,揸辣鸡之人或认为无稽,但音响传播物理真是玄之又玄,耳朵听出来的AB比较分别,仍未有仪器可以百分百表达。不过,倒果为因,从频调分析响应曲线上看到上述硬、中、饮三类唱臂的确有基本上的划分。 我们先重温一次前文提及的音响传播理论,那是日本Hi End祖辈NEAT工程师在立体声初期展示那支成吨重的巨型SME时透露的理论。他说,唱臂,质重既然没可能达到无限大,臂管在工作时就肯定产生震动。这些震动,我们既无法消除之(只能控制之),就要疏导之。否则,震动就会在体系内构成回轮,被唱头拾取,馈入前级,构成干扰。疏导方式,是将震动由臂沿臂座传至座板上,让它在座板上消散。 想当年,雷明听了这套理论,虽觉有理,但又认为行不通。凡事总有两头,当时我们所致力追寻的是避震,是出尽八宝想唱臂与外来震动隔离。日本人理想中的震动传输,不仅把臂管震动输出体外,同时亦把体外震动输入臂管。这理论的两个头,至今仍然在争论。不过,臂管震动的传输理论,却可用来解释唱臂软硬音色之源由。 承轴接触结构越是紧密者,对震动传轴干扰越少,音色亦较硬朗,动态损失较少,重播锐角波形的描绘能力「较快」,焦点较Sharp。 单点承轴之接触点,有些结构是非常之松动,全靠硅油碗来缓冲承轴在支点上产生的震动。硅油或其他调制方式都可以「消解」了部份震动,其余的就传至臂轴,回轮入唱头,和——最不合逻辑的——是令臂管产生相对震动(Countervibraton)去抵消部份臂管和唱针的震动。这现象表面上有好处,实际上却要付出代价。相对震动会「改善」唱头之循迹性能,唱头的跳线或锁线现象,是唱针不足以100%按照碟纹指示而工作,通常因为柔顺度不够应付太强的震幅。但若然在这时间臂管作出相对动作,「卸」去了部份震动,唱针的工作便没有那末沉重,循迹性能似乎有改进。故此,同一个头在硬臂上用1.5g唱重跳线锁线,用油浸臂就克服了这毛病。相对震动效应,基本上把动态范围也缩细了,一般人却听不出。所听得出的,是油浸臂高、中音品格比硬臂柔和,那是因唱臂的相对震动,将重播波形的锐角削圆了多少,油浸臂的相对震动令唱针的平面(左至右)扫描范围(45/45度,即90度),相应降低至少于90度,这现象不仅使左至右音场阔度缩窄,还影响立体声分隔度,而中间声道却较突出。故此,有人说油浸臂的独奏,独唱结像力好,这果然是最容易听得出的分别,AB比较之下,硬臂的独奏,独唱就被更多的伴奏队音响包围着。还有,单点承轴的臂管在循行时实际上是不停地被拖着向前倾也影响深度3D感。 Tri-Planar III金宝承轴唱臂刀片承轴的相对震动被抑制了很多,在刀片仍会「跳」离承座而产生「滚击」(Rocking)现象…把高周特性蒙上一层薄纱。双刀片也未能完全克服滚击现象,但画面焦点就较明朗。 以上所述,显见我个人实在喜欢硬臂。但硬臂配搭好考究,较易暴露组合上其他配搭的缺点,而软臂却有遮掩其他配搭缺点的功效。阁下的组合,若用硬臂觉音色刺耳或多失真,可试配软臂。油浸臂的可调缓冲,对配搭有帮助。 Tri-Planar III金宝承轴唱臂 好臂无情暴露失真 上文说到软、硬臂的结构,归纳起来,如果我所持的理论成立的话,是硬臂有更彻底的高传真度。但玩Hi Fi要整体配合得宜,并非替某一环换上传真度更高的原件就必定能够改善音色效果的。以唱臂为例,传真度更高的硬臂也许会更无情地暴露出器材的失真,尤其是控音器,扩大器和唱头增益器的失真。有些配搭用硬臂显得尖锐刺耳,是硬臂把扩音器重播方形波的失真暴露出来,包括铃震,高频互调失真和高频谐波失真,油浸臂却具有多少隐恶扬善的功能,它将方形波的锐角(铃震,高频失真)削去多少,失真刺耳声减低多少,当然也牺牲了多少焦点的明锐度和极高频之线性响应。反过来说,如果你的扩音体系功能重播质素极正确的方形波,扬声器的高频响应又够洁净,配硬臂肯定取得更Sharp的焦点,更明朗的线条,更强劲的动态。一旦换上软臂,整个画面就可能显得娇柔无力,隔夜油炸鬼了。 在弧线循行唱臂的结构中,最不寻常的是「双臂式」分主副两臂的结构,现今市上只有Dynavector采用它。这不是日本人发明的,是在单声道78/33转临界时期,GE就设计了世界上首枝双臂轴式唱臂。Dynavector第一款双轴唱臂DV-505,连主臂身上凹入圆形图案都使人想起GE。双轴臂的垂直及平面活动由副臂及主臂分别处理。主臂是枝无震动的极高质重金属臂,柱形承轴,绝不能作垂直活动。副臂从主臂头端分支出来,是一枝绝不能作平面活动的极低惯性杠杆,高质重(平面动向)和低惯性(垂直动向)的结合,可能解决了好多循行问题。特性方面,双轴臂亦属硬的设计。     SME 3012MKII(刀片承轴)唱臂 自作聪明不敢恭维 唱臂常识,到今才拢统地读完弧线循行臂(一般称它为Pivoted arm,照译不大明确),直线循行(Straight Line Tracking或Linear Tracking )臂仍然未讲到,留待他日再谈也罢。 有部份玩家将直线循行臂与直管弧线循行臂混为一谈,应该分清楚它们的区别。弧线循行臂的几何形状,无论是J型,S型,弧型或直管,它的循行物理都是直管,迂迴角(Offset angle)和超悬(Overhang)的配合及变奏。J型比较原始,是个基础,但J型臂的平面重心会侧向J的「勾」,即唱头那一边。要在相对方向加「副平行跎」平衡之。其他S型、弧型和直管臂,都把唱头装在臂身的垂直运动轴线上。这样做,唱头端的重量就不能影响臂身的平面重心。 特此声明一点,以上所说软、中、硬唱臂特性和结构的关系,并不能推广至中、下级器材上应用。因为,软和硬的分别在于承轴连接点的虚位及臂身震动的传输,中下级器材所用的唱臂,结构殊不精密,绝无软硬可分,只有「松散」程度之区别。 好多人以为唱臂是不需要保养及效能稳定不变的器材,这是不确的。有次我见一位发烧友将「偈油」注入SME3009的刀片承轴座里,大为吃惊。他说SME3009的刀片颇不灵活,要加润滑油降低它的磨擦力。当然,此臂加了油后,很快就变成废物。不仅香港人,甚至全世界人,对电子机械器材都会有种想当然的误解。这些错误观念,经常有个极合逻辑的背境,例如上述旧款SME刀片不灵活的例子,最直接的反应是替它加点润油。聪明人却会把刀片拆下来研究,竟被他发觉SME的塑料刀片发胀了,为什么?最直接的反应是香港气温太热,令刀片产生「冷缩热胀」作用啦!事实,是有一批SME刀片采用了「吸水」的塑料材料,厂方早已明悉原因。这个故事教训我们看Hi Fi器材的种种奇难杂症,单凭「表面证据」去附会发展是容易摆乌龙的。在一班发烧友面前牙擦擦不要紧,著书立说就误人不浅了。 跟一位发烧友讨论油浸臂及「硬」臂那款好声。朋友说油浸臂好声,是因为轴有虚位,可以「侧侧䏝」卸去碟纹里太「恶」的波形。这倒是十分有理论可稽的说法,但当雷明企图向他解释「侧侧䏝」的弊端时,他却说雷明对唱臂的认识和他一样,都是盲人摸象。 总算摸了过万字象鼻象尾巴。 除了唱臂之外,Hi Fi常识有关唱头,唱盘,扬声器,接线,听觉心理等项目,都是日日新知,因此没有什么读物可以提供最全面的常识。 ———————————————————————————————————————————————————— 下面的文字为编辑整理: 一、唱臂的概述 唱臂(Tonearm)的责任是将唱头在唱碟上所拾得的讯息原整地传递至前级放大器处理。唱臂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搭载唱头,让唱针拾取信号,如何让唱针拾取最多、最正确的信号为第一重要,所有唱臂的设计概念皆为了完成这个任务。 二、唱臂的词源 初有电唱机之时,这个需求是绝对表面化而不会引起任何消费者怀疑的。科学越发达,人们才越觉得唱臂要彻底做好本身职责将永不可能。时至今天,唱臂面临淘汰了,它这是未能做到本身应做的责任。 唱臂的英文Tonearm,是从爱迪生留声机上沿用下来的。那时中国人普遍称这个连喇叭装在一起的扩声,循行部分为音臂。由於广东话讲音臂不大好听,故此,50年代报章杂志上介绍这东西时就一般称为唱臂。单声道时代,第一位注意到唱臂重要性的是SME。在这以前显然早有一套技术理论存在,例如美国的GE设计了世界首枝分主副臂的(Dynavector灵感之来源)制品,Grey则是油浸单点承轴臂的祖师。可能这些构思妙而制作有问题的唱臂未曾在我们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但第一枝SME3012使我的思雅M3D(是那时的顶级Shure)有脱胎换骨演出的震惊,是记忆犹新。SME臂到港时,我们已经在玩立体声。把新出的ADC-1装在SME3012上,照说明书用1克唱重,真是有型有款到极点。 但,SME3012还未研究到边压的对抗办法。而ADC-1呢,结果要用到1.8克才消除了蒙查查(正像ADC卖广告那幅印象派水彩)画面。理想的唱臂星使唱针在循行时永远没有错误。唱针与碟纹切线成o度角,即重叠。任何唱针与碟纹构成的角度就是轨误(Tracking error)。唱针受物理机械几何等因素的限制,在工作时无法贴切地按碟纹的指示而循行,就产生循误(Tracing error)。 三、唱臂的类型 依照唱臂的循轨工作方式,可以分为直切臂与曲臂两种;曲臂再依其外型有S形、J形、直臂形三种。 依支轴固定与否,可以分为支轴固定唱臂与正切唱臂。依臂管形状来分可以分为直臂管、s形臂管、J形臂管等三种。依支轴轴承的机械结构又可分球形轴承唱臂、单刀轴承唱臂、双刀轴承唱臂以及单点轴承、四点针尖轴承唱臂、油槽轴承唱臂等。依平衡方式可分为静态平衡唱臂、动态平衡唱臂、半动态平衡唱臂。最后,在正切唱臂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许多气浮设计。 直切臂 理论上,属直切臂最为理想,因为在物理特性上,直切臂所搭载的唱臂唱针能够一直与唱片的圆保持正切位置,从而达到拾取信号的最佳状况;另一方面,直切臂的工作方式与刻片刀最为相似(同为直切),故理论上最能完整回放音乐。 直切臂的代表厂如SOUTHER。理论上虽然最好,但是回到现实可不一定。除了价格昂贵、体积大之外,直切臂几乎没有行进动力,常见的工作方式是把唱臂以气浮方式『撑』起来,或将唱臂置于玻璃或水晶打磨的轴上,达到摩擦力近乎于零(可以灵活活动)的目的,那么,唱臂是不是水平放置(才不会乱滑)就相当重要,故装置上麻烦多了。 曲臂 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的唱臂仍然是曲臂,曲臂是固定在转盘的一边,以旋转唱臂支轴的方式,以弧形划过转盘上方。既然物理特性上,只有在唱臂与圆的半径垂直时,才能够使唱针落在正切点位置上,那么以弧形方式工作的曲臂,即使是精密调整,也只有一两个点呈现正切,其余的都有误差,这种误差就称为『循轨误差』。 循轨误差会导致唱针无法完美的在V字形的音沟中行走,因而造成的失真与误差大小成正比。LP常产生的『破音』很多是因为循轨误差而来。如何与矛盾的物理特性拔河,从当中妥协出最适宜的声音,其实也是玩LP盘的乐趣之一。 为了让曲臂这种问题减到最低,常见的两种方式是: 加长唱臂、加入唱头补偿角。理论上唱臂越长,所划成的弧就越趋近直线,以至于唱头行进方式越接近直切臂(循轨误差会变小),所以除了一般常见的九寸臂之外,还常见到十寸及十二寸唱臂。 不过唱臂加长也并非全无缺点,越长的臂反应速度就换越慢,占用面积也更大,又另外产生使用不便的烦恼。另一个方法:加入补偿角的用意在使实际循轨位置与正切线的角差缩小,达到类似于增加唱臂、缩小循轨误差的目的。 所以几乎所有的曲臂,它们的前端都是『往内歪的』。 按外型 曲臂还分S形、J形、直臂形三种,如果仔细深究,它们各有不同的物理特性,但是一般使用者并无太深入探究必要,可以姑且认定它们的功能都相同。 曲臂的支轴如何将唱臂撑起来 作法有很多种,搭配使用各种的材质不同,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缭乱,共同目的不外乎减低摩擦,让唱臂能够自由随唱头唱针摆动。这边以现在比较常见的刀锋支撑承轴、单点支撑承轴为例。刀锋支撑的原理就如同把刀子以刀锋部位立起,把唱臂架在上面;单点支撑就是把唱臂架在一个尖点上。不过,只要有支撑存在,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摩擦,使得灵活性降低。 单点支撑恃其较高的灵活度,在高频有比较出色的表现。 单点支撑唱臂的代表厂有: Audio Craft(鼻祖),Graham、Kuzma S等。刀锋承轴也有许多叫好叫座的产品,如英国的SME 3009系列就是个中翘楚。 唱臂依照其唱臂平衡与施加针压方式的不同 可以分成静态平衡与动态平衡两种。一般常见的唱臂以动态平衡为多,其特色是唱臂后方的平衡锤不但在唱臂归零时(唱臂两端受力相同,平衡,针压亦零)用到,而且也利用上面的刻度盘做针压调整;换言之,此种唱臂的针压是靠改变唱臂两端受力而产生。 静态平衡臂也有重锤,但是只在唱臂归零时用到,其针压是靠唱臂内部的弹簧控制,由唱臂旁边的小拨盘调整。 这类型的唱臂如LINN的EKOS、SME V。想当然,静态平衡既然用弹簧,就不免有弹簧老化的问题,但优点是比较不在乎唱盘的水平;动态平衡唱臂的优点是重锤物理特性几乎不变(无老化困扰),但是比较在乎盘面水平。 四、唱臂的特性影响 唱头与唱臂配合需要注意低频谐振点 唱针装在针杆上,针杆与唱头内有弹性的物质连接,这个弹性的大小即为唱头的柔顺度,唱臂质量轻重与唱头柔顺度高低配合会产生不同的低频谐振点,如果唱头与唱臂的谐振频率在耳闻范围以内就会对唱头的输出频应有很明显的影响,谐振频率导致唱头输出频率范围中在某几点特别增强,例如在极低的耳闻频率中谐振增加了唱针活动幅度,在最高的耳闻频率中则使唱针的振动速度提高,这都影响到唱头的循迹性和音质。 如果唱头和唱臂配合所产生的谐振低于耳闻频率范围和高于弯曲或偏心唱片产生的超低频,就可以避免影响循迹,唱头的输出也可以更平直,理想的谐振频率应在10Hz附近,不宜低于7Hz或高于15Hz,这个谐振频率是由唱头柔顺度与唱臂质量的配合决定。一般而言,高柔顺度唱头应配轻质量唱臂,低柔顺度唱头宜配重质量唱臂,唱头的柔顺度在说明书规格上可以找到,唱臂质量虽然在规格上不常注明,但凭唱臂的形状与结构可以估计,通常直线形唱臂和唱管较细的一类多属于轻质量唱臂,有些臂管用碳纤维或聚合石墨等原材料制造更能减轻质量,S形唱臂的质量多数会比直线形唱臂重,当然也有些例外的情形,总之,如果唱臂的质量集中在接近轴承部分它的有效质量一定较轻,一般唱臂为了配合唱头柔顺度的提高都趋向减轻质量设计。 唱臂循迹误差应小心调至最低 固定框轴的唱臂因为活动是弧线性,所以不可以在整个唱片纹范围保持无轨误差,不过只要唱头的位置适合与唱臂补角正确,就可以将轨误减至最小,调校轨误需要用一种简单的测量器,价钱不贵,HiFi迷不可缺少,如果在距离唱片中心二寸半位置将轨误角调到接近零,在片纹的其他部分轨误亦不会太大,假如不超过2度是不易听出循迹误差失真,唱臂的有效长度减少轨误,但却增加了唱臂质量,现在多数唱臂的有效长度为9寸,很少有超过12寸的设计。 唱臂向心力需要偏压补偿 弧线循迹唱臂的另一个问题是会产生向唱片中心活动的趋势,称之为向必力,唱臂上心须装置偏压补偿,调准后才可保持唱针对两边音槽有均衡的针压,由于唱臂向唱片中心活动时向心力逐渐改变,所以唱臂的偏压补偿也需要随着唱臂活动位置而改变,目前的设计包括三种,包括静态,动态和磁抗原理,只要设计和调校准确,均可达成正确的补偿效果。 直线循迹唱臂理论上可以达成无轨误的循迹,实际上今日最精密的直线循迹仍然会有0.2度左右的轨误,当然这样小的误差是可以忽略,直线循迹唱臂一般都采用光电感应伺服系统控制用马达驱动唱臂活动与唱针在片纹中活动速度同步,光电伺服系统的工作原理并不复杂,当唱臂无片纹的正切循迹角出现偏差时,就会有一个微小的光速照在光敏电阻止,这个讯号策动伺服马达稍为移动唱臂直到光敏电阻不再受到光束照射为止,但因为马达矫正唱臂活动和停止的时间总有一点延迟,所以不可能保持轨误绝对为零。 五、唱臂的调整 调唱头超距(Overhang) 顾名思义,唱头超距就是唱头针尖与转盘轴心之间的距离。为什么针尖与转盘轴心之间要有这小段距离呢?如果将唱头拉到转盘轴心上,针尖刚好落在转盘轴心上不好吗?不好!因为这样一来,唱针在唱片上面循轨时针尖角度的「失真」会比较大。这么说来,超距越大循轨角度的失真不就越小吗?也不对!超距必须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唱针循轨角度的失真才会最小。因此,每一支唱臂在设计时就已决定它的有效长度(Effective Arm Length。针尖与唱臂轴心之间的直线距离)来让循轨角度的失真达到最小。而超距的调整就是要得到最正确的唱臂有效长度。超距如果不对,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唱针越唱到唱片内圈,杂音会越大,声音会越难听,因为各种循轨的失真都加大了。 调整方法:通常唱臂规格上都会告诉您超距是多少。如果您有量测的工具,就可以用它来量超距。如果没有,也可以放一支尺在转盘轴心旁,然后将唱臂拉到尺旁,看看唱针的超距是多少。 检测成果:目视即可。千万不要小看超距,一定要将唱针调整到正确的超距位置上,否则,循轨失真会加大。 调唱头方位角(Azimuth) 调整唱头的角度,关系到唱针在沟槽里接触的情况。如果各种角度不正确,说得简单些就是唱针循轨不对。会产生相位不正确、二声道音量大小不对、杂音增多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又会衍生出定位不清楚、音像会飘、二声道声音不平衡、音质不佳、音色不正确、声音太闷或太刺耳等等诸多问题。 调整方法:调方位角就是自己面对唱头,将唱头朝顺时锺或逆时钟方向扭动。有些唱臂的唱头盖是活动的,可以藉扭动而调整方位角。然而,有些唱臂的唱头盖与唱臂是一体的,此时则要从唱臂根部调整。如果遇上整支唱臂都固定不可调的(如Rega唱臂),此时就只好靠塞薄垫片在唱头与唱头盖之间来调整了。 传统上,检验的工具就是耳朵。 调水平循轨角(Lateral Tracking Anale) 水平循轨角就是当您面对唱头时,看唱头「正不正」。如果不正的话,唱针的左缘与右缘所接触到的唱片沟槽就会有相位差产生。 调整方法:假若您有格状量规(Alignment Protractor),可以将唱针放在量规所定的针尖点上,然後以目视,看唱头左右、前後的边线是否与量规上的线条平行。如果不正,则将唱头朝左或右转动。请注意,前面的方位角是朝顺时锺或逆时锺方向扭动,而水平循轨角是朝左或右转动。检验的工具就是耳朵。 调垂直循轨角(Vertical Tracking Angle) 垂直循轨角就是藉著调整唱臂支轴的高、低,改变唱针在唱片沟槽中的垂直角度。先把唱片刻片时的那支刻片针想像成锄头,唱片就是土地。当锄头往下锄时,会产生斜向的垂直角度。而当唱针在唱片上重播时,其往下锄的角度也要刚好与第一次锄地时的角度相同,这样才不会有失真。 调整方法:无论唱臂轴心是怎么锁紧的,调整时就只是松开螺丝,然后往上或往下调整「一点点」高度再锁紧。 调整后,我们要从唱臂侧面观察,看看当唱针停在静止的唱片表面时,唱头盖顶、唱臂是否与唱片表面平行?通常唱臂后面都要高一点点会比较好听。不过,这高一点点如果不仔细看也是差不多平行的。 通常,V.T.A.太高声音会比较刺耳,V.T.A.太低声音会比较沉或高频失去光泽。 调整针压(Tracking Force) 针压,就是唱臂到底要施加多少重量给唱头,才能让唱针达到它应有的循轨能力。按唱头说明书上建议的针压调整。唯一要注意的是高顺服度(Compliance,单位为10-6cm/Dyne)的唱头要配轻质量的唱臂;低顺服度的唱头要配重质量的唱臂。否则,整个唱针/唱臂的共振点会落入人耳可听范围内,产生音染。 调整方法:如果唱臂上附有调针压的装置,则依说明书指示为之。如果像有些正切型唱臂,必须以针压器来量针压时,则必须找到精确的针压器来量。 调整抗滑力(Antiskating Force) 假若是正切型唱臂,由于它是从外到内正切横走的,因此没有内滑力的问题。如果是一般支点固定式唱臂,则由于唱臂循轨时向内的惯性关系,会产生一股往内拉的力量。因此,我们就必须在唱臂上设计一股反方向向外拉的力量,以平衡向内滑动的力量。无论抗滑力是用吊锤、磁铁、弹簧、或固定金属片来达成,其精度都是很差的。一般而言,厂方会建议您将抗滑调整到与针压相同的数字标示上。这并不代表针压的力量与抗滑的力量是相同的,它只不过是要方便用家调整而已。如果抗滑调整不当,某声道的杂音会比较大,当然,针尖的磨损就不均匀了。 调整方法:有人会用光滑的测试唱片来调整,不过,光滑表面的唱片因为没有沟槽,所以其摩擦力是与真正有音乐的唱片不同的。有人会看针杆偏向那一边,而修正抗滑。总之,二声道没有特别的杂音,二声道没有失衡的现象,那就对了。 六、唱臂的相关问答 支轴固定唱臂与正切唱臂各有什么优、缺点 支轴固定唱臂最大的缺点就是唱针一直都在循轨误差中,除了当唱针走到唱片中间的某一点或较外圈(4.76英寸)与较内圈(2.6英寸)的二个点上,至于会得到一个或二个零误差点,则端赖唱臂补偿角设计的不同而定。恰好与支轴固定唱臂相反的是,正切唱臂的最大优点就是如果调整得当,它完全没有循轨误差。 为什么支轴固定臂会有循轨误差呢 其实这不是调整的问题。当唱片在刻版时,刻片机就是横着从外走进去。换句话说,它的前进路线是沿着一条画过转盘轴心的正切线在前进的。而支轴固定唱臂的前进轨迹却是画个弧线。不必我多做解释,您都可以看出问题出在哪里。 既然正切形唱臂与刻片机类似,为什么大家不一开始就生产正切唱臂呢 正切唱臂比较理想。但是,正切唱臂的制造技术非常高,不是寻常工厂能够做得好的。所以大家还是朝较容易生产的支轴固定唱臂方向走去。 到底正切唱臂的制造技术有什么难呢 第一、到底要如何让那支正切唱臂横着走进去呢?用马达拉就好了。问题就出在马达到底 要用多少力来拉那支唱臂?拉得如果比唱针在沟槽内自走的速度还快,整针唱臂就是歪的。拉得慢些呢?也是歪的。各位都知道,一旦歪了,那就表示针尖在沟槽里也是歪的。这样一来,即使是正切唱臂,又与支轴固定唱臂何异?再者,当马达在拉动那支唱臂时,一定会有振动传到唱臂上。振动是唱臂的大敌,与其如此,还不如用没有动力的支轴固定唱臂算了。第三、正切唱臂一定要套在一支「横梁」上(就像天桥般)由外往内走,这支横梁与唱臂本身的摩擦力又要如何解决呢? 难道就没有办法来解决以上那三个问题吗 只要不让唱臂与横梁直接接触到,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所以,才会有气浮式正切唱臂的出现。不要有任何动力,而让唱臂借着唱针在沟槽内自走的力量带动唱臂,可惜,气浮也会有空气气压均匀与否、空气振动唱臂,以及灰尘影响气浮等问题。而Souther先生的无动力正切唱臂也有那支吊车(看起来就像小吊车)上滑轨与滑轮的摩擦力问题。总之,有一好就没有两好。 照这样说来,大家岂不是选这个也错,选那个也错 当您在做选择之前,必须先了解这两种唱臂的问题症结所在,然后依自己的需要去做取舍。假若您很在乎循轨误差,认为一定要毫无误差的正切才能忍受,那么您当然要选正切唱臂。假若您不是那么在乎全程正切,而注重简单易调,那就要选支轴固定唱臂。 臂管直型、S型、J型又有什么分别呢 老实说没有差别 有一阵子会流行S型,某一阵子又通通改成直型,隔了一些时候J型又流行了。其实,不论这些臂管是什么形状,最重要的是臂管最前端唱头盖与臂管所形成的角度。那个角度叫补偿角(Offset Angle)。到底要补偿什么呢?补偿因为画圆弧而产生的循轨误差。如果没有适度的补偿角,支轴固定式唱臂的循轨误差将更大。因为必须要有补偿角,所以才会有S与J型臂管出现。至于直线型臂管呢?它的补偿角就设在唱头盖上。 臂管形状无关声音好壤,臂管的长短呢 臂管长短与声音的好坏就有直接关系了。如果臂管越长,所画出来的弧线弯度必然越缓,循轨误差必然越小。如果臂管无限长,事实上那条弧线取某一段下来也像是直线了。当然,碍于唱臂要装在唱盘上,所以臂管的长度会有个限制。一般而言,标准的臂管长度都在9英寸左右(这就是SME著名的3009系列由来)。也有少数长到12英寸的(3012)。超过12英寸长的,恐怕又要衍生出其他问题了。 臂管材质会不会影响声音 会!一般臂管是用铝合金做的。更高级的臂管会用铝镁合金,甚至钛合金(Pluto唱臂)。以前,日本Audiocraft还推出木质与竹质的臂管。不管什么材质的臂管,它的重点在于轻硬、高刚 性、共振影响低。只要能够达到这些要求,那就是好臂管。 唱臂是不是有什么轻质量、重质量的分别 有。像以前英国的SME3009S Ⅲ就是轻质量唱臂的代表, 日本SAEC、FR就是重质量唱臂的代表。唱臂质量的轻、重指的并不是整支唱臂的重量,而是唱臂的有效质量。什么是唱臂的有效质量?说起来话头长,因为这又要从转动惯量这个名词解释起。而要解释转动惯量,非机械系的读者可能会睡着。总之,这个唱臂的有效质量并不是秤斤两用的,而是拿来与唱头的动态顺服度一起计算出唱头接上唱臂之后整支唱臂的共振频率用的。 为什么要知道共振频率呢 这就牵涉到唱头与唱臂的搭配了。简单的说,如果唱头唱臂搭配不对,整支唱臂的共振频率就会发生在人耳可听范围内,严重的产生音染。一般而言,至少都要把唱臂的共振频率压抑在15Hz以下。当然,如果我们知道正确的唱臂有效质量以及唱头的动态顺幅度之后,就能够利用数学公式来计算出大约的共振频率了。一般而言,动圈唱头的动态顺服度都很低,因此要配重质量唱臂。而动磁唱头的动态顺服度都很高,因此要配轻质量的唱臂。 唱臂的轴承重不重要呢 很重要。轴承如果摩擦力太大,有碍唱针的循轨。轴承如果太松,很容易受振动影响。事实上,摩擦力与振动一直就是唱臂轴承 的大问题。各位可以想像,针尖在沟槽里的振动是多么微小,它一旦 受到轴承过大的摩擦力与振动的影响,那该会对声音的真实度产生多大的伤害!此外,整支唱臂在唱片上面的的上下左右运动,可以将其视为一个有轴心的转动物体。而一个转动的物体最重要的就是真正的平衡,否则就会产生振动。您不妨将这种转动与汽车轮子、吊扇、引擎的转动联想在一起,就很容易了解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 这么说来,到底哪种轴承会比较好呢 理论上支轴固定唱臂的轴承以精密球型轴承最为大家所看好。因为它可以同时达到某种最紧密与摩擦力最小的妥协点。单刀轴承的接触面积小,但是太松了。双刀轴承要改善太松的缺点,但是又太重了。单点轴承(有的加油封)虽然灵活,但是不稳。还有一种四个方向顶住的针尖轴承,可以具有单点轴承的灵活又没有不稳的缺点,不过仍然有摩擦力与平衡的问题。当然,油槽轴承唱臂不是传统的轴承,但是它仍免不了会有平衡与振动的问题。 唱臂与唱盘之间的避振是否很重要 这里有两个理论。一个理论认为唱臂座与唱盘之间要有避振材料居中隔离;另一种理论则认为唱臂座与唱盘应该紧密锁在一起,不要有避振材料在中。持第一种理论的人认为唱臂受到越少的外来振动越好;持第二种看法的人认为外来振动难免,应该借紧密的连结唱盘来将振动导入较重的唱盘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有我的道理。我的道理在哪里?我认为重点倒不在于要避振或不要避振,而在于唱臂锁在唱盘上时能否锁得「既平又稳」。要知道,整支唱臂如果在安装时就锁
    更多唱臂 品类信息
  • HIFI烧友评说唱臂 产品
  • 以价论声,是目前最靓声、最抵买的盘臂组合:Acoustic Signature Manfred MK2 唱盘+TA-1000 唱臂

    【视听发烧网 钟一评测】平日在家中听音乐,我大部分时间听黑胶唱片,另外, 工作上试听及评论器材系统,遇上仿真「盘臂头」的机会不少,亦庆幸能藉以分享心得,以及作出推广。事实上,任何真正爱听音乐的朋友,一旦听过LP系统丰润温厚的音色之后,都会难以自拔;不讳言,身边朋友到我家,听过我的仿真组合示范后而中毒者,亦有不少。当然,撰写音响评论,职责上需要试听不同价钱级别的产品,一直以来,「一分钱,一分货」道理在音响业界千载不变,售价相对便宜的,特别是「盘臂」组合,一般难以给我带来什么惊喜的感觉。然而,最近试听的一套全德国制造之唱盘+唱臂组合,价钱不贵,却令我有兴奋莫名之感。它稳定自然、温厚够肉的效果,固然具有高级仿真系统的风范,而最令人啧啧称奇者,是其甜润无比的中音和广阔的音场规模,还有强烈的音乐感,而发烧友或初玩仿真系统的读者,可能更高兴知道的,就是它设计精而简,兼且附送一套标尺,令繁复工序变得简单化,将alignment调至极准程度,确实是易如反掌之事,我不明白黑胶迷何苦还要忍受及忧心唱到内圈失真拆声问题! 以父亲名字命名 这就是Acoustic Signature Manfred MK2唱盘+TA-1000(9吋)唱臂。听声收货,匹配一个高水平MC唱头,如今次试听用的Air Tight PC-7,绝有可能是同价钱产品中,最具质素及最好声的「盘臂头」系统。 近几年,越来越多黑胶爱好者认识德国Acoustic Signature这名字,我购入Thunder刚好一年,期间更升级用上三个同步马达转动,声音稳定度大幅提升不在话下,连带音场扩散、乐器及人声的结像、质感与三维效果、音色、带宽伸延的自然性等,无不大有裨益,所以肯定这笔投资是百分百值得的。   Acoustic Signature产品在线,早前推出制作不惜工本的Invictus,价钱确实不便宜,但听过示范的黑胶迷皆赞美有加;至于另一边厢,厂方同样顾及不同负担的音响迷需要,以较低售价,但设计及制作手工仍极之严谨的多款唱盘型号,例如今个月试听的Manfred MK2(下简称Manfred)。此外,近月厂方更再下一城,推出自家研究及生产的唱臂TA-1000,共分9吋、10吋、12吋三个过,试听的一部Manfred是已经安装好一支同厂TA-1000的9吋唱臂,印象中没有TA-1000推出之前,厂方提供一支Rega唱臂。但论设计及制作,还有回放效果,TA-1000肯定比Rega好声很多很多!TA-1000+Manfred,成为套装方式出售,若果用家想要10吋臂呢(算式上被认定最理想唱臂长度)?臂板位置是固定的(Rega mounting),但对厂方而言,后移十多毫米,盘座尚够位置,应该问题不大。   说明书列出9吋、10吋及12吋的mounting distance分别为222mm、237.8mm、295.6mm,将唱头安装到唱臂之前,我特意拿出Dr Feickert的Protractor NG,量度安装距离的金属横杆设定于222mm位置,查证一下原厂的距离准绳度,结果是100%正确,没有丝毫误差,大家莫以为此举是多余,我之前玩过一款美国大厂盘臂组合,厂方开的臂板,竟然跟数据显示相差近(短) 2.5mm,怎么调准alignment都难补错误,之所以mounting distance是组装盘臂头系统非常重要步骤,绝不能有如斯差错。 TA-1000是以Dual Carbon Tube双重碳纤臂管设计,从网页提供的横切图见到,确实是管中有管,据厂方称,这样不但保持臂管轻质量特性(总重量895克),还可以兼具高刚性与低谐震之优点。TA-1000尾段housing部分,是以双轴承(gimbal)设计,内里用上昂贵德国SKF精工炼制的轴承,分别承托唱臂的水平及垂直移向运作。臂线方面,是6N纯铜,外面以Teflon为绝缘;此外,厂方强调焊接点只会令致音乐讯息损失,因此以“in one piece"方式,接线从臂管直出,一直延伸至RCA端,直接插进唱头放大器。如斯发烧做法,令我击节赞赏,至于希望自己匹配臂线的用家,亦可另外订购5针(DIN)接头的版本。 说到TA-1000调整,例如VTA、Azimuth、Anti Skate,唱头alignment等,确实是简单到极点。先说安装唱头和度准alignment,head shell部分两颗螺丝将唱头收紧后,微调overhang及offset角度,只需扭动一粒六角螺丝,你会觉得比控制两粒螺丝易掌握兼灵活很多;再者,厂方附送专属给9吋臂用的alignment工具(一块厚身胶片,加一细丫叉状胶片,给对准唱臂顶端pivot,成一绝对直线),上面清晰刻划出两点null point和offset角度参考直线,只要配备小电筒与放大镜,我反复轻轻移动唱头十多次,针尖已精确瞄准两点,唱头壳亦对齐内拗直线。 TA-1000说明书列出overhang为15mm,null pont-内61.0mm、外121.0mm,offset 22°,我以vinylengine.com的曲线程序代入数据,发现跟一般常用的曲线,如Baerwald等有明显出入,即是说以第三方设计的protractor去对准针尖,计算超距的话,理应不能获得唱臂预期的效果及表现,至于依足原厂简单的jig,却是好声到极,甚至9吋唱臂容易因曲线误差引致内圈失真问题,亦完全没有出现,唱到LP的most inner位置,声音仍一样无压缩,无拆声。   谈到VTA和Azimuth两个调整项目,TA-1000是可轻易微调的,前者扭松唱臂下方底座螺丝,后者臂管末端见三粒固定螺丝,扭松后管身可作±5°转动。最后是Anti Skate,TA-1000用上秤锤原理,设计是最传统而直接的,至于幼绳圈应套至横杆上那个刻度(共9个),要自己用耳朵试听了,建议装载一边秤锤的金属筒不要移动,另外,Anti Skate设定必然是越少越佳,如PC-7以2.1g针压设定,我从1.0刻度开始试,到中间1.5,落针、起针都垂直,声音的结像,左右音场阔度相若,就可以了,用Hi Fi News测试呢?其中一个可考虑的方法,但有时候觉得那几段声轨好像有点过于严苛。 非一般入门盘臂组合可比拟 TA-1000列出合配唱头重量及柔顺度:4-22g、8 - 2 0 c u,范围颇阔,但这个唱头 /唱臂互配而产生的resonance谐震问题(环绕7-12Hz),计算约10Hz左右(Vertical/Lateral)为最理想。然而,TA-1000着墨点明显是设计成一支兼容性较广的唱臂,今次配合PC-7(唱头重量9.6g),效果表现极端出色,9吋唱臂着实是我的至爱,它的特质包括灵巧反应、活泼生动气息,在TA-1000身上表露无遗。 接上Zesto Andros唱放,MC阻抗扭至100 ohms,前后级和扬声器仍然是试音室参考ModWright LS36.5DM/Hegel H30推动Wilson Audio Sasha W/P。每次换LP,起针,按停控速,再放碟,按起动,Manfred给我非常良好印象,甚至当播唱期间,前级扭大音量,用手指轻轻敲打唱盘木座,竟然听不到「隆隆」的震动声响,证明Manfred拥有优异的避震设计。另外,从静止到正常播唱转速,5秒已经搞掂。用KAB SpeedStrobe测速,33 1/3微微偏慢,尚算合格,45则是完美。   谈了这么多盘臂设计特点,最后让我简述一下「盘臂头」的声音特色与表现,一如文章之前亦略有提及,当系统开始进入状态,一切音色效果是自然,而且流畅悦耳,听「当铺爵士」,铜管的逼真、立体、吹奏的旋律轻重起伏,再加上现场收录的零碎嘈杂声,空间残响效果,乐器音质的细致度等,连续播唱了Side 1三首音乐,毫无疑问这实在是一款让人心动的好唱盘组合,也许它跟入门唱盘的售价贵了一点,但给我选择的话,我宁愿多付一点,免得三几个月就后悔,心痒痒又想升级了。 Manfred采硬盘结构,优点是明显的,尤其它低频沉稳有劲,人声、乐器的结像实在,绝不会轻飘飘,被空调的风一吹便散,《雪狼湖》「怎么舍得你」,刘美君「午夜情」,之前用过其他牌子同级组合播唱,部分确实声粗,效果喧噪,扭大一点音量声音更溃不成军,但Manfred组合却轻松过关,而且音色通透丰润,就算音量扭到很大仍无刺耳或失真的感觉。到播放再版《The Royal Ballet》,从轻柔的芭蕾舞步旋律,到爆得灿烂一刻,它亦一派大将之风,面对大场面而毫无惧色,乐团大合奏,定音鼓敲击,音场依然不散不乱,而且还展现一幅辽阔音乐画面。一旦谈到音色的鲜明度,细致感和中音厚度,以价论声,我保证可以收货有余了,不过,若果硬要跟同厂贵一点的型号,如我熟悉的Thunder相比,严格说Manfred各方面还略逊一筹。 结论:透过这个仿真组合听《大浪淘沙》,它的热炽、起劲个性,乐声的平稳顺畅,加上频应延伸极佳的效果表现,营造出一股令人听得如痴如醉,越听越想继续,不愿停顿下来的感觉。Acoustic Signature这个Manfred/TA-1000组合,只要配上一个够水平MC唱头,它肯定有机会成为今天声音回报率最高的LP组合。
    全文
  • 开创直臂新高峰——Clearaudio Universal 单点唱臂

    【泽森音响 评测】德国Clearaudio传统上是正切臂的专家,在Statement旗舰唱盘问世之后,大概已经找不到对手了,所以把研发转往传统直臂。推出Universal单点臂,Universal只推出12吋版本,有人问怎么是这个长度?   Clearaudio的老板Robert的答案很简单,唱臂越长循轨失真越低,12吋就是最适当的长度,循轨失真远低于9吋臂,但14吋又不太好用,12吋刚刚好最适当。   三段臂管内部各有阻尼,且阻尼系数不同,用来降低谐振 Universal唱臂延续Clearaudio的传统,使用碳纤维臂管,直径比Unify唱臂要粗上一倍有余,外表勇壮。特别的是Universal的臂管分为三段,这三段臂管内部各有阻尼,且阻尼系数不同,用来降低谐振。一般直臂即使尽量用阻尼降低谐振,测量时都还是可以测出谐振峰值,那是因为阻尼性质相同,仅能吸收特定频段的谐振,而Universal唱臂的三段阻尼设计,可以分别吸收不同频率的谐振,所以Universal臂管的谐振特性非常平坦,测不出任何特定的峰值。而且三段臂管衔接处还以特殊胶水固定,老板Robert说连他都无法徒手把唱臂管折断。   Clearaudio使用的特殊胶水原本用在太阳能板黏合,现在被他们拿来做唱臂。一般胶水不行吗?原来用在太阳能板上的胶水对温对的耐受力很高,从负60度到正450度都没问题,唱臂其实不会在这么严苛的环境下工作,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唱臂可以耐久使用,所以才使用如此特殊的材料。   Universal唱臂「标准配备」的配重锤 Universal唱臂「标准配备」的配重锤,一共有4个,尺寸都一样,材质不一样,所以重量也不一样。配重锤分别是铝合金与不锈钢材料,重量不同,所以Universal唱臂可以搭配的唱头重量,从2克~24克,可说是世界上搭配唱头范围最广的唱臂。   沿用传统轴承设计   Universal唱臂看起来雄壮威武,可是内中细部却做得精致。唱臂安装了4个精密陶瓷轴承,垂直两个,水平两个,而且轴承的精密度非常非常高,其空气间隙少于2 micron。Micron的单位有些难想象,举例来说人的头发大约40 micron,所以Universal所使用的轴承比2 micron还小,其精密度可见一斑。也因为轴承精密度非常高,所以摩擦力极低,缺点是完全仰赖手工组装,制作非常耗时。这个轴承原本用在医疗器材上,价格非常贵,单一个轴承要价50欧元,Universal唱臂装了4个,成本就要200欧元。   解决讯号损耗与失真的元凶   Universal设计了分离式的唱头盖 Universal唱臂可以搭配的唱头重量,从2克~24克 Universal唱臂还有没有其他特异功能?设计师与老板Robert讨论到「唱头更换」。他说可替换式唱头盖可说是唱臂设计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想法」,这类以4个接点让唱头可以方便更换的设计,虽然解决了换唱头的麻烦,但那多出来的4个接点,却是讯号损耗与失真的元凶,Robert表示,唱头拾取的音乐讯号非常非常微小,禁不起这一点点的损耗。所以Universal设计了分离式的唱头盖,使用很方便,但唱臂线却没有多余的接点,唱臂线一路到讯号输出端子,就是一条线(或者说4条线)一路到底。   抗滑可以边听边调,针压调整轻松转就好 其实Universal还有许多细节可谈,包括方便好调整的重锤、磁力抗滑设计,以方便边听边调,加上许多「去耦合」(decoupling)的机械设计。   「Universal不仅设计精良,最重要的关键:它是不折不扣的德国工艺!」   说实在的,讲这么多细节介绍,这「德国工艺」最吸引人,就算法拉利很迷人,大部份爱车人最可以信赖、可以天天开不怕出问题的车,还是德国双B,他们都是德国工艺的代表,而Clearaudio则是黑胶唱盘界的德国双B。
    全文
  • 唱臂 THE GLANZ MH-124S评测

    【HIFI音响 钟一评测】钟一于仿真系统中,最喜爱就是唱臂,无疑一支好唱臂,不仅需要播唱出好声音,更必须有合理的设计及材料上的使用;还有一个项目,同样不可或缺者,是唱臂外观造型,这样才有机会列入(我心中)名臂的殿堂。 惊讶……赞叹 眼前正试听着的这支THE GLANZ日本唱臂,型号叫MH-124S,虽并非首次见到,年前曾接触过,可惜未有安装开声,只拿上手把玩,直觉质感一流,金工制作完美,已然惊讶。到今个月安排到代理「银声贸易」陈列室试听,首次正式体验到「他」的声音表现,细听下,由年前的惊讶……如今变成赞叹!为什么钟一会用「他」男性的形容词?是故意的,因为THE GLANZ是一支不折不扣,属于high mass高质量的唱臂;从外观、制造材料、再到回放效果,一切都蕴含了高质量唱臂的优点,一如装上Ortofon SPU A95限量版唱头,回放《Heartbreak》(Elissa Lee Koljonen拉奏小提琴)双LP,此录音辑录的每首小品皆悦耳动听,至于音色变化、结像效果等,我都熟悉到极,再说,此录音的聆听重点,在于小提琴与钢琴的位置感及微细弱音之呈现,当然音色平衡度、空气感表现更是重申之重吧。 GLANZ MH-124S(下简称124S)匹配SPU A95,此搭配下对于小提琴细微变化的诠释力确实有一套,像是延长音尾巴的轻微抖动,拉双弦时两个音的层次,或是弱音的强弱变化,124S+SPU A95都有非常丰富的讯息量。听西班牙作曲家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小提琴在钢琴伴奏下,整个系统展现出稳若泰山的十足气势,是壮烈又雄伟,而且从最弱到极强的动态起伏,系统表现更是全面,尤其是在极强时,能量感与余裕度同样优异。此外,对于复杂乐章的处理能力,例如大编制交响乐,这支124S唱臂(除SPU A95之外,继后再配搭另外两个设计方向与音色个性各异的唱头)也能表现出具规模的音场结构,也就是说,不同频段之间的层次感都叫我满意。 Glanz创办人Masataka Hamada 不讳言,过去日子中,听过数之不尽的SPU回放示范,型号与生产年期不一,效果虽说理想,但尽管这样,却仍未能使我产生拥有或如一些黑胶迷般收藏SPU的意欲。过去日子中,SPU曾让我留下最深刻记忆者,莫过于安装到两支经典唱臂之上:Fidelity Research FR-66S和Ortofon RMG 309。前者被炒到天价,奇货可居;后者更是原厂为SPU而设计,匹配性之佳毋庸置疑。至于SME 3012R,这款黑胶迷趋之若骛,渴望可以玩玩的唱臂,个人始终认为并不算是SPU的最理想搭子,直接点说,根本未能发挥出二者各自的优点,也许是质量配搭问题。要玩SPU,我很想找一支今一代的新产品,要数价钱合理,配搭性又出众的,寻寻觅觅多年,还未遇到理想对象,直至今个月试听The Glanz。 如果阁下是真正黑胶迷,「盘臂头」玩家,相信你一定听过Glanz这支日本唱臂名字。它臂管及尾砣、组件等,全用上不锈钢制造,满有一股重金属味道,近距离逐个细部打量,发觉造工与设计更是无敌等级,一般的唱臂产品难以比拟。不知本篇文章的插图可否表达出124S的真正质感效果,或者你要跑到代理处,亲身体会一下,方才明白我形容的所谓雄壮外观与强烈金属感觉。 The Glanz创办人Masataka Hamada,于1949年,在静冈县沼津市出生。小学阶段已懂得设计胆收音机,并修理电结他扩音机。高中期间考获车牌,开始自己拆卸及装嵌汽车引擎和零件;直到大学阶段,主修科是Acoustical Engineering,但他仍然抱有浓烈兴趣于汽车机械系统的效能调整上。于1972年,进入Mitachi Onkyo公司工作,此乃专门研发及制造唱头的厂家,他被安排至MM动磁唱头开发部门,两年后联同Victor工程人员发表X-1/Z-1。继后他陆续设计多款MM唱头,到1980年决定辞退Mitachi Onkyo公司,自己开办一间专营家庭电器的店铺。翌年,加入职业训练学校任教,维持长达13年时间。 2008年,Masataka Hamada再次受聘于Mitachi Onkyo公司的产品开发支部,着手研发MH-104S和MH-124S唱臂,并于2010正式发表:2011年,再推出MH-94S。2014年,他在朋友的生产碳纤维公司厂房内,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于2015年,推出MH-124S的改良型,臂管上加入DLC(Diamond-Like Carbon)表层,大幅增加唱臂的刚性效能,命名MH-124SD。与此同时,再推出MH-9B及MH-10B两款唱臂。 真正High Mass高质量设计 今天网页及产品说明书,都写上Manufactured by:Hamada Electric Ltd.-Shizuoka(静冈县),Japan。有人说唱头或唱头放大器才是影响黑胶声音的最大关键,这种说法我觉得有点武断,不予认同。又有人认为唱头是决定音色,唱臂是决定音响性……于我个人观点,则坚持「盘臂头」、唱放、唱臂线,各方面都异常重要,任何环节有缺失,效果表现肯定打折扣;特别是越顶级系统,只有设计、用料最优越的唱臂,才能把高质素靓声唱头的实力发挥尽致。谈到Masataka Hamada的设计理念,要彻底地解决机械震动带来的谐波失真,唱臂必须拥有一定的刚性与坚硬度;此外,质量(mass)亦同样重要。唱头针杆在唱片坑纹上不断拾取声音讯号,经震动而产生电压放大,此等震动,部分能量会残留于臂管之中,累积而变成失真,尤其明显是高频段;至于低频,亦会变得薄弱,声音细节锐减。 Glanz凭借多年设计唱臂经验,将上述震动而引发出的失真现象解决,办法是以最精准切割机器,制造全不锈钢的臂管,管身内部加入聚乙烯毛毡层,作为阻尼物料,有效吸收及控制谐震扩散。每支唱臂制造和安装程序,都以全人手操作;于Glanz而言,他们生产的每支唱臂,皆当作一件艺术品,外形、音效亦然,达致最精确循迹能力,回放出最好的音乐效果。 唱臂与唱头,运作时二者结合成「一体化」,亦是Glanz的目标理念,设计上除使用高质量特性之余,更强调臂管及其他结构性设定调整,全部以简单,不加入任何花巧多余设施,为此客户甚至可订制取消arm-lift「升降台」机械部分,务求把一切有机会诱发谐震的东西摒除。 Glanz有绝对信心,124S可以毫无问题地匹配重如Ortofon SPU,及至各种轻巧的高质素唱头产品,发挥出它们最高声音表现。 一些规格数据 轴承设计的124S,由于需要承载不锈钢重型臂管,再为安装重型唱头作准备,滚珠轴承的选择和设计必须非常周密;要低磨擦、又要宁静、无虚位的结构性亦绝对重要。Glanz厂方没有透露半点关于使用那种滚珠,结构上的安排更只字不提,也许是制作上商业秘密。由本地代理透过电邮转发给我的一幅手绘图,见到臂管的后端位置,四四方方的支架下面,轴承内藏的housing位置同样是四方形,内部上下左右共有四个滚珠装置结构,底部“thrust bearing”功用与结构,跟上左右三个位置的“radial bearing”略有分别,相信是刚才说要准备承载重型臂管与唱头所致。 钟一把安装上SPU A95的124S不断上下左右快速拨动,那种顺滑、稳定性及灵巧反应,令我感觉彷如没有阻力般,兼且轻巧如无物。再说,124S是以「传统」可拆唱头壳式设计,另附来一个长而窄的独立唱头壳。值得一提,此唱头壳使用四点「方形」接点,亦即“universal”,可直接接上Ortofon或EMT的(需另加Ortofon APJ-1或APJ-1 for EMT接头)「有壳」唱头。此外,整个唱头壳是由一件不锈钢车出来,就连接点的圆柱金属端,细看都是“one piece”一体式,而并非再加工焊接,对臂管与唱头之连接,紧密性及刚性必定大有裨益;厂方在此等细微部位,同样落足本钱,真叫人佩服。 今次试听的MH-124S,是12吋臂管,同系列另有9吋(MH-94S)和10吋(MH-104S)供选择。在唱臂包装盒内,附来一块Mounting Template,是给量准安装距离使用,用家可直接把此咭扣上唱盘spindle,另一端延伸至唱臂座,位置准确后将臂座锁住。Glanz唱臂的标准mounting圆孔为30mm直径(厂方建议可加大至31mm,易于安装),臂支架圆柱插进mounting孔后,臂座下方再以大型螺丝帽固定。个人一直认为,这固定唱臂方式,绝对是最稳妥、引发谐震最低、最好声的;惟臂座没有自由伸缩设计的话,开臂孔时则必须精准无误。 124S的安装距离为290mm(104S~239mm、94S~214mm),采用static balance静态平衡设计,总长度340mm,Effective/Active Length分别为305mm/290mm,补偿角20°,超距15mm,针压范围最少0.25g、大于6.0g,适合使用唱头重量(连唱头壳)14g~38g,高度调整41~70mm,安装圆孔30mm直径(可另选24mm),唱臂重量1.11kg,原装唱头壳重量12g(包括螺丝及接线)。 分别装上SPU、EMT、Phasemation唱头试听 试听Glanz唱臂在代理陈列室进行,这支一直强调high mass高质量设计的124S,让我首先联想到的最理想匹配,不讳言,正是Ortofon SPU;此外,还有EMT TSD 15 LZi,这些都是重型而柔顺度较低唱头。至于一般的唱头呢?据厂方称同样可以匹配,效果表现亦极出色的;最终我选择了Phasemation PP-2000,此乃该厂产品中我的至爱,我把它安装到124S的唱头壳上使用。 调整项目方面,的而且确简单又直接,如果选用SPU(G-housing)或EMT(需另加Ortofon APJ-1接驳)等「连壳」唱头的话,基本的VTA、Anti Skate还是必须调校,然后再校准针压,已经可以落针播唱。略述一下抗滑装置,它又是似十足Fidelity Research FR-64s、66s等设计,属于最简易的机械结构调整。 整个试听过程分成两天进行,当然选用的器材系统完全相同,包括:Acoustic Solid Solid Machine Small唱盘、Aurorasound VIDA唱放、ModWright LS 36.5 DM+KWA 150(两部Bridged Mono)前后级、还有分析力巨细靡遗的Endeavor Audio Engineering的E-5扬声器。 首先开声的是Ortofon SPU A95,钟一亦以较长时间专心试听这个配搭,文章开始我已描述过124S回放《Heartbreak》这个小提琴录音的音色特性与效果表现。接下来我继续播唱多个爵士乐、古典小品/爆棚乐段、本地及欧美流行曲录音,清楚感觉到124S配搭SPU A95所产生的权威性低频,以及稳如盘石的台型,声音偏向沉稳、壮阔、爽朗;SPU的音色特性,如较浓稠又细密的音乐味,在124S之中更完全发挥尽致。再者,叫我留下特别深刻印象者,是播唱人声录音,如Jennifer Warnes「蓝雨褛」,抒发情感是首屈一指的,嗓音与乐器结像显得玲珑有致,轮廓刻划清晰,加上一流的循迹表现,毫不察觉乐声有半点失真迹象,整体音效流畅、顺滑、悦耳动听。 发挥出不同唱头的各自特色 还有一些只有真正高质量唱臂,配合SPU才能欣赏到的音效,如声音转折的棱角鲜明,背景细微弱音也十分清晰自然,亦一一重现。再说,它音场重心不算过于低沉,下盘却稳重而厚实,Ms Warnes歌声的胸腔共鸣感也是丰润,兼具凝聚性,空间定位与层次感亦十分出色。 换上EMT TSD 15 LZi继续试听,跟SPU又有几分相近似,连唱头壳的设计,加上广播电台使用规格,音色就是耐听、醇和。如刚才说,接上124S,需如同Ortofon A-housing般,加入APJ-1接驳器,alignment才正确。初开声,就拿出一张日版《The Ellington Suites》,124S配合TSD 15 LZi,那股声音像真度,乐器的质感表现,确实吓我一跳,肯定比SPU A95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空气感、空间感和低频的重量感,我想用「过瘾得多」去形容此一刻的感觉。激昂乐段出现爆发力更好,音场感较集中、深远,声音同样具十足活力。 是时候听听「一般」的动圈唱头,我拣选人声、本地流行曲之王Phasemation PP-2000匹配到124S之上。当然,今次要出动Glanz附来的唱头壳;不锈钢顶部铺上一片略有弹性胶垫,相信拥有调声、阻尼作用。安装方面,有点奇怪是厂方列出针尖至唱头壳末端内俱。距离,为50mm(±3mm),何解不是如Ortofon标准52mm呢?莫非±3mm已包含这个误差宽容度?校唱臂,0.5mm误差都会带来循迹失真吧! 就此情况,我决定用Dr Feickert Protractor标尺协助。直接根据Baerwald alignment曲线,几分钟已经完成调整,Glanz这个唱头壳设计值得一赞。首先,可以肯定124S+PP-2000这样的配搭,是绝对好声,循迹能力优良,LP由头播到尾,音色平衡度完美正确。听林子祥「活色生香」、Joan Baez「斗牛场」,低频收得非常紧凑,人声更是有血有肉,论hi-fi分析力,声音细致表现,这配搭也许是三者之冠。 结论:已明确找到我唱盘上另一个臂座的配搭:Glanz MH-124S+Ortofon SPU A95,错不了!如果阁下与我一样,都是「硬盘」用家,建议你试听一下这支唱臂,或者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全文
  • 播放人声魅力堪称一绝 爆棚乐段音场细节清晰无比唱臂名铸(奥诗)Acoustic Signature TA-2000(12吋)

    【HiFi音响 钟一评测】钟一已经谈过多次:上世纪80年代CD出现,音响业起了革命;当天CD迅速盛行的主因,是现代生活需求使然……简便!副因是软与硬件的大跃进,从早期的三等声效改进成……差不多一等声了。这不仅早被不懂发烧的人接受,甚至连发烧友亦无异议,CD乘势而起,席卷九州岛,在此情况下,LP唱片无法不消沉。      「唱片是现代科技和商业革命的牺牲品。」一群老发烧友经常挂于口边的一句话。时移世易,踏入2017年,市场上LP与「盘臂头」硬件,甚至接口设备与附件等,有明显复苏趋势;再说,这番冒起,亦是商业因素使然。唱片由单面、双面、78转、45转、33转、mono、stereo、digital、DMM、direct cut……百年历史多番变化,但依然离不开基本的型与理,就是唱片。      坚守珪念的德国优质品牌Acoustic Signature      过去三十多年发烧生涯,唱片、盘臂头系统,我都不离不弃,迄今每天还接触着。然而,对于Acoustic Signature这个德国牌子产品,我尤其熟悉,我是Thunder唱盘的用家,已逾三年,期间还升级至三马达(三皮带转动)模式,转速更加稳定,皮带拉扯动作相对「均匀」,直令转动抖摆率大幅下降。从Dr Feickert 7inch Test Record,配合PlatterSpeed iOS App,得出的Frequency Chart,很容易就见到分别。至于实质声音表现,最明显是结像的立体感,更是玲珑兼且剔透,细节回放更清晰,兼且展现音场的平衡与稳定性,相比单一马达,实有长足进步。      今个月试听该厂的TA-2000唱臂,以我对Acoustic Signature产品了解程度,加上过去我主持的各大小发烧示范会中,我都有使用这支唱臂,它的特点与音效,对它的熟悉程度相信无人能及,因此由我撰写评论文章,给读者最彻底剖析,肯定合适不过。      将唱臂安装到本刊试音室的模拟参考唱盘Thunder(已升级(1)最新控速;(2)加足料的外置大型linear变压器PS-1,以代替原来switching开关牛),再接上Air Tight PC-1 Supreme动圈唱头,以原厂alignment工具,三两下动作调整便告完成,之后量准针压,马上可以开声。      第一张放上「活色生香」,听了几分钟我已高叫:「大件事」!何解那么惊呀?一如方才说我对TA-2000熟悉透彻,但不讳言,配搭PC-1 Supreme开声,还是首次;直接告诉大家,如今唱臂真的已将该有潜质发挥尽致。林子祥嗓音的活生与音色鲜明度,还有音乐的动感,效果统统都属于一级,音色更布满万般魅力。这一刻心里想:以价论声,TA-2000一直在我心中是声音回报率最高唱臂之一,调校正确时,那股强烈的动感,同价位唱臂实在难以企及。如今配合PC-1 Supreme,音像更为立体明确,乐声感染力彷佛再下一城,由「活色生香」开始,让它继续播唱下去,「究竟天有几高」、「再生人」、「夜来香」……总之就不愿起针。      印象中, Acoustic Signature一直只生产唱盘和一些附件产品,而唱臂、唱头等,此另一范畴,厂方未见涉猎。惟今天产品在线已见一系列唱臂(共七款),再有三个动圈和三个动磁唱头,亦即是说,完整的仿真系统组合已然能「自给自足」。      技术成熟,自己研制唱臂      去年本地一个音响展中,我再遇Gunther Frohnhofer,此君乃Acoustic Signature的老板兼总设计师。三天展期中,与他畅谈无数话题,如仿真系统的发展、设计理念、甚至大谈音乐经。Gunther态度和蔼友善,技术知识广博,令我获益匪浅。当谈及80年代CD很快便取缔LP位置,成为播放软件主流,观点上,Gunther跟我不谋而合,只要你是真心爱音乐,以欣赏、叹音乐心情去聆听,用仿真系统回放是最佳选择:但想便捷,如吃「罐头餐」、「方便面」,不妨可听听CD,又或时下流行计算机音乐文件。      钟一跟他提及Impact,他亦吓了一跳!「这是逾17年以前的产品,怎么你也记得?」Gunther问我。我曾经试听并撰文评论,时惟2001年9月,全金属的硬盘结构,令我留有深刻印象。之后还推出一款Final Tool mkll,是崇尚简单架构与容易操作,Gunther坚定地说:这些都是一贯坚守模拟理念而设计的优质播唱系统。      当我问及TA系列唱臂,他坦言唱臂是非常复杂的东西,牵涉众多物理技术、制作金工打磨等,整体设计及装嵌部件程序亦十分繁复,偶一细小部分出错,便会清楚反映到回放效果之中。一直以来,厂方都建议用家选用高质素唱臂,去配搭他们的唱盘,可是目睹近年名牌唱臂的价格暴升,以往廉宜,制作水平只属一般的产品,如今亦涨价不少。厂方多年来累积丰富金工打磨技术,计算机车床等机械配置亦陆续增添,在此情况下,Gunther决定亲自研发自己品牌唱臂,并全不假外求,所有工序在厂房内完成,以确保每支唱臂均达厂方最高标准。      2014年10月厂方正式发布,第一支唱臂TA-1000推出市场,由于价钱较易负担,设计及金工皆属一流水平,音效表现更令一众卖价唱臂汗颜,世界多个音响权威媒体相继刊登测试报告,正面、良好评语不绝。接着Gunther以TA-1000为基础,再研发TA-2000,以及其他多款高/低阶型号。      双碳纤维臂管,坚硬又具轻巧特性      过去在评论Acoustic Signature Challenger SE及Manfred mkll(分别刊于2016年3月、9月号),匹配的唱臂都同样是TA-1000,它臂管设计与制造,轴承结构等已有详细报道;再说Challenger SE+TA1000这个配套组合,已获本刊颁发“Products of the Year 2016”奖项,声音水平之高,毋庸置疑,我更形容它为「超值到离奇」。钟一今次撰文评论的TA-2000 12吋唱臂(另外有9吋及10吋供选择),骤眼看,跟TA-1000,尤其臂管部分,确实十分相似。      个人认为,一支设计正确,有良好卸震效果的唱臂,臂管必须以坚硬物料制造,而质量却轻巧,还有优良轴承结构。厂方认为低谐震物料,不代表拥有足够硬度,因此TA-2000仍跟TA-1000一样,继续采用“Dual Carbon Tube”双重碳纤维管的方式,去制造臂管;从网页的横截面图解清楚见到「管内有管」,厂方测试证实,此举除大幅加强臂管刚性,同时亦保持质量轻巧、高阻尼及超低阶震等特性。      属于中高质量的TA-2000(12吋~12.3g),以双轴承设计,水平及垂直移向,均采用非常昂贵的SKF(德国本土制造)滚珠结构承托,超低摩擦力,提供超宁静、畅顺、超稳定的优越循迹效能。至于轴承的铝合金外壳(bearing housing),跟TA-1000相比,外观打磨方式略有不同之外,明显体积是加大、加厚,感觉上亦更加坚硬。至于调校拒滑(anti-skating)装置,TA-2000用的是「无段式」弹簧机械旋扭设计,取代TA-1000及低阶等型号的传统悬挂吊砣。留意由TA-2000开始,上阶型号包括TA-3000、TA-5000及TA-9000,这个拒滑调校方式,都是以同一旋扭设计:它的优点是调整得更精确,不似得幼线吊砣般,必须悬挂到横杆的间隔规限。      但,对拒滑(anti-skating)设定,需要百分百看重吗?个人始终有点保留。按照物理「摩擦系数」Coefficient of Friction(CF),因应速度、下压力等不同环境而改变,当唱片在唱盘上高速转动,外圈至内圈所需的拒滑力亦分别很大。因此,就今次试听TA-2000,配搭PC-1 Supreme,针压调准2.050g,而最理想,声音最平均(外至内圈),当然亦用上Hi-Fi News作参考,是将拒滑扭到低于2刻度,约1.5多一点点。      Azimuth(方位角)呢?部分卖价唱臂亦未必可调,Acoustic Signature由TA-1000开始,往上所有唱臂都可作±5 degrees微调。在臂管末端,轴承对出,就设两粒小螺丝,扭松便可以调校。但钟一敬告大家,手上没有「正规」方位角量度工具(透明胶尺绝不可信赖),千万不要随便改动出厂设定。我用万用表(另自制配件)量度播唱1kHz讯号,左右声道输出电压极之接近,完全不用调校。      简单工具,让调校一步到位      TA-2000的alignment调整,承袭厂方一贯易安装,兼精准到极的方式。打开包装盒,便见到一块黑色长形亚加力胶板,此乃原厂附送标尺,上面印上TA-template 12 inch字样,你只要跟住说明书指示,先调准唱臂安装距离,将胶板放上转盘,spindle对准小孔,再套上一块「L」形小胶板,开始前后移动臂座,直至小胶板的倒向锥尖,完全陷入轴承外框顶的一点凹洞(如图),这时候你可锁紧臂座。      忘记告诉大家,TA-2000有SME或Rega安装模式供选择,如果是前者,前后移动调准唱臂安装距离会更加容易(但个人始终觉得SME mounting较易产生谐震,开圆孔,下方直接用大螺丝帽将臂柱死锁,是最好声的)。再到唱头针尖alignment,只要耐心对准内外两点,兼横、直线跟「唱头壳」、「针杆」泊齐(这是补偿角offset angle),基本上唱臂调校已经完成,尽管什么有效长度、安装距离、Baerwald几何弧线,统统吓怕人,初入门者最抗拒的数据,都可置诸不理。      加上原厂Grip mk3、Load唱片镇,中低频明显改善      进入最后微调阶段,钟一再略略把臂管后端升高约1/5mm(VTA),再反复调准Thunder水平。试听TA-2000在本刊试音室进行,匹配的唱放、前后级和扬声器:Zesto Audio Andros Phonostage、ModWright LS 36.5 DM+Hegel H30、B&W 802 D3。一如文章开始时提及过,试音室仿真参考系统中的Thunder唱盘,控速已改用上最新伺服技术,外型又靓仔得多,另外加大码的PS-1外置电源,取代原来的开关式变压器。此乃绝非什么心理作祟,这两件东西加入Thunder之后,整体表现明显提升,不仅乐器的音色更为明亮通透,音像更为立体明确,乐声的动感也更为强烈。      此外,钟一今次实试TA-2000期间,亦分别用上原厂Grip mk3和Load两个金工打磨得精美极点的唱片镇。Grip是较重型,上锁式,轻轻一扭,已把唱片与唱盘完整结合,平坦程度肯定更理想;Load是较轻巧的,只有280克,没有上锁设计。效果方面,在Thunder之上,我最关注的,是声音有否被「压死」迹象;反复比较后,告诉大家,是完全没有,反之,最明显是中低频来得更加结实,低频下潜能量感亦相对增加,还有音场的宁静度与细节,亦同时有所裨益。Grip与Load特性相同,只是程度上的差异,举例说如果你体系已是肌肉型,我建议用Load可以了。至于我家聆听室的系统上,我买入了Grip mk3自用。      音效直接了当,没有过分矫揉润饰      Thunder+TA-2000,说best buy实不为过,如果你要求优异层次感和分析力,与及干净利落的midbass与深沉的deep bass,这个价钱范围的盘臂中,也许只有它两办得到。再者,如果你期待是暖洋洋、慢吞吞、唱起音乐软软柔柔,那么请别再看下去。TA-2000完全不是这种走向的唱臂设计,相反的,速度快、瞬变反应一流,带宽开阔,配合高级唱头,循迹能力更是超乎想象地出众。就以回放D;re Straits 「Money For Nothing」为例,具刺激性的抽鼓、电吉他solo不绝于耳,直接了当,不作过度修饰的爽朗明快个性,讨人喜欢。恣意扭大音量,听不到丝毫失真,Mark Knopfler刚强生猛的音乐气氛,也许是有Grip之助,更是如鱼得水,展现高速度、高张力、高震撼性的旋律力道。还需强调的是,TA-2000表现音乐的张力,全然不觉半点绷紧,相反,清晰的空间、空气感、深沉的低频、音乐的动感、天翻地覆的爆棚气势(播放再版RCA Dick Schory 「Music for Bang,Baaroom & Harp」),更令人高声欢呼,进入忘我境界。      至于音色,TA-2000播「皇家芭蕾舞」、「蓝雨褛」、前者优雅的弦乐和铜管音色,后者Ms Warnes嗓音与配乐,又确实惹人好感,有令人驻足聆听的魅力。我明白一般人的所谓「靓声」,亦是泛指音色美好而言;但当试听TA-2000唱臂过程中,我进一步细心分析,音乐感与音色两者其实是略有重复,音色观才能达致令人满意的音乐感,而丰富的音乐感又怎能不包括优美的音色。至于用Thunder+TA-2000+PC-1 Supreme这个配搭,回放上述录音,我的确已经「音色」、「音乐感」二者兼得。      TA-2000播hi-fi录音「阳春白雪」,哗!更是过瘾到极点,琵琶弹奏速度快速,大阮、还有敲击乐的低音乐器衬托下,低频线条稳定而纹理铺陈,让乐声充满美感;琵琶独奏音符粒粒活泼生动,此起彼落如活跳豆般不停跳跃着,还加上了大细强弱对比的鲜明分别,弱音中仍清晰听出细节,强音时却不致过分光辉。音场感又深又开,部分乐器更飞脱802 D3声箱,变成为一个弧形银幕般的场面,然而每件乐器都立体、布满色彩地在试音室中出现!  
    全文
  • 货真价实,最物有所值的黑胶「盘臂」系统Reed Muse 3C 唱盘+3P唱臂

    【HiFi音响 钟一评测】用一大堆靓声黑胶唱片(有新发烧录音,也有珍藏旧版)「洗」了大半天耳朵,说真的,钟一想不出对Reed有什么批评话。当然吧,我听的不光是Reed Muse 3C唱盘+3P唱臂(装上光悦Urushi「漆头」),还有「乐燊」明哥细心调校的「盘臂头」和整套音响系统表现。认识明哥多年,了解他是追求庞大音压与大动态的类型,大家可知要在黑胶系统上实现大动态与大音压,绝非容易之事,对于整个模拟体系,甚至唱放、前后级、喇叭,每一环节都是挑战:器材质素要高,调整更必须准确,才能够体验得到如斯音压及动态表现的真正乐趣和滋味!      Reed,来自东欧的音响精品      踏进中环「乐燊」试音室,刚坐下来,就以「CallingElvis」(Dire Straits)来招呼我。音压非常大,可是我却听得很开心、很满意;我们并不是在比拼「斗大声」,而是音响系统失真确实很低,低不可闻。连续播了几首On Every Street专辑的作品,马上再放上关淑怡「夜迷宫」,感觉更是不得了!确实更加火热!重重的节拍旋律背后,听到很多、很丰富的细节,微弱讯号如同放进显微镜般,听得一清二楚,乐声是布满着活生气息,我在享受音乐声波带来的「声波按摩」,不单是耳朵聆听音乐,连皮肤都可以感受到音乐传递过来的动感。      Reed这套「盘臂」系统,在代理试音室初开声的头30分钟,已经show足quali了,它声音的饱满、音乐气氛的热炽,令我非常满意,满有信心它就是一套优质观声组合,绝对值得继续用心听下去。      初见Reed这个牌子,好一个有型有款的手写字样logo,再看网址reed.lt,令我想当然地以为原产地是意大利。我错了!而且错了好一般日子,直至登入网页的一刻,睁大双眼再看清楚,是It(LT~Litauen立陶宛),而非it(IT~意大利)。是的,这是一间东欧专门制造唱盘、唱臂的细规模厂家。立陶宛是波罗的海三国之一(其余二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自1990年脱离苏联,2004年成为北约及欧盟成员后,近年三国工业快速增长,他们承袭着前苏联时期的电子及机械制造基础,科研技术殊不简单,这几年间更积极涉足于high end音响业界。      Reed是其中例子。厂方产品不算太多,除了今次试听的Muse 3C唱盘,还有另一款Muse 2C;至于唱臂,今次钟一主要试听的是3P,另外还有两款型号:一支较便宜,设计亦精简一点的2A;一支族舰3Q,唱臂末端会发出水平横向雷射光,照向唱头壳把手杆上,给用家边唱边调整臂杆VTA(SRA)、azimuth唱头方位角,设计理念与制作都不惜工本。      Reed老板兼总设计师Vidmantas Triukas,原先是一个广播/无线电通讯工程师,同时专长火箭科技中的超声波工程等项目研究。于80年代中旬跟朋友合作设计一些音响器材,如唱盘、喇叭、扩音机等,并在前苏联最大规模的莫斯科科技展中展示,更获得多项研发创意奖状,包括唱盘自动控速马达、超低失真的扩音机放大系统等。到2007年,他决定创办Reed,希望给音响市场带来一些具突破性的惊艳产品;经过多年不断研究及实验,正式推出市场的首件产品是一支唱臂。      Muse 3C唱盘      Muse 3C基座由铝和不锈钢结合制造,有效消除单一材料而产生的共震。转盘部分采用不锈钢及POM(高刚性、热塑性塑料)组成。      「一种价钱,两种享受」。用这句话去形容Muse 3C,肯定适合不过。你只要拿起唱盘金属platter,所有机关秘密尽入眼帘。采用对称双DC直流马达驱动的Muse 3C之最大卖点,无可否认是同时兼备「带动」(belt-driven)和「轮驱」(friction-driven)两种驱动模式。前一种belt皮带驱动,黑胶迷应该很熟悉,至于后者,年青一点的相信会觉得陌生,亦有人称为惰轮、idler drive的这种驱动模式,简单说是以一个橡胶轮作中介媒体,透过马达旋转,以准确的下压力把唱盘platter驱动。上世纪黑胶黄金年代,惰轮设计的经典唱盘型号有英国Garrad 301和401、德国EMT 927、还有廉宜的瑞士Lenco GL 75等。      一个橡胶惰轮的质量优劣,直接影响唱盘的转速和旋转运作宁静度,惰轮因稍稍磨损而圆周出现变形,转动噪音会传至转盘上,隆隆声响无所遁形;再加上早期为78转唱片而设计的大马达,起动谐震及噪音更难以避免……但无可否认的是,根据我昔日玩Garrad 301一段日子经验,惰轮驱动音色的直接了当、惊人动态表现、活生感、还有堂堂皇者气派,是带动唱盘难以比拟。但另一方面,带动唱盘乐声的自然与柔韧色彩感,更没有咄咄逼人的低频压迫,更令普罗黑胶爱好者喜欢。      一直以来,带动、轮驱、马达直驱,三种不同唱盘驱动模式,那一种最好声,声音最具吸引力,黑胶迷争议不断。让我说句公道话,三者设计各有优点,就连direct drive马达直驱,日系代表作Technics SP-10 MKII,其效果表现之佳,声音爽朗个性,亦绝不可小觎。      言归正传,说回Muse 3C,它就将上述带动和轮驱的争议,一次过「化解」,用家悉随尊便,可自行选择。以不同转动模式回放不同音乐类别,听到的效果截然不同,聆听音乐的乐趣亦自然增加,如听劲rock、流行曲,我会选用轮驱;至于人声、古典音乐,我则转用带动。整个试听过程中,我就依从这样的模式,将带动、轮驱多番改动,真个不亦乐乎!      聪明的Reed设计师,想出最简单的安拆方式,你不消五分钟,便可以改变至另一驱动模式。简要叙述:例如由轮驱转带动,扭松一粒细机米,把惰轮逐一取下,再放上转轴金属杯,扭紧机米;套上皮带绕于两个轴杯及副转盘之间,再将一粒锁定机械系统的大螺丝(圆红顶)松开,于旁边再扭上;最后“Transmission type”拨杆,由Friction打向Belt,再放回大platter,便告完成。值得留意,看似简单的转换,是厂方设计师花尽心思,为用家设想而已,内里电子与机械部分之繁复程度,还有针对性克服不同驱动模式产生的谐震问题等,却是另一故事。有兴趣可登入YouTube,看看整台Muse 3C制造及装嵌,还有转换驱动模式过程的3D计算机动画,保证你叹为观止!      厚厚的转盘上,开了很多小圆孔,按33或45转起动后,小孔会透出绿光,这是让你监察转速用的,速度正确无误的话,绿光会恒定不变(由起动至33转是1秒之内),位置动也不动似的。似十足70、80年代用过日系唱盘。Muse 3C是没有控速微调的,因为它使用的石英锁phase locked loop(PLL)系统控制速度,有超高精准度,误差仅为0.003%。      Muse 3C臂座对落平面上,印有圆形及一些横直线,四个角藏了细小LED灯,这是唱盘的高灵敏度水平仪,倾斜于某一方向,LED会亮起,你不需使用任何水平尺等工具,只要细心微调基座底的三只避震脚,直至所有灯号熄掉,代表唱盘处于绝对水平状态。      Reed 3P(3-pivots)唱臂      Muse 3C可同时安装两支9、10或12吋唱臂。唱盘净重25公斤。      再来,我们看看安装在Muse 3C的一支唱臂,型号3P,是取代之前的一支2P,属于Reed最新唱臂产品。厂方所有唱臂只采用单一物料「木」作臂管,共有六种不同稀有特别木材供选择。Reed设计师强调,木管对于抑震效能与谐震特性,远优胜于碳纤维、玻璃纤维和铝合金,此乃经无数遍的实验证明。再者,不同木材的密度与坚硬度不一,作为精密的唱臂使用,直接产生出不同的音色表现。Reed网页上有每支臂杆的测试图表,并列出不同长度、各款型号的「有效质量」,图文并茂,大家购买前记得细读。      安装于Muse 3C唱盘上的3P,是一支9.5吋(有效长度)Cocobolo臂管,用手触摸管身,滑溜而且坚硬,再轻拨向左右、上下方向,唱臂更几乎轻如无物般,可以想象得到轴承的磨擦力极之低。明哥拿出另一支陈列的3P给我示范,不需几秒,他就将整支臂杆连后截金属部分,与主轴框架分离了。此举更让我了解3P的基本结构。简单说,3P是以Uni-pivot(单点轴承)理念为基础,由单一点承托变成三点承托,所谓3P,亦即3-pivots的意思,三点精钢钉尖,以品字形作垂直支点,再在轴心的横向及垂直位置,以磁铁产生磁场作为稳定器。设计师认为独有的这种3P设计,可加强臂管移动时的稳定性,媲美gimbal轴承,而超低的磨擦特性又与单点轴承如出一辙。      一般high end级唱臂提供的调校,3P当然齐备,告诉大家,它不只齐备那么简单,而且调校起来就手兼且精准。然而,3P最突出的设计,则肯定是“on-the-fly”边唱边调azimuth(唱头方位角),臂管末端一支伸出的小拨杆,拨左拨右,整支臂管便随之而往左往右旋动,幅度颇大,这就是调整唱头左右声道平衡,方便程度绝对是世界之最。拨杆上设有刻度,一般情况下是中间位置,但钟一强烈建议,如无Fozgometer、测试讯号碟、示波器或Clearaudio Azimuth Optimizer等工具齐备在手,则不要胡乱拨动,你朋友说可以单凭音乐讯号调正azimuth,不要相信。      唱头方位角可以边唱边调之外,VTA (SRA)角度微调和抗滑同样可以,前者是扭动臂座上的「钻油台」,操控整个唱臂结构升降,调至最合适播唱普通120克或180克唱片厚度;后者是轴承框右端,以磁铁控制唱臂抗滑幅度,作法类似Graham。尾砣唱重调校方面(静态平衡),到达适合VTF重量后,扭紧上面细螺丝,再想微调的话,可以旋动尾后的大螺丝,直至最精确好声的唱头唱重位置。      不同驱动模式,音色各胜擅场      至于Reed唱臂的超距和补偿角,如这支9.5吋唱臂,是17mm、22.9°,基本上用Baerwald IEC曲线就可以了,是完全没有拆声失真,循迹表现更是一流。有人担心唱臂轴承和抗滑都加入磁铁,如斯设计会对唱头产生不良影响吗?Reed解释是绝对不会,磁铁跟唱头有足够距离之余,其他会有机会受磁的部分,亦是非磁性金属,所以百分百放心。再补充,3P臂线是原身焊接,不能更换,导体更以cryo深冷处理,末端非平衡插头选用高级别WBT。      在「乐燊」试听Reed Muse 3C+3P,整个过程就是一乐也!转换带动、轮驱模式,去播唱不同类型LP,绝对发烧到尽,兼且过瘾非常,更重要是仿真系统之声音水平超高,配合明哥校盘之精准度,和匹配器材系统、接线等,都属于一等一级数;因此,今天的试听,是发烧聚会、享受音乐,多于工作。      一如之前提及过,仿真系统选用光悦Urushi「漆头」,其余配合的器材还包括:Dan Agostino Momentum Phonostage唱放、Momentum Mono单声道后级、Goldmund Mimesis 22H前级、Vivid GIYA G1扬声器。      文章开始时已简略叙述了播一些流行音乐情况,不能不再一提以大音压下听Nils Lofgren唱「Keith Don't Go」,Reed系统播来,那种声音的平衡与稳定性,给我非常深刻印象,现场的残响感,中高频段的细致及清晰通透效果,更令我不其然竖起姆指,说了一声:真系好正!      是时候动动手,将一直沿用的轮驱,转换成带动了。三几分钟后,程序已经完成,改为带动了。开始我要求再播一遍「Keith Don't Go」,让我可以比较;明显的钢线吉他和Nils人声都斯文一点,结像感亦好像没有那么埋身。是两种唱盘驱动模式带来的改变,是十分清楚吧。接下来转转口味,我放上Elissa Lee 「Heartbreak」,这张小提琴独奏录音,每;欠听都有心酸感觉,今次以Reed系统配合光悦再听,首先,带动产生出音色上的烟韧与柔美,又令钟一越听越喜欢;小提琴音像的立体感,真是摸得到,定位之观令人肃然起敬,拉到高音域部分,音色准确,线条更干净利落。无疑今天是我听过最好声、最心酸的「Heartbreak」。      名盘录音Falla「三角帽」(我手上只有London版),播了两分钟,明哥跑到Momentum Phonostage前面,把RIAA曲线,改为FFRR,重头再播:剎那间好像换了另一张LP似的,音色上更添厚润,大鼓敲击时慑人的威势,尽显名盘风范。我心想:拥有这旧版唱片的人,世上可真不少,但不知用最正确均衡曲线去欣赏此录音,兼能透过高质素「盘臂头」去体会录音超卓音效者,又有几人?自问自答:钟一,你真幸福!      结语:整体而言,在同价钱级别的「盘臂」之中,Reed的表现大概可以称王了;Muse 3C「一鸡两味」的设计,也许世上首创,一次满足两派黑胶迷的心愿。至于3P唱臂,它的而且确可以冠上价廉物美之名,金工精美,调校就手又精准无伦,不讳言,它很可能是我下一支目标唱臂。有Reed在,其他一些专出卖价唱盘、唱臂的厂家,难免会感到揾食艰难了。  
    全文
  • 物超所值的一套黑胶系统:Acoustic Signature名铸 Primus黑胶唱盘、TA-500唱臂与MM1唱头

    【视听空间 评测】前段时间,朋友圈上面流传一条《一条众筹:抢救世界经典黑胶唱片》的图文消息,就是几位年轻人,搜罗了一万多张黑胶唱片,动用了几十万的器材,将黑胶唱片转录成高格式的数字文件,然后提供给网友付费订阅下载,旋即引来了一片骂声。抛开其是否合法不说,黑胶唱片的精髓在于拿上手的厚重感、声音的真实感,虽然笔者也会将黑胶唱片转录成数字文件保存,但是转录后,其声音效果也仅仅只有播放黑胶唱片的70%。既然喜欢黑胶、喜欢黑胶唱片的话,选购一套性价比高的黑胶系统,其享受来的更直接。 成立于CD盛行年代的Acoustic Signature 这次推荐的这套黑胶系统,唱盘、唱臂和唱头都选用了德国Acoustic Signature名铸的产品,分别为Primus转盘、TA-500唱臂和MM1唱头。Acoustic Signature是来自德国Hi-End黑胶盘品牌,成立于CD盛行的1996年,至今已经有21年时间,在黑胶唱盘界中,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品牌的首席执行官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每年都会来到香港高级视听展上,和用家们交流和介绍新产品,笔者也连续几年时间采访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也更深入地了解到Acoustic Signature的产品设计理念。 Acoustic Signature的创始人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在自家厂方的CNC数控车床前留影 Acoustic Signature的工厂位于慕尼黑西北Göppingen (格平根)这个简朴、风景美丽的小镇,这里也是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成长的地方。据介绍,Acoustic Signature 现在已经是德国第二大规模的唱盘制造厂家。厂房面积约350平方米,每年生产约1200个唱盘及1000支唱臂。全厂共有5台CNC电脑车床系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台专负责唱盘组装部分,这一切尽显精确与完整性。 在Acoustic Signature生产线上,合共推出13款唱盘、7款唱臂(据介绍即将推出第8款唱臂),由入门级到极品级的都有涉猎。每款唱盘产品的安装过程也是非常严谨,并非像一些工厂那样采用输送带流水线方式安装,而是由一位员工从由头到尾负责。值得一提的是,旗舰型号Invictus唱盘装嵌,是由一位由20年设厂之初至今、资历最深的装嵌员工Otto专门负责,完成一台Invictus组装,原来需要3天时间。此外,每支唱臂、每款唱盘完成装嵌程序后,会逐一以仪器进行测试,随后便会放上LP唱片,实体播放以检测产品的品质。 Acoustic Signature产品包装盒上,均写上“Teutonic Engineering”德国机械技术制造,这说明Acoustic Signature的产品不仅仅是在德国设计,连整个生产程序,都在Acoustic Signature原厂内进行,确保产品的品质。 要在众多的黑胶唱盘品牌当中选择Acoustic Signature 的唱盘,实在有许多理由。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认为,黑胶唱盘虽然没有CD、SACD唱盘般复杂,但对于机械结构的强度要求,是比高级数码唱盘还要高很多,其中涉及转盘、盘座的质量及重量、马达转速的精度、传动抖摆等问题,即使产生极其轻的微震动及谐震,亦足以破坏黑胶唱片原有的音色。 导致谐震有两大主因:唱针在片纹内活动会产生震动和谐震,当唱针循迹黑胶唱片的坑纹时,也同时把它产生的震动带回唱片,使到整张唱片产生震动;另外一个是来自空气中的声波,当聆听黑胶时,音箱发出的声波会直接冲击转盘及底盘,唱头会一并把这些信号收集到的讯息转换为电讯号,经放大器放大后从音箱回放出来,最终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讯号,明显劣化声音回放的解像度及结像表现。正因如此,Acoustic Signature早在2000年就研发出了“Silencer(灭声器)”这项独门的技术和设计。所谓“灭声器”,就是铝质转盘上所钻的、圆形黄铜棒所填充一定数量的洞。“静音器”的上下端通过软合金固定防止干扰。这样做使“灭声器”成为转盘的内在组成部分,由于铝和铜两种材料的谐振特性的差异,使之产生强烈的阻尼,令随机的共振大幅减少,转盘也由此而获得更平稳、更宁静的工作性能。 Primus黑胶唱盘 Primus黑胶唱盘是Acoustic Signature于去年推出的入门级唱盘,Primus的底座采用MDF和Chipwood以三明治结构压制而成,Primus的底座还是相当重的,能够有效减少震动,此外,这种三明治夹心结构是承载Tidorfolon轴承的最佳选择。并且在底座的下方配备了三只金属避震底脚,相信在入门级别的转盘当中是绝无仅有的配置。 Primus的底座采用MDF和Chipwood以三明治结构压制而成,外面外加一层涂有高亮度高密度纤维 Primus配备了Tidorfolon轴承,其实是采用了一种称为Tidorfolon的特殊混合物料,将它放置在实心铝打造的轴套底部 轴承是黑胶唱盘的心脏,因此Acoustic Signature为Primus配备了Tidorfolon轴承,何为Tidorfolon轴承?其实是采用了一种称为Tidorfolon的特殊混合物料(由钒、鈇、Ferrite Teflon及钛合成),将它放置在实心铝打造的轴套底部,承托着以加硬抗磁钢制造的转轴尖顶的烧结青铜。由于Tidorfolon的质地稍偏软性,相对刚硬的烧结青铜,转轴前端会轻微陷入在它的表面,加大了接触面积,同时减低转轴旋转时的阻力和摩擦力轴承,噪音亦相应大幅下降。据厂方介绍,Tidorfolon还是一种自润滑、无需加添润滑油的物质,兼永不磨损,这种独一无二的轴承结构能确保零噪音、转盘和转轴运转流畅顺滑。 厂方为Primus唱盘配备了全新开发的直流马达,再配合同样来自厂方最新技术的电子速控线路,为转盘提供稳定的转速 Acoustic Signature厂方认为,转盘的驱动系统应该有足够的能量加速转盘,并保持它一直稳定地旋转,同时又不会影响它的旋转。因此厂方为Primus唱盘配备了全新开发的直流马达,再配合同样来自厂方最新技术的电子速控线路,为转盘提供稳定的转速和简易的操作,用家只需要通过面板上的开关,即可完成33转和45转的切换,并不需要取出转盘或调整皮带。 用家只需要通过面板上的开关,即可完成33转和45转的切换,并不需要取出转盘或调整皮带 Primus配有精密制造的铝转盘,它是由一块坚实的软铝制成的,厚度为24mm,重量为4.5kg。另外,转盘背面涂有高阻尼材料,此举是为了减小共振,以获得最好的效果。这样的配置、这样的用料、这样的设计,相信在相同的价位的产品上也是极其罕见的。 Primus配有精密制造的铝转盘,厚度为24mm,重量为4.5公斤,转盘背面涂有高阻尼材料,此举是为了减小共振,以获得最好的效果 TA-500唱臂 自Acoustic Signature品牌创立以来,厂方不断收到许多关于Acoustic Signature唱盘匹配使用唱臂的咨询。直至2014年10月,厂方开始生产唱臂产品,采用精密的机械加工,生产出了极高水准的德国制造产品。TA-500是去年年底推出的入门级唱臂,其臂管长度为9英寸,采用“Dual Carbon”双碳纤管设计(管内有管),使得管身有足够坚硬之外,仍然具有高阻尼和低谐振特性,同时保持管身重量非常轻巧。而这种“管内有管”的设计,正是沿袭于Acoustic Signature的顶级唱臂TA-9000! TA-500的轴承方面,以水平/横向式双“Gimbal Bearing金宝轴承”方式,分别承托唱臂的垂直和水平移动,并采用了来自德国SKF的精密微型轴承,让唱臂在工作时摩擦力极低的环境底下,为唱头提供一个宁静、畅顺、稳定的循迹效果,拾取到更加丰富的声音细节。由此可见,虽然TA-500属入门级别的产品,但设计、用料和造工都绝无半点偷工减料! TA-500是去年年底推出的入门级唱臂,以“Gimbal Bearing金宝轴承”形式,分别承托唱臂的垂直和水平移动,并采用了来自德国SKF的精密微型轴承 MM1唱头 Acoustic Signature于去年推出了6款唱头,包括三款MM唱头和三款MC唱头,能够满足不同需求的用家使用。而这次试听的MM1唱头由Acoustic Signature设计,由著名唱头厂家高度风按Acoustic Signature的设计和标准代为生产。虽然红色的外壳刻着ORTOFON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ORTOFON的2M Red唱头,但是侧面的Acoustic Signature Logo还是相当醒目的。 MM1唱头由Acoustic Signature设计,由著名唱头厂家高度风按Acoustic Signature的设计和标准代为生产 实试感受 和Acoustic Signature Primus黑胶唱盘搭配的是Audio Alchemy PPA-1 唱头放大器、DENSEN丹麦王子B-150XS合并功放推动Vandersteen万登庭2Ce音箱。首先放上一张Nils Lofgren的《Acoustic Live》,相信不少朋友都有这张唱片的CD版本,而近年推出的黑胶版本,也是受到发烧友的追捧。播放《Keith Don’t Go》一曲,吉他清晰明了,钢弦吉他的低频、以及弹奏的力度展现得刚刚好。许多发烧友对于钢弦吉他的声音有错误的理解,以为低音量感要很多才对,其实错了。如果阁下弹过吉他就知道,钢弦吉他的低音量感并不多,在这张现场演唱中,录音师并没有刻意特别的低频效果,一切就是爽脆清澈与平衡。钢弦吉他无论怎么演奏,低音量感并不多,也应该不会让阁下觉得明亮得刺耳。在这套系统当中重放出来的声音,吉他干净利落,线条感清晰,而Nils Lofgren的嗓音是清爽的,感觉刚刚好。 Audio Alchemy PPA-1唱头放大器 换上《THE DALI LP》,重放Eva Cassidy《Ain't No Sunshine》,虽然笔者也有全套Eva Cassidy的黑胶唱片,但是试听过这张《THE DALI LP》里面的这一版本之后,声音更具模拟味。而在这套系统整体的表现中规中矩,三频均衡,特别是人声方面有挺不错的表现,声音非常通透。试听Eva Cassidy的人声可谓非常毒,歌手一开声,笔者就被这样的声音深深地迷着了,只听见歌手不偏不倚地在中间位置演唱着,Eva Cassidy洪亮而略带伤感的声线在Primus黑胶唱盘的加持下,展现得活灵活现,声音丰满结实,嘴型适中,而伴奏的吉他的质感也非常优异,每一下拨弦、擦弦的细节都能完整展现出来。 接着播放威尔第的《茶花女小提琴幻想曲》片段,小提琴的声音犹如丝绸般顺滑自然,中高频清晰绵密,线条非常清晰,展现出了这段音乐的活生感,整套系统回放表现出来的分辨率和层次感都是十分上乘的,这有赖于唱头。虽然这仅仅是一款MM唱头,但是声音的细腻程度非常接近MC唱头的声音,能够听得出Acoustic Signature对唱头的设计和声音要求是非常之高的。 播放弦乐有如此优异的表现,那么大动态下的情况又是如何?笔者挑选了《白头佬狂想曲》进行测试,这套系统的表现令笔者十分惊讶,管弦乐配器的色彩表现得十分出色,丰润的质感与流畅的音乐令人感动。无论是音场、音色,还是细节、密度都表现得刚刚好。 和Acoustic Signature Primus黑胶唱盘搭配的是Audio Alchemy PPA-1唱头放大器、DENSEN B-150XS合并功放推动Vandersteen 2Ce音箱 总结 秉承Acoustic Signature优良的品质,Primus黑胶唱盘、TA-500唱臂与MM1唱头,虽然仅仅是Acoustic Signature的入门级的唱盘搭配,但是依然体现了Acoustic Signature的设计宗旨,以合理的价格实现卓越的性能,没有不必要的花招,只将制造成本集中在准确的LP重现所需的高品质零件上,让产品表现远超出用家对转盘的期望。Primus黑胶唱盘,值得您拥有。
    全文
  • 尽情体验黑胶之美:Acoustic Signature Manfred MK2转盘、TA-1000唱臂与MC1唱头

    【视听空间网站 阿毕评测】前段时间,我带上了一些经典的欧美流行唱片去听了一套黑胶系统。可能不少发烧友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试听都不带上一些名盘?其实,相信不少的朋友购置了一套黑胶系统之后,也不可能每天都听着这些发烧名盘吧?笔者平时听黑胶多是听一些欧美流行专辑,当中也有不少录音制作都不差的作品,虽然算不上发烧,但发烧不就是为了享受音乐么? 享誉20载 这次试听的这套黑胶系统,唱盘、唱臂和唱头都选用了德国Acoustic Signature名铸的产品,分别为Manfred MK2转盘、TA-1000唱臂和MC1唱头。Acoustic Signature是德国Hi-End黑胶盘品牌,成立于1996年,在黑胶盘界中,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品牌的首席执行官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每年都会来到香港高级视听展上,和用家们交流和介绍新产品,笔者也连续三年采访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也更深入地了解到Acoustic Signature的产品设计理念。 Manfred Mk2转盘的底座采用实木制造 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认为,黑胶唱盘虽然没有CD、SACD唱盘般复杂,但对于机械结构的强度要求,是比高级数码唱盘还要高很多,其中涉及转盘、盘座的质量及重量;马达转速的精度、传动抖摆等问题,产生的轻微震动及谐震,亦足以破坏黑胶碟的原有音色,因而产生音染。黑胶唱片的信号拾取,是靠唱针在唱片纹内产生的震动,经唱头线圈产生音频电信号。然而任何因素令唱针产生震动,亦令唱头输出一些不必要的信号,损害音频动态及渲染音色。正因如此,Acoustic Signature早在2000年就研发出了“Silencer(灭声器)”这项独门的技术和设计。 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 所谓“灭声器”,就是铝质转盘上所钻的、圆形黄铜棒所填充一定数量的洞。“静音器”的上下端通过软合金固定防止干扰。这样做使“灭声器”成为转盘的内在组成部分,由于铝和铜两种材料的谐振特性的差异,使之产生强烈的阻尼,令随机的共振大幅减少,转盘也由此而获得更平稳、更宁静的工作性能。 虽然“灭声器”在视觉上十分吸引人,但Acoustic Signature唱盘可取的不止是外型的美观,还把消音器做到吸收谐震及减少振动的功能贯彻落实到实际产品表现上。此外,由于黑胶制作非常讲求细致的工艺,所以Gunther Frohnhöfer先生一再向记者强调,Acoustic Signature的黑胶盘即使是最入门级的唱盘都是在德国原厂制造。 Manfred MK2转盘 Manfred MK2的底座采用实木制造,并且在实木底座的下方配备了三只水平可调的金属避震底脚,相信在入门级别的转盘当中是绝无仅有的配置。Manfred MK2配备了厚34mm、重6kg的重量级金属转盘,确保转盘的稳定性。唱臂座为SME开孔设计,适合安装Acoustic Signature自家的唱臂以及和SME通用的9英寸唱臂。驱动马达为分离式设计,最大限度地隔绝了马达工作时带来的震动。Manfred MK2所采用的马达与其它的中端系列唱盘相同,并且配备了Alpha-S再生电源驱动装置,确保转速的准确。 配备了厚34mm、重6kg的重量级金属转盘,确保转盘的稳定性 轴承是黑胶唱盘的心脏,因此Acoustic Signature为Manfred MK2配备了Tidorfolon轴承,何为Tidorfolon轴承?其实是采用了一种称为Tidorfolon的特殊混合物料(由钒、鈇、Ferrite Teflon及钛合成),将它放置在实心铝打造的轴套底部,承托着以加硬抗磁钢造的转轴尖顶的烧结青铜。由于Tidorfolon质量稍偏软性,相对刚硬的烧结青铜,转轴前端会轻微陷入在它的表面,加大了接触面积,同时减低转轴旋转时的阻力和摩擦力轴承,噪音亦相应大幅下降。据厂方介绍,Tidorfolon还是一种自润滑、无需加添润滑油的物质,兼永不磨损,这种独一无二的轴承结构能确保零噪音、转盘和转轴运转流畅顺滑。 TA-1000唱臂 自1996年Acoustic Signature品牌创立以来,厂方不断收到许多关于Acoustic Signature唱盘匹配使用唱臂的咨询。直至2014年10月,厂方开始生产唱臂产品,采用精密的机械加工,生产出了极高水准的德国制造产品。TA-1000是一支配备了极其精密轴承的唱臂,水平及垂直的轴承采用来自德国SKF的精密微型轴承。产品虽较昂贵,但质量上佳,所选用轴承都经过精挑细选,并且在制造中经过超精确的调校,使其达到摩擦力最小和稳定性最高。 TA-1000是一支配备了极其精密轴承的唱臂,水平及垂直的轴承采用来自德国SKF的精密微型轴承 臂管的设计要求具备高刚性和低谐振,但迄今仍未有单一材质可以臻达目标,高刚性的材料较为坚硬且容易受谐振影响,相反,低谐振材料的硬度不足。Acoustic Signature厂方经过长时间反复研究、试验、聆听与测量,终于有了成果:一条双层碳管可完全实现这种要求。两条碳管以三条内置“肋骨”连接,使得管身有足够坚硬之外,仍然具有高阻尼和低谐振特性,同时保持管身重量非常轻巧。 TA-1000在臂管靠近轴承的位置配置了方位角调整的功能,只须松开臂管轴承装置上三颗螺丝即可作±5度调整,唱臂的抗滑功能也是非常特别的设计 值得一提的是,TA-1000唱臂是一支极容易调校方位角的唱臂。方位角(Azimuth),虽然说是一个“角”,但其实是唱头下针后,从唱头的正面观看,唱头必须平行于唱片(针尖垂直于唱片,使针杆与唱片成90度直角),唱头不能向左或向右倾斜,这才是准确的方位角。TA-1000在臂管靠近轴承的位置配置了调整的功能,只须松开臂管轴承装置上三颗螺丝即可作±5度调整,螺丝重新旋紧后稳固如一,非常方便,而且也是很多唱臂无法做到的一点。 并且在实木底座的下方配备了三只水平可调的金属避震底脚 Acoustic Signature为TA-1000配备了铁氟龙材料绝缘的6N铜连接线,而输出部分用家也可选择RCA和5针DIN接头,而唱臂线可升级为纯银线。此外,这款唱臂共有3种长度可供选择:分别是9英寸、10英寸和1英寸(本次试听安装在Manfred MK2转盘上的为9英寸唱臂),能够满足各种玩家的需求。 MC1唱头 Acoustic Signature于去年推出了6款唱头,包括三款MM唱头和三款MC唱头,能够满足不同需求的用家使用。而这次试听的MC1唱头由Acoustic Signature设计,内部精细的结构交由著名的高度风代为生产,但是外壳方面是由厂方自行制造。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这种价位的唱头都是采用塑料外壳,而Acoustic Signature则坚持使用金属外壳,并且在外壳上钻了一定数量的孔,能够起到一个很好的阻尼作用,对声音有帮助。 MC1唱头由Acoustic Signature设计,内部精细的结构交由著名的高度风代为生产,但是外壳方面是由厂方自行制造 MC1使用金属外壳,并且在外壳上钻了一定数量的孔,能够起到一个很好的阻尼作用,对声音有帮助 实试感受 首先放上了刚刚横扫格莱美各项大奖的Adele《25》专辑的《Hello》,Adele的音域非常广阔,中低音域的能量感依然十分充足,她的这把声音确实让很多系统都无法完美回放。而这套黑胶系统把她那种高亢通透高音,演绎歌曲的起伏跌宕,声带颤动的气息,更感人的是这套系统回放出这首悲伤情歌的神采,彷如身处现场听着Adele在向人们诉说着失恋的痛苦,还有拿着电话不敢打给前任的感觉,在这里可谓演绎得十分出色。 接着换上另一首《Hello》,来自Lionel Richie 在1983年推出的专辑《Can't Slow Down》当中的经典曲目。虽然两首《Hello》相差33年,但仿佛诉说着同样的故事。Lionel Richie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这套系统当中重放出来别有一番韵味,他的歌声温润有加,磁性十足的嗓音更富有感染力,细听之余还能感受到细致的余音,甚是好听,声音柔滑无颗粒感,这套系统将黑胶唱片独有的韵味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要是试听一套黑胶,光听流行是不行的。试听了Alice Sara Ott & Olafur Arnalds的《The Chopin Project》。肖邦的音乐给人优雅华丽的印象,作品被无数音乐家灌录出版,但被用来做现代化二次创作的,却远没有巴赫、贝多芬的多,原因可能是肖邦的音乐很纯粹,是演奏者情感的载体,很难被独特的重新配器或编曲所取代;而奥拉维与爱丽丝重新演绎,以钢琴结合环境声音、电子合成器与弦乐,以19世纪的音乐素材结合21世纪技术设备进行录音,很是特别。这张专辑在这套系统重放出来的声音非常细腻顺滑,小提琴、钢琴的质感得到应有的诠释,细节部分也毫无遗漏,可见Acoustic Signature MC1唱头对微弱信号的拾取相当了得,当然这也有赖于Manfred MK2转盘和TA-1000唱臂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工作环境。 最后换上水星公司最新复刻的《Tchaikovsky: 1812 Overture》黑胶唱片,这套唱片是2LP,其中一张是1954年单声道的录音,另外一张是1958年立体声的录音,是大家最熟知的版本。想当年,不少的黑胶发烧友视这张水星的1812为调校唱盘的终极测验专辑,这是因为老版本上的唱片坑纹振动幅度比较大,假若唱盘调校不好,轻则无法达至理想的音效,重则无法正常播放,出现跳针等现象。当然,这是难不倒这套系统的,各种乐器有条不紊、层次分明地演奏着,随后十几声的礼炮和钟声也毫不含糊地展现了出来。 尽情体验黑胶之美 音响发烧友在我眼中有两种,分别为器材发烧友和音乐发烧友。笔者认识很多的发烧友都是器材发烧友,他们几乎每天都在玩弄不同的器材,每天听来听去都是那几张所谓的发烧名盘,几年时间过去了,器材玩了一大堆,对声音越来越挑剔,已经没什么器材能够听得下了,这时才发现几年来就听了那么几张唱片,更有甚者是一张唱片只听某一曲的某几秒!其实,何必难为自己呢?买了一套音响,不就是为了听音乐么? Acoustic Signature的Manfred MK2转盘、TA-1000唱臂与MC1唱头的这套搭配,是一套设计精美、用料精良、制作上盛的中档黑胶唱盘系统,适合那些首次购买黑胶系统、对声音要求较高但是不想花费太大的朋友入手,既能买到品质优秀的唱盘,也能省下不必要的升级费用来买喜欢的唱片,何乐而不为呢?尽情体验黑胶之美吧!
    全文
  • 把支撑臂设计推向极致——Vertere Acoustics Reference唱臂

    这次的模拟风的报导很不同,以往都是直接到音响店或者代理商的试听室进行单纯的试听工作,这次则是产品设计者亲自来台湾,直接示范安装。地点选在新竹的今韵音响,原厂设计者则是Touraj Moghaddam(以下简称者Touraj)。 笔者虽然从未见过Touraj,却是久仰大名,我还清楚记得前主编刘名振先生就对他的LP唱盘相关设计理念大感佩服,而且当初在采访过不久后即购入了他设计的Roksan Xerxes.20 LP唱盘。目前Touraj早已卸下Roksan设计总监的职务,自立门户创了Vertere Acoustics品牌,目前旗下产品以线材为主。 01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Touraj Moghaddam,他对模拟器材始终有着无比热情与许多独到设计理念。 02 这是Roksan TMS-3旗舰唱盘受到许多国内外媒体的高度评价,设计也是出自Touraj之手。 03 Vertere Reference在设计时,有些灵感来自于这款Roksan的Artemiz唱臂。 04 看看这张结构侧部特写,可以看得出Vertere Reference的结构有多么复杂。金属加工水准超棒。 全世界最高档的唱臂之一 相信很多读者跟我一样,听到Touraj居然不务正业做线材,当下有点难以适应。其实笔者所谓的不务正业并没有任何贬低之意,懂声音的人做什么一定都好听,只是Touraj最擅长的模拟唱盘正业呢?请别担心,虽然Vertere Acoustics还没有推出LP唱盘,相信只是时间问题,而且Touraj此行来台湾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介绍Vertere最新推出的一款Reference唱臂。其实这款唱臂还没正式抵台就已经在今年的CES大展中受到广泛讨论,因为当年Micro Seiki工程师Hideaki Nishikawa以自创品牌TechDAS推出的Air Force One唱盘展出时就是搭记这款唱臂。这款唱臂何以受到广泛注意?最大的原因除了是出自大师级的Touraj之手外,售价居然高达是24,000英镑(约美金38,000元)。天呐!这可能是当今最贵的唱臂? 不过是一支唱臂,居然要卖这么贵?这实在跟以往Touraj在Roksan时期推出的产品定价方向有很大不同。根据了解,Touraj有非常浓厚的工程师性格,不是商人个性,会订这个价钱一定有其原因,而当笔者再听过他解释并了解其独特设计理念后,发现这款唱臂制作成本(包含时间成本)的确相当惊人。 05 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唱臂与尾端的唱头盖是一体成型,事实上是套接上去的,一旦套接成功,就完全无法移动。 06 这就是Vertere Reference非常关键的平衡重锤,是以碳化钨合金材质制成。 07 从这张特写可以看到重锤与唱臂之间是由活动轴承连接,可视状况调整松紧。 最独特的支撑臂 面对一款这么高档的唱臂。笔者最好奇的还是它的设计,刚好这次设计者也在场,当然有更深入了解的机会。Reference是一款很奇特的支撑臂,它的设计理念完全不同于传统支撑臂,不是市面上所见的刀锋、滚珠与轴承式结构。首先,这款唱臂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臂管跟前方的唱头盖都是采钛合金制作,这可能也是目前仅见以钛合金做为臂管材质的唱臂。为什么不采用碳纤维呢?它不同样也具有轻量化、坚固以及谐振低的特点吗?Touraj直接了当告诉笔者:「碳纤维并非很好的臂管材质,钛金属除了有着更好的刚性与谐振特性,品质也比起一层一层手工贴上才热塑成形的碳纤维有着更完美的品质一致性与稳定性。」可能很多人都觉得碳纤维材质比金属还高档,其实Reference的钛合金臂管制作成本比碳纤维要高十倍以上,尤其是加工费,先不算CNC切削的成本,单是表面打磨加工处理的花费。每小时就要价100英镑。大家可能很难想象不过是打磨居然要这么贵,而且这还是其中一道工序而已。Touraj透露,负责金属处理的英国工厂,主要客户是F-1赛车的宾士与红牛车队,技术层次毫无疑问是最高的。 接着举一个例子证明这款唱臂加工技术有多么精密。当第一眼看到实品时,以为臂管连同尾段的唱头盖是一体切削成形,唱头盖结构与臂管的结合并非靠焊接.而是以套管技术,将较细直径的臂管套入直径较大的唱头盖后方延伸的臂管内,这非常考验金属加工精密度,只要成功套入后就完全无法松动拔开,一旦稍有误差,套入时稍有损伤就必须丢弃。这样的接合方式牢固吗?Touraj表示分开的方法很简单,只有锯断一途,F一1等级的精密度一点不假。 08 这款唱臂可配合专属底座锁在9吋臂的孔位上,但是它实际的水平摆动超过9吋。 09 为了让用家能够在昏暗的灯光下轻松调整唱头,Touraj还为唱臂设计了LED照明灯。 10 这就是照明灯的供电器,可以插电,也可用电池供电。 首创的簧片式轴承结构 紧接着臂管之后,要进入主结构。这部份是以铝合金切削而成,除了拥有超棒的金属加工水准外,结构也远比一般轴承支撑臂复杂。Touraj完全舍弃传统360度全向转动的滚珠式轴承结构,研发出了独特的簧片固定轴承(两片板子夹住可摆动的金属片),簧片是以特殊金属薄膜构成,就算长时间摆动也不用担心金属弹性疲乏问题,不但灵敏度极高,也能有效避免多余机械摩擦造成的振动。 采用簧片轴承也带来了另外一个结构设计的多变性,就是可将唱臂的垂直与水平摆动轴承分开设计,其中一个簧片轴承负责唱臂的垂直上下摆动,另一负责水平摆动,两者间的作用力完全不会相互干扰。此外,因为垂直与水平轴承并非设计在同一轴线上,两者距离相差有23mm,以锁在唱盘上的结构中心点测量到唱盘中轴是9吋,实际以水平摆动结构中心点测量的有效长度超过9吋。此设计有助提升循轨精确性,内外圈的误差远比一般单点支撑臂要来得低许多。Touraj也很明白说:「所有支撑臂无论怎么设计都无法避免内外圈误差问题,我的目的是希望能设计出划出最完美的弧线的臂,以求最佳声音平衡性。」 另类的动态平衡 除了独特簧片式轴承外,Reference的针压调整也很特别,需透过调整重锤的前后位置设定。但这并非一般的静态平衡式设计。重锤是以碳化钨合金制成,与唱臂之间是由活动轴承连接(可调整松紧),当唱臂在播放唱片时因为不平整而上下摆动时,重锤的重心也会随之前后移摆动。让唱头循轨力保持一致。就像一台底盘很棒的汽车,面对崎岖道路时依旧稳定。根据Touraj表示,Reference的针压必须配合前方的针压转盘与重锤一并调整,并不难上手,唯一要建议用家搭配唱头的针压最少要1.8克以上,低于1.5针压的唱头就不建议使用,因为将无法达到完美的平衡感。在采访过程中。Touraj多次以汽车比喻,尤其是F-1,他认为一台完美的车子必须所有环节都配合,才能达到最好的平衡,一旦进入赛道,就好像开轨道车一般不会偏移。仔细想想,Vertere Reference的工作原理很类似动态平衡唱臂,但是作法却更复杂,成本也更高。有趣的是,Touraj始终认为听黑胶就是该在昏黄的灯光下听,而为了让用家在有气氛的环境下方便调整,针压转盘下方与唱头盖下方结构内都安置有LED灯泡,只要接上专属的电池供电器即可发亮。 11-12 为了让笔者能更了解Vertere Reference的声音魅力,Touraj亲自上阵安装唱臂,安装完毕后也专心的依尺规调整,希望让唱臂达到最理想的工作状态。 顶级唱臂才有的魅力 这次模拟风除了着重在技术性上的说明,Touraj在今韵音响也透过实际更换唱臂的方式让笔者体验声音的前后改变,对照组就是Roksan TMS-3旗舰唱盘上的Artemiz臂。Roksan TMS-3上的原厂臂原本已经够好了,但是换上Vertere Reference后,现场听到的声音改变,无疑证明了这是一款超顶尖的唱臂。除了音乐背景更黑、更安静以及音响性大大提升外。感染力也相当惊人,可以明显感受到声底变得更温暖、更厚实。您或许会问,这样的声音改变值得花这么多钱升级吗?这可是Touraj不计成本的倾全力之作,当仔细体会其中的设计奥妙后,绝对会得到拥有相同共呜鸣的顶级玩家青睐。(原文:视听发烧网,作者:李建桦)
    全文
  • 用超高精密度与天才设计 打造终极黑胶重播机器——Vertere Reference唱盘

    在上一期的「模拟风」单元中,我介绍了Vertere的Reference唱臂,前Roksan设计者Touraj Moghaddam用完全创新的轴承设计,彻底颠覆了音响界对黑胶重播的认知。Touraj说他曾在许多唱盘上使用这支唱臂,不论唱盘等级高低,声音都有显著提升。问题是,就算搭配的唱盘等级再高,Touraj也不认为这支唱臂的实力被完全发挥,因为真正理想的唱盘尚未出现,只存在于Touraj心中。在Vertere Reference唱臂推出刚满半年之际,够资格与之搭配的Reference唱盘终于诞生。   01.两种轴承的设计与尺寸完全相同,但是轴承套的材质、加工方式与精密度不同。 02.轴承先放入套筒,再锁上底部的盖子,套筒内就形成真空状态。请注意盖子里以一颗碳化钨钢珠与轴承接触。   用F1科技打造转盘轴承 Reference唱盘的起点,从转盘的轴承开始,轴承是直接与转盘及唱片接触的重要组件,所以降低轴承转动噪音至关重要,要达到这个目标没有快捷方式,唯有全力提升轴承精密度一途。市面上所有黑胶唱盘制造厂都宣称他们的转盘轴承极度精密,但是到底有多精密,却从来没人明确说明。Touraj这次终于详细公开了轴承加工制造的内幕,并且以实际行动证明他的轴承有多精密。 Reference唱盘的轴承分为Standard(SG-1)与等级较高的Reference(RG-1)两个版本,两种轴承的结构、尺寸完全相同,差别在于材质与加工方式不同,两者的轴承都是碳化钨材质,轴承套也都是由磷青铜打造,不过前者铜的成分多了一些,后者的锡成分则较高。这种成分上的差异,主要是为了配合不同的金属加工方式,SG-1的轴承套采用制造枪管(gun drilling)的方式加工,钻出管道之后,再将套筒内壁细磨至平滑,这已经是极度精密的加工方法了,套筒误差低于1 micron(百万分之一米),就算是最顶尖的唱盘也未必具备此等精密度。惊人的是,对Touraj来说,这只是的一般水平而已,高阶RG-1套筒因为材质特性,可以使用当今最精密的加工机具,一次性钻出通道,无需再次打磨,套筒内壁就达到镜面般光滑的程度,这种加工法可以让RG-1的管道更直、更圆、内壁更平滑,与SG-1的差异其实非常细微,肉眼无法分辨,用手触摸也感觉不出来,但是实际使用却有明显区别。   03.即使这样拿着,颇有重量的轴承套也不会滑落,照片中的只不过是等级较低SG-1,而且还没有上油。否则真空吸付的效果更强。 04.Reference转盘的双层结构,表面凹凸形状是刻意设计,当两层转盘相叠,并且完全贴合。就会因为摩擦力而消除共振。 当今最高精密度 Touraj实际示范两者的差别,将轴承插入SG-1轴承套后,因为两者的间隙极微,空气几乎跑不进去,所以套筒内部形成真空状态,吸附在轴承上无法拔开,过了许久才慢慢滑落。再换上RG-1套筒,状况相同,只不过这次轴承套就算过了很久也不滑落。此时只见Touraj用手轻轻转了一下套筒,套筒随即高速旋转,不但久久不停。而且没有减速迹象。这个有如特技表演般的示范,显示RG-1与轴承的间隙更为紧密,轴承在套筒中不会摇晃,几乎合为一个整体,但是转动时却又极度滑顺,几乎没有摩擦力产生,堪称是当今精密度最高的转盘轴承。 这种可怕的超精密金属加工,到底出自哪间厂商之手?Touraj告诉我,这两种轴承分别由不同工厂制造,制造SG-1套筒的工厂同时也是Red Bull红牛F1车队的指定厂商,制造RG-1的工厂则涉足军事与航天领域,一般Hi End厂根本接触不到技术层次这么高的专业厂家,但是Touraj说他认识这两间厂家都将近三十年了。为什么?因为Touraj是机械专家,除了设计黑胶唱盘之外。他还是许多高科技公司的幕后顾问,他就曾帮制造RG-1的厂家设计过医疗用精密仪器,可见Touraj莫测高深的专业实力。   05.Reference双层转盘的剖面结构图。 06.Standard版转盘采一体式铝合金结构,黑色唱片垫是压克力材质。共振特性与黑胶最接近,因此做为转盘与唱片的耦合介质。 零共振转盘结构 有了超机密的轴承之后,还要有够水平的转盘搭配才行,Reference唱盘的转盘也有Standard与Reference两种版本,前者是铝合金车制一体化结构,后者则是双层结构,原本我以为这两层是由不同材质构成,可以利用材质特性差异化解共振,这是许多黑胶唱盘常用的作法,但令我意外的是,这两层转盘竟然都是铝合金结构。把两块铝合金转盘叠在一起,跟一大块铝合金转盘有何差别呢?Touraj实际把Reference版本的两层转盘拆开给我看,单独轻敲其中一层转盘时,高频共振竟然清晰可闻,而且绵延不绝。简直像是音叉一般,但是两层迭合之后,轻敲却听不到任何声响,共振几乎完全消失。难道这是魔术吗?Touraj告诉我,关键在于两层转盘之间刻意设计的凹凸表面必须100%贴合,不能存有任何空隙。在这种状况下。两层转盘将会因为彼此的摩擦力而将共振能缺彻底消除!他还告诉我,许多唱盘企图利用不同材质特性消除共振。但不同材质之间只会形成阻尼,无法消除共振能量,只会将共振转移成不同频率。Reference的设计则完全不同,透过两层转盘之间的摩擦作用,共振能量不但能完全消除,而且是全频段线性的消除,转盘当然安静无声,不会产生任何共振噪音。唯一的缺点,是加工难度非常高,两层转盘之间一旦存有空隙,就会产生空腔共振,完全失去消除共振的效果。负责制造这个转盘的厂家也是红牛F1车队的第三方,制造成本是一般铝制转盘的三倍之多。   07.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四层底座结构,之所以选择用压克力打造底座,外观并非主因,而是因为压克力的共振特性更能配合整体设计。 08.硅胶环悬吊装置,以及可调唱盘水平的脚柱机构。 四层悬吊阻尼底座 再看底座设计,Reference唱盘的底座结构类似Roksan时代的TMS旗舰唱盘,不过设计更为复杂,共分为四层结构,最上层顶板以脚座直接接地,并且透过六个悬吊装置,用倒吊方式连接般下层的底板,每个悬吊装置用两个硅胶环悬挂,这些硅胶环是经过多次实验试做的特别定制品,硬度各不相同,藉此控制整个底座的共振与水平。底板之上,再用四个半球形橡胶阻尼撑起中间层,中间层之上再用六个相同的半球阻尼与副底座耦合,转盘与唱臂座就固定在副底座上,马达则固定在顶板上。这种复杂的结构有三大优点?一、马达与转盘、唱臂座透过多层阻尼完全隔离,可以彻底避开马达振动。二、这种多层水平悬吊阻尼不但可以化解垂直振动,甚至可以化解水平振动。三、这种阻尼设计完全不用调整,不像一般软盘的弹簧容易疲乏老化,必须经常调整。因为结构极度稳定,Touraj甚至大方提供二十年保固,可见他对这款唱盘的耐用度深具信心。 到底Touraj是如何设计出这么复杂的底座结构?各种阻尼与悬吊的共振特性又该如何控制计算呢?他笑着告诉我,现在设计唱盘要比三十年前容易多了,原来这次他利用计算机仿真软体辅助设计,每一们变量都可以精确掌握,并且模拟共振状态,连每一个硅胶环的粗细与硬度都可以精密计算,难怪可以设计出如此复杂的唱盘结构。   12.请注意照片中那颗白色塑钢小珠子,这就是用来顶着马达转轴,藉此降低马达振动的重要装置。 13. Standard版电源供应器可以切换33及45转,两种转速分别用一个石英震荡器精密锁定转速。 彻底排除马达震动 马达部分也有特殊设计,Touraj采用瑞士制48极AC同步马达,比TMS唱盘使用的24极马达更为精密。极数越多,代表马达转动越平顺,顿挫振动越小。Touraj将这颗马达设置在一个金属外壳中,马达与外壳不直接接触,而是用六个金属小尖锥顶着马达,让马达悬浮在金属外壳中。马达下方还有一个塑钢小珠子顶住转轴,让马达运转更为稳定,藉此降低马达噪音。这种设计其实早在TMS唱盘就已采用,只不过这次的小珠子高度可调,让它刚好顶着转轴,却又不会顶得太紧,将稳定转轴、降低噪音的效果发挥到最大。厉害的是,这个马达与外壳机构本身也可以转动,如此一来,就能巧妙抵消橡胶皮带在带动转盘时的张力变化,避免转速飘移,解决了皮带传动唱盘的一大缺陷。   12.请注意照片中那颗白色塑钢小珠子,这就是用来顶着马达转轴,藉此降低马达振动的重要装置。 13. Standard版电源供应器可以切换33及45转,两种转速分别用一个石英震荡器精密锁定转速。 从刻片领域开始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唱盘的电源供应也有两个版本,Standard版本分别在33转与45转各设一个石英震荡器锁定电源频率,藉此确保马达转速恒定,再透过控制输出相位与出力,将马达振动调到最低。Reference版的基本设计相同,但是独立石英震荡器的数量更多,可以藉此微调33转与45转转速。这种设计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补偿美国与欧洲的黑胶刻片转速差异。怎么说呢?原来美国与欧洲的电源频率不同,在刻制45转母盘时,会对转速造成影响。如果在欧洲听美国刻制的45转唱片,转速会有些微偏差,反之亦然,要修正这个问题,只能靠调整唱盘转速进行补偿。另一个原因,是有些古乐器会采用特殊调音,如果刻片时转速不对,音高就会失准,无法重现这类音乐原本的风貌,这也必须靠微调转速解决。Touraj怎么会顾虑到这么细微的问题呢?原来这几年他一直与黑胶刻片产业与刻片录音师密切合作,试图从唱片制作的源头开始探究,找出提升黑胶重播之道。这款Reference电源供应器,就凝聚了他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   14.唱臂座由塑钢、铝合金与压克力三种材料构成,如果使用100克以上的重量级唱臂,必须将唱臂座下方的铝环换成重量较轻者,以维持唱盘阻尼的平衡性。 15.这个调整道具其实是唱臂的附件,可以快速调整超距。请注意Reference唱盘不支持12吋长臂,因为12吋唱臂的极低频共振太严重,与他的设计理念不合。 全新视野 一如Reference唱臂用独创轴承开启了黑胶重播的全新可能性,Reference唱盘也为黑胶唱盘设计开辟了全新视野,它不但将转盘轴承的精密度提升到令人惊异的超高水平,也用巧妙的设计告诉我们,唱盘不一定要又大又重,只要设计得当,黑胶唱盘就可以在极其合理的体积、重量,以及简单耐用的架构下,将各种共振、噪音问题降到最低程度。Touraj向我透露,今年他将运用开装Reference唱臂得到的知识,推出两款价格便宜许多的唱臂,轴承设计虽然不同于Reference唱臂,但是也与任何传统设计不同。另一款唱片垫正在实验阶段,也将会有革命性的突破。看来这位机械设计大师还有许多创新构想等着实现,让我们拭目以待!(原文:视听发烧网,作者:陶忠豪)
    全文
  • 一次撼动我心的音乐体验——Graham Phantom Elite唱臂

    开心见到某大型唱片连锁店,在各店内划出一个角落,专摆放黑胶唱片。数量不算太多,而且音乐类型多偏向流行,但无论如何,这好像表示在互联网供下载音乐的世代里,黑胶唱片仍然得到关注。其实近年逛唱片店,见旧录音再版推出,又或新灌录专辑同时以CD及黑胶发行,的确越来越多,身边一些年青朋友也萌起添置一套「盘臂头」念头,不知是出于一时好奇,又甚至想向朋辈显扬自己有品味,不管如何,越多机会接触黑胶,便越会发现它的优点,于我而言,仍坚信透过黑胶唱片欣赏音乐,是更直接,更能感受到音乐精髓,是最理想的重播音源。 说到仿真回放系统,不少著名的生产厂家,数十年来都只专注于一种产品之上(偶尔亦有些相关附件),别无其他。历来最叫我注意,又心仪者是单点式轴承设计的Graham(还有另一家是双支点轴承的Tri-Planar),这个名字黑胶迷一定熟悉不过,甚至系统上使用的正是该厂的唱臂。创办人Bob Graham在上世纪80年代末推出Model 1.5唱臂,售价高于二千美元,还记得当时CD已经渐次普及,仿真产品市场相对缩减,加上要跟一些有名老牌子,诸如SME等竞争情况下,的确殊不容易。但由于Model 1.5的制作严谨,金工水平极高,调校精密,准绳度又极高,兼且简单易用,声音表现之出色,亦同时得到业界及用家肯定。 此外,Graham还使出另一个绝招,就是设计与SME百分百相同的唱臂底座(该mounting base plate,呈长形,如路轨般可以向前后移动,调整唱臂的pivot至spindle距离,真系易过借火),唱盘上的安装孔位可供直接互换,即是说,SME唱臂用家,如果想转玩Graham臂的话,完全毋须大费周章,于唱盘上另找空位,再开一个新臂孔,你只需简单将臂一拆一装,立即搞掂。此设计Graham一直沿用至今,厂方除供应自己的custom mount之外,还有SME style mount。 新一代Phantom Elite 多年玩「盘臂头」日子中,接触Graham唱臂机会很多,较近年,一定是Phantom II B-44和Phantom II Supreme,原因是身边几位黑胶发烧老友,不约而同都分别用上,我对二者之声音特色和调校方法,可算了解。我听过它们装上不同唱头所表现出的音乐感与音效特性,虽说音色各有不同,但动态起伏清晰爽朗,声音的准绳度和音乐气氛,却同样叫人难忘。 之前在互联网看show report,见Graham推出一支全新唱臂,叫Phantom Elite,论外型,跟Phantom系列好似差不多,然而,pivot housing部分及臂管的颜色,不再是完全纯黑色,而是镀上银色,看起来醒目得多。至于装上Phantom Elite的唱盘,每次都是空气悬浮结构的TechDas Air Force One(还记得Micro-Seiki吗?同样出于设计师Hideaki Nishikawa西川英章手笔),起初有点奇怪,到登入Graham-Engineering网页,才知道Graham是TechDas美、加和南美等地的总分销商,并称Air Force One+Phantom Elite一起购买,可获折扣优惠(说的当然是在美、加)。除了Phantom Elite,唱盘另一边又装上同以Phantom为名,臂管前端采用标准接环设计,除可用standard headshell外,甚至Ortofon的Xpression、SPU唱头亦可直插使用。 身为黑胶迷,而未有机会亲耳听到Graham新唱臂的表现,实觉有点遗憾。终于在本月初,得到本地代理乐燊贸易公司安排试听,地点是在「亚洲影音」(中环店)。过程中除了欣赏到一整套高质仿真系统的示范,Phantom Elite(下简称Elite)的水平表现发挥得淋漓尽致之外,音响部经理「明哥」详尽的讲解和亲切和蔼的招待,实在感激不已,藉此说声「多谢」! 未开声之前,明哥先向我展示一支未安装的Elite,他千叮万嘱:很重的!我接过来,的确吓了一跳,真的比我预期中「坠」手很多。再用手指尝试移动它各个部位,发觉那种给人稳阵和扎实的感觉,绝非一般唱臂可以比拟。近距离细看,金工打磨一丝不苟,每个调校接点都质感十足,比Phantom II肯定重料得多。可装拆式的臂管,较粗后端位置是银色,侧边印有Phantom字样;延伸至前端幼身部分,则镀上黑色,再到原身唱头壳位置,又是银色,跟心中一向只是整支黑漆漆的Graham臂比较,更加靓仔。唱臂的核心地带—轴承部分,圆形金属外壳,体积又明显比Phantom II大,旁边还印上Elite字样。 着重简单而准确的调校 设计上Elite与之前型号之分别,严格说着实不多,一如刚刚提及的bearing housing轴承部分(是inverted unipivot设计),是加大了,增加mass质量,有助提升唱臂运作产生之谐震控制能力。另外,臂管的直径加大,变得较粗身一点,臂管内里接线亦换上更高质导体;末端调整VTF「唱重」的counter-weight尾砣,是经过重新设计的,尺寸略略加厚加大,增加centre of gravity中央重力,有效加强唱臂稳定性,兼且提高唱头的兼容性,Elite使用垂直式DIN插,还供应IC-90唱臂接线。沿用于Phantom II的钨钢轴承,在Elite身上仍然使用;臂管以轻而坚硬的钴金属制造,储存能量更低,抗震效果更好。 然而,Graham专利的Magneglide磁抗stabilizer稳定技术,在Elite身上继续用上(好像短了,粗身一点),对该厂唱臂有认识的朋友应该知道,此乃其中设计重点,借着两组强磁力(neodymium)磁铁,控制单点轴承臂管的平衡和稳定性,成为真正的Neutral Balance,大幅加强唱臂之循迹效果,拾音更平稳准确。Magneglide设施亦关系于azimuth及anti-skate调校,并增加唱臂横向平衡性。 称得上一支好唱臂,除了要有精密准绳结构之外,还必须要有容易又方便的调整,而Graham简单的传统,Elite当然承袭,例如安装唱臂,首先最重要是度准pivot至唱盘spindle的距离,你只要用一粒原厂提供的胶柱,套进spindle上,而原身唱头壳见到开了两个小洞,将胶柱直接卡到前一个小洞里,就找到精准安装距离。到装唱头,先拆下臂管,然后拿出另一个set唱头的小工具,将唱头装上唱头壳,不要扭紧螺丝,将印有两条直线的胶片「轻轻」放至水平,直线的最前端对准唱针,而唱头两旁亦跟直线呈垂直状态,最后把螺丝收紧,就已经完成。所有alignment、overhang、甚至offset angle都一次过搞掂,不需用上任何protractor,省时省力。用家更可另购臂管,以同一方法预先装妥唱头,再接回臂座上,微调一下唱重后,就可以「叹」另一唱头,多好! 用光悦「虎眼石」 至于Elite的臂管,厂方同样提供独立的9吋、10吋和1 2吋臂管出售。明哥为这次试听,之前特别装好一支9吋的臂管,其余配合开声的器材系统,都经过他精心匹配,包括一唱盘:Transrotor Tourbillon FMD、唱头:光悦Tiger Eye -Diamond「虎眼」、唱头放大器:SimAudi0 810LP、前级:Mark Levinson No.52、后级:Halcro DM88、扬声器:Verity Lohengrin lls。看见系统阵容,已知是殊不简单吧。 明哥强调Graham臂对阻尼油的敏感性,千万不要一次过落得太多,声音会较呆滞,建议少于一半。 事不宜迟,争取时间听清楚Graham Phantom Elite这支新、又超昂贵唱臂,在校盘专家明哥悉心调整下,配合一整套高级器材系统开声,究竟会展露出何等超班效果。我先听明哥示范他的心水LP,好让Elite可以尽情show quali。一开始用Ry Cooder「Jazz」作个热身,听到的人声和结他声,不仅是逼真,而且音色更是非常吸引,充满着一股亲切的气息,个性带点直率,不浮夸,不造作,绝对是悦耳到极。就算我把前级的音量再恣意加大,音色依然不会有丝毫粗糙感觉,音乐背景宁静得超乎想象,加上结他的线条轮廓更见清晰,人声更饱满有肉,听到如斯高质声效,令我不其然竖起拇指,赞叹不已。 兴奋之情还未平伏,已换上另一张LP,乐声响起,已知是「多手仔」。此劲抽级录音用来试瞬变速度是一流的,或者CD版本(旧美版)大家听得多了,那股mid-bass的冲击劲度绝对非同小可,速度感更有若天马行空般;一旦播LP,Elite的功架更表露无遗,除捕捉了鼓的惊人瞬变之外,其余叮叮当当零碎的敲击乐器,亦同样有一流的质感,清晰而且逼真。印象中,Phantom II的弹跳力、生猛度、速度感和刺激性,确实及不上Elite,甚至说已经抛离得颇远。兼且,今次与Elite匹配的光悦「虎眼石」,表现之突出,又实在叫我意想不到,或者我要对光悦头作重新评估。 播古典乐曲尽显均衡美态 之后再听古巨基、徐小凤、软硬天师等本地录音,虽说是流行曲,但仍然播得有板有眼。再说,听「多手仔」、「敲击卡门」,我将音量扭至极大,唱到唱片内圈最入位置,都仍听不出半点失真,是碟本身制造质素好之外,亦反映Elite的循迹误差超低,是一支设计非常优秀的唱臂。 是时候到我的古典音乐出场,先用St. Martin-in-the-Fields的《四季》,听听声底的清澈度和自然柔美感觉。告诉大家,这是一张属于易播的LP,不过要播得真正靓声,「盘臂头」都要有好表现,当中若果唱臂不够班,很容易在背景的宁静度,弦乐音色的透明感暴露破绽。我喜欢Side 2的「秋」、「冬」,Elite回放小提琴独奏段或合奏,清晰、轻盈,充满跳跃感,吸引力非凡,琴音是带点烟韧而且饱满,好一种均衡美态展现眼前。 到考唱臂的钢琴奏呜曲录音,拣出Kempff弹贝多芬《热情》、《悲怆》,背景同样宁静,低音琴键的重量感亦令我满意,更将Kempff弹贝氏钢琴奏鸣曲独特的韵味,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徐疾有致,不刻意浮夸,不强化,但又不柔弱,营造的琴音满有密度,而且细节多到不得了。Kempff这录音我听到滚瓜烂熟,但绝少能产生出如斯令人感动的效果来,证明Elite是一支很不平凡的唱臂。 最后,再听听Elite快速和爆棚乐段的气势及表现,播唱Bartok《弦乐器、打击乐器与钢片琴音乐》(Ozawa/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的第二乐章「快板」,以奏鸣曲式写成的活泼紧凑乐段,实在听得我心花怒放,细节丰富兼生动,强弱音对比起伏爽朗矫健,展现的音场深阔感令我惊叹,一听难忘;实牙实齿的爆棚力水,有气势之余,更是我听过最劲度十足的Graham唱臂。 诚然,虽然Phantom Elite的确很昂贵,但如果阁下已拥有一个靓盘,对LP回放有高要求,就算节衣缩食,省吃俭用,将Elite买下,还是值得的。
    全文
  • 非凡的蓝血一族——Origin Live Aurora MK3黑胶唱盘+Onyx唱臂

    英国Origin Live是少数专攻生产黑胶唱盘、唱臂及其附件之厂家,在近年黑胶热再次重临音响市场,其发展可谓极为迅速。据了解,起初Origin Live以改装Rega唱臂而起家,由于其部件价格合理,改善却非常明显,渐渐地建立了良好之品牌口碑,并为黑胶市场所注目。 Aurora,可译成罗马神话里的“黎明女神”,乃Origin Live唯一售价低于一千英镑的入门级唱盘,论外型和更高级的同厂Calypso及Resolution可说是同出一辙,同样以多种物料混合阻尼盘座,镂空的金属臂板,分体式摩打带动,并备有多元化升级组件,提升功能及音质表现。 据悉Origin Live引入英国著名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之研究团队,为其产品注入创新设计理念,务求以最合理的市场价格,生产出最高性价比的音响器材,用家口碑一向很正面。 三次进化 根据厂方资料,经历超过五年研发,外型非常纤巧的Aurora Mk3,使用了新款慢速打磨的亚加力转盘,进一步减低其内部承受之压力1。其特别设计的低磨擦金属主转轴,经人手加功打磨,务求减低机器打磨遗留下之表面微细坑纹,不单能令主轴噪音下降,最重要是更有效将多馀能量快速导走。经实际检测,Aurora Mk3的主轴挽噪(rumble noise)在同级而言不算最低,但论转速畅顺度却十分不俗。能量导走速度属于快的类别,比同乡某些悬浮设计确实快得多,造就不一样的传导特性。 不过用家须留意,在最初的七十二小时,转轴和轴衬需要磨合期,转速会略带不稳定。待七十二小时之后,用家需要分别为33.33及45转,再次微调、锁定转速一次。整体而言,调校准确后的Aurora Mk3,在纯转速一环确实大幅度超越数千元级别的入门唱盘,准确度甚至非常接近大房里两台现任的参考组合,令Aurora Mk3在此单项得分很高。另一方面,引证Origin Live刻意选用没有钝齿效应(cogging effect)之直流(DC)摩打,而不是较常见之AC型,或许是有其道理的。至于采用多种物料,以互相抵消,相互抑制震荡的做法,有感Origin Live使用十分得宜,亦凸显他们在唱盘设计上的聪明才智。此代Aurora虽只属于Origin Live同厂之入门级,相信对比初代Mk1,却可说是进化成更完善的“完全体”了。 放弃悬浮 传统上,英国唱盘一直以悬浮设计作主导,Origin Live却反其道而行,以非悬浮式、低质重的设计为其Aurora作主调,以不同物料、三点式柱状近中轴方法支撑(见图)。此举似乎对比Aurora Mk1初号机(见上图)外围支撑方式更为明智,令Aurora Mk3之盘座(plinth)外围震动对中轴之影响进一步减低,并有助其快速传导特性。但用家请紧记,在调校水平时,不要将盘底三只支撑脚完全锁紧在盘座底部,这个并不是厂方所建议的,或许会影响原来传导效果。在大房里测试中的承放平台上,Aurora Mk3的表现出奇地一拍即合,不论用多大音压,全程都没有回授(feedback)或其他拾音不稳问题,声音方面则留在聆听环节为大家拆解。 匹配唱头 测试初期,曾使用代理送来的Ortofon的Salsa MC唱头,以价格来衡量,诚然更亲民。不过黄某最近实在食惯好嘢,也对手上的Aurora Mk3唱盘及Onyx唱臂渐渐建立起信心,是时候要为它们进一进补了。 根据Origin Live官方网站,厂方对不同的唱头声音特性,均有详细说明,清晰罗列。他们建议的清单包括了:Clearaudio,Dynavector, Goldring,London(Decca),Lyra,Grado,Transfiguraton及ZYX等等。虽然本人并不相信能够匹配的唱头,仅止于上述代理品牌。但既然在建议清单上有Clearaudio,考虑到正好本人有一只Stradivari Ebony木质MC唱头在手,其二手价格也不算贵,仍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要试一试能否擦出火花。 唱臂质量 根据厂方资料,标准九吋半长(240mm)的Onyx唱臂,有效质量为十二克。但经实际量度,测试的Onyx质量只有约10-11克重,证明它的有效质量会受到平衡锤位置而有所影响。不过,它和手上Stradivari的动态柔顺度仍是匹配的,加上铅质垫片后,它们的基本谐振可设定在11Hz区域,属于非常理想水平。在循迹能力上,微调后的Onyx和Stradivari两者可谓如鱼得水,并再接再厉,在测试中表现出准绳拾音能耐,获得很不俗的成绩。 Origin Live厂方应该很明白一般发烧友的心理,心多,贪新鲜……(其他形容词请读者自行填写吧!),谁愿意买一部黑胶唱盘,日日相对,直至与它终老!所以, Origin Live已为各位身痕兼有米一族,准备好丰富黑胶升级部件。假若你嫌弃唱臂至phono线不够高档?补钱换了它吧!想用十二吋臂?也加钱换了它吧!希望可用两支唱臂?补钱一样可以!嫌供电火牛不够high tech精密?有钱就一样有计upgrade!想用自家名贵DIN插phono线?这个或许也可订制吧,不过先声明Origin Live认为,以人手将臂管内部线材精工的直接焊上外置phono线,比较用DIN插,能有更低损耗,更韵声的。所以若依照厂方论据,这个改DIN插钱大可省下来了!总言之,能够预留无限的升级可能性,Origin Live就令黑胶充满玩味儿! 承放平台 今趟的承放平台,重点是以超重质量来抑制外来震荡,并以较快速度将平台上过多的能量导走,令有害的震荡减至最低水平,提升拾音稳定性。翻查网站,原来这个也是Origin Live原厂建议的一种承放方式。此外,本人建议用家尽量避免使用薄身玻璃、纤薄的中密度木板等物料作承放平台,亦忌放置在一般多格数的电视组合柜上,否则便有违唱盘原来的设计安排,极有可能削弱Aurora Mk3应有的拾音稳定性。 正式聆听 以Zesto Audio Andros PS-1真空管唱头放大器打头阵,阻抗设定在1000Ω档位,爵士当铺(Jazz at the Pawnshop)顿时响起来。此刻整个Aurora黑胶组合产生出的音色,带有唱放之真空管加唱头之Ebony木质暖和,质感绝不纤薄尖削,偏向微微暖厚含蓄。然而低频控制力非常不俗,速度不快也不慢,充满节奏感,整个舞台很宽松立体,乐器分布清晰明确,音像亦极为稳定。 放上黄红英九月的故事,试一试女声。这本是Stradivari的强项,配上Aurora Mk3唱盘和Onyx唱臂,那种黑胶迷魂式人声味道,能完完全全保留下来,毫无数码化的嘶嘶声尾音,背景还可以隐隐地生起一股低周的暗劲作衬托。可以说,这种人声感觉是极难在二十万元以下的CD讯源身上找得到的,若是十万元以下当然更无法靠拢。这不愠不火的演绎,相信和Onyx之金宝式轴承(gimbal pivot)设计,Clearaudio高阶唱头签名音色,与及Wilson Audio Sasha低频特性均有莫大关系。喜爱这样音色的发烧友,相信不用十秒时间,便会实时决定将眼前组合买下! 既然Aurora加Onyx都“揪得两咀”,心痒痒又换上另一部唱放,来一趟英日Aurora女神大联盟,再揪过! 同样将Aurorasound Vida唱放阻抗设定为1000Ω,MC内阻则设定在高(High2)档位,回放刚才一些曲目,听听音色之变化。此刻,Aurora组合音色由Zesto真空管的暖厚有肉,蜕变为稍微松柔滑溜,整体音色当然仍不冰冷,因为仍带唱头本身之Ebony木味。论平衡度,Aurora、Onyx、Stradivari与Vida之匹配,其势足可越级和它昂贵一倍的组合一较高下。而Auroasound Vida唱放在组合音色上扮演的角色,则似乎更加隐没,音乐适应性更高。 放上既熟悉又喜爱的Eva Cassidy大碟,女声固然一贯优美,乐章节奏感洋溢,伴奏结他充满木质感,声调仍走迷人路线。此外,现场堂音丰富,细节巨细无遗,台下噪声清晰可辨,分析力却又不是显微镜般夸张,本人耳朵收货了。然而,最令本人欣喜的竟是回放double bass,Aurora组合仍能收放自如,毫无累赘、含糊之感。在The Bass Gang里,意大利牛筋四人帮可绝不是小混混,曲目虽说是比较商业化,录音手法也不会人人受用,那演奏却不失为一只考机的黑胶LP。整体而言,Aurora组合在各种音乐中之低频表现,均跳跃生动而不混浊,中至高如丝般幼滑。Aurora组合在乐曲适应性上,可说是可以非常广,洋溢令人倾醉的节奏感,亦奠定它在同价位级别上的卓越地位。 进入戏肉 相处了一段时间,充分掌握了Aurora与Onyx的组合特性,是时候放肆一下了。放上卡拉扬的Adagio,尽情将音量扭大,一座宏伟壮观的管风琴顿时昂然耸立着。说它宏伟壮观,全因那低频之权威性(bass authority),一个本人很少用在此级别的形容词,实在超乎试音前的想像。能否再下一城?再试多一张天上西藏(The Heavenly Tibet),小提琴音色既是细腻凄美,却毫不生硬数码化,音场重整又宽润,又深广。眼前的Aurora唱盘,低频下潜极为理想,还保留十分从容的清晰度。本人可以大胆地说,它已大幅超越了一般售数千元的入门黑胶组合,直迫数万元级了。大家不要被Aurora较纤巧的外型瞒骗了,它的高超稳定性,大音压下那气定神闲,权威性甚至足可媲美昂贵的CD组合! 不信?本人即场以Accustic Arts Reference Transport Drive II及Tube Dac II MKII作了一场比较。Accustic Arts是本刊近日常驻CD的参考,又是一套本人十分喜欢的靓声CD组合。(注:若代理肯以靓价出售,黄某一定考虑的!)话说回来,虽然CD和LP在骨子里,从来都是苹果与香蕉,各有所长,质感味道回异,大家实在无须太刻意去比较。但在低周区域上,CD往往较LP拾音稳定却是铁一般的事实,能够通过同场比试,方可肯定黑胶组合在低频处理方面之能耐。立即放上两只同款Mclntosh Demonstration Reference LP及CD,回放了一轮又一轮火鸟和新世界组曲选段。黄某暂且不谈其他方面了,单论低频权威性(bass authority),Aurora唱盘居然可媲美大房里的Accustic Arts分体CD组合,全程无脚软,震慑力惊人的相近,真实不虚!谁说英国产品只有中频,没有高低伸延!认识到Origin Live Aurora唱盘和Onyx唱臂颗拍Stradivari唱头那股低频权威性和中高频平衡度,请以后再不要用肤浅的目光,去看待、去卷标化一些出众英国产品! 虽然在现代唱盘设计上,Origin Live Aurora之中轴辘噪,属于比较偏高类别,然而经历长时间相对,本人深信此乃Origin Live原厂的刻意设计。情况有些像50-60年代流行的旧式idler drive唱盘,也是出名rumble noise高的,然而某些发烧友,却独爱它们那种由滚动组件产生的特殊震荡,另类之生猛音色。Aurora Mk3和原装旧款idler drive比较,当然更先进,噪音更低,拾音更准确,音乐适应性更广,那跃动和权威只可说是异曲同工的附带好处而已。在这受着通货膨胀煎熬的时代,可以说Origin Live已将所谓“英国声”重新演绎,再看看Aurora Mk3之折实售价,真是令人感动! 至于Onyx唱臂,则实在是更令人动容。Origin Live能够以极为克制的成本,生产出十分易用,兼容性极高,音色既生动,造功又扎实精美的一支唱臂。纵然连接Onyx唱臂之外部线材仍有升级空间,考虑到更换成本亦属十分有限,失分不算多。况且Aurora那种气定神闲,充满节奏感及权威性,Onyx实在功不可没,两者相辅相成下,也诚然已将失分全数追回,而犹有过之。英国人称呼出身贵族者为蓝血(blue blood),在本人心目中,Onyx己拥有同级唱臂最顶班水平的蓝血地位。虽然它售价十分相宜,威武之表现却仿如一支贵族令牌,位高权重却勤政爱民,诚意推荐!
    全文
  • 你从没听过的无循轨误差正切美声——Zorin Audio LT-1气浮正切唱臂

    与华堡的黄先生认识是在2010年,那时他已经在网络借着自己设计的LP唱盘而小有名气,出名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推出的产品都很有特色,另一方面则是他的服务非常好,产品一有改良升级,就会不辞辛劳的为客户修改。我很佩服黄先生,原因也有两个,一是他有勇气自创品牌,而且坚持走自己的路,绝不抄袭国外设计;二是他总是绞尽脑汁不断改良自家的产品。我曾写过他家的TP-S5唱盘(258期),也写过Music Reference气浮正切臂(调整篇与试听篇,分别刊在266与268期)。这次再见面,已经是三年后,当时他野心勃勃要推出的新产品与改进方案也早已一一实现。 依然不断成长 当黄先生知道我们要制作「黑胶专书」的时候,便很慷慨的提供一部TP-S5A唱盘与一支Music Reference唱臂,还有一支LT-1给我们当作参考系统,还很热心的到公司为我们安装,在此顺便跟他道声感谢。TP-S5A是TP-S5的改良版,主要是将马达换成了交流(AC)马达,马达连接的Pully也换成塑料材质,带动Platter的钓鱼线也改成透明的硅胶皮带,Platter也从压克力材质换成铝合金,与当初我报导的版本大不相同,相信成本应该也提高不少,声音表现肯定更好。而Music Reference既然已经是「参考」就不太需要修改,除了唱臂的轴套换成银色的,其他都与我当初所见差不多。LT-1呢?最早登场是在2013年的高雄音响展,接着今年则在雅艺风华的房间可看到它的身影,不过两次都是静态展示,没有开声,因为有大哥Music Reference在。其实早在我写Music Reference的时候,黄先生就说过要推出一支更便宜的正切唱臂,让更多人能享受正切臂的好声音。 不同设计的两种声音 结果最后黄先生推出的LT-1完全不像Music Reference,Music Reference采用经典的短臂设计,听完要将唱臂转开才能换唱片。而LT-1采用类似早期Forsell与Air Tangent的长臂设计,换唱片的时候不须移动唱臂,但由于臂管比较长,考虑到臂管质量与共振的问题,所以采用了质轻、低共振的碳纤维制作臂管。与Music Reference相比,LT-1除了臂管较长,气浮滑轨也比较小一些,而且下方还多了阻尼油槽的设计。LT-1唱臂轴套改为由两个组件结合,而不是一体成形,基座的金属表面处理也改为喷沙作法。但黄先生告诉我,由于设计不同,需要克服的问题也不同,出来的声音特性也不同,所以其实两款唱臂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喜不喜欢的差异。我实际比较过两款唱臂的声音,Music Reference直接鲜明,而LT-1则温和舒服,好像把所有锐利的尖角都打磨得圆润光滑一般。因为唱臂的特性不同,用家在搭配的唱头上也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我的建议是Music Reference可以搭配质感细腻的唱头,而LT-1则可以搭配个性稍微明亮、解析的唱头,出来的声音表现绝对让你惊喜。 水平、水平、还是水平 跟所有的正切臂一样,LT-1的调整关键就是水平,虽然很简单,但请务必力求精确,因为差一点点就会差很多,本来应该没有循轨误差的正切唱臂,却会变成从外圈到内圈都有误差。LT-1的水平调整是借着唱臂座上的固定环的高低来完成,金属环上有三个大螺丝与三个小螺丝,放松大螺丝可以调整小螺丝的高低,再固定大螺丝,如此反复操作,达到唱臂的完全水平。LT-1的上方刚好有一个小缺口可以放入一般用来调整唱臂的水平仪,十分贴心。因为没有固定支轴唱臂的循轨误差,正切臂会让唱头就如同唱片刻片头一样挖掘出唱片沟槽内的美妙音乐讯号,但要注意的是方位角( Azimuth)与垂直角(VTA)还是要调整。 难以想象的正切美声 就算是聆听Johanna Martzy演奏的巴哈「第一号无伴奏小提琴组曲」(BELVEDERE ELY 910)这样的单声道录音,虽然带宽与动态稍微受限,但LT-1的优异循轨特性依然展露无遗,就是可以听到鲜嫩活生的音乐表现与流畅自然的节奏变化。Peco Pena的「佛朗明哥现场」(London 443_902-2)可以感受到这份录音绝佳的空间感,音场既宽又深,脚踏地板的声响更是撼动人心。 聆听Eva Pedrazzi演奏的巴哈「六首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 MIRECOURT2603AE04)  ,空气中的细微振动非常明显之外,音乐家的拉奏强劲又有力,但又不会过于死硬,而是很柔软的呈现出力度的变化,大提琴的琴腔共鸣更是形体饱满,拉到低音弦之际,马上可以感觉到低频振动充满整个空间,就像用空气按摩身体一般舒畅。聆听流行音乐,LT-1的表现依然非常优异,像是U2的「The Joshua Tree」中,虽然少了点粗旷的味道,但阵阵脚踩大鼓低频依然声声传到耳里,音乐没有一丝被忽略,就是很忠实的被呈现出来。我相信,只要调整得宜,定价低于10万元的LT-1气浮正切臂,绝对是你体验正切美声的最佳途径。
    全文
  • 回味无穷——SME 3012

    最近在一本音响杂志Hi-Fi World & Computer Audio里留意到一则广告,内容是英国一家名为Origin Live的音响器材制造商有一套既简单又经济的升级配套,能把便宜的Rega RB 250和RB300唱臂化腐朽为神奇,可以越级挑战高达一千英磅的贵价唱臂。这个升级配套为一小段唱臂尾的残端(stub)和一个平衡铊(counter weight)。Origin Live建议现有的Rega RB 250和RB 300用家,把原装的stub和counter weight除下来,改用Origin Live的升级配套,用家马上可以体会到不可思议的神奇变化。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个升级配套的“神奇”,我只好做一回网中人,进入www. originlive. com网页。Origin Live认为平衡铊是整支唱臂里“含金量”最高的组件。如果平衡铊和唱臂尾残端没有牢牢地拴紧唱臂,当唱头从唱片的纹沟里拾取音乐讯号时所产生的震动将由唱臂传到平衡铊,而不牢固的平衡铊和唱臂尾残端将产生震动,结果使唱臂无法为唱头提供一个稳定的工作平台,所拾取到的音乐讯号被平衡铊所产生的震动劣化了。 很不幸的,RB 250和RB 300的唱臂尾残端并没有将唱臂牢牢地拴住,幸好Origin Live配套的残端装有螺旋,可用螺丝将它和唱臂拧紧。另外Origin Live的平衡铊也用螺丝拧在残端上,这样一来唱臂里最大的谐振源头就被消除了。多聪明啊!是不是?费用是多少?$75吧。 看到这里我的心砰然而动,恨不得马上去搞一支RB 250和Origin Live升级配套来玩个痛快。不过事后仔细推想一下,我觉得这么做太对不起我那心爱的SME 3012唱臂,毕竟它不是便宜的杂牌,绝对有资格称得上是一支经典名臂,从五十年代末期推出市场至今仍弥久长青,广受欢迎。我可是SME的忠诚拥护者呀! 话说回来,Origin Live对Raga RB 250和RB 300唱臂的看法也是有可取之处的。于是便发电邮给Origin Live询问是否有为SME 3012唱臂量身订做的升级配套,得到的回复是没有! 天啊!当我看到心爱的SME 3012面临和Rega RB 250一样的弱点,又被告知没有用来挽救的升级配套时,心中的失望和无助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富有创意的概念,我可不能就这样放弃,一定有一个能把SME 3012唱臂和唱臂尾残端牢牢拴住的办法。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过一番摸索,我找了一个从一支旧唱臂上除下来的金属套节,装在唱臂和臂尾残端之间,然后用强力胶固定。要小心的是,注入强力胶时千万不能粘到唱臂的轴承,otherwise……嘿嘿,一切都玩完! 升级之后的SME 3012唱臂表现有明显的进步:音乐细节突然充满整个聆听空间,流行歌手Olivia Newton John此刻正用她那极富挑逗性的歌声在唱:“……come on over……”,害得我心猿意马,差一点以为伊人就在我身边,再也无法提笔写下去。 当我回过神,深深地吸一口气,再一次聆听其他的唱片,如Arne Domnerus-Antiphone Blues, The Doors的摇滚乐Strange Days等专辑。我得出的结论是,整体的表现都有一定的进步,音乐的三维空间感很强,每一件乐器的定位都历历在目,令我如痴如醉,就像加了三花牌淡奶的teh tarik,令人回味无穷。
    全文
  • 声音的每一个细节部分都表现出来充满了真实感

        来自瑞士Thales的最新杰作,挑战简单方法无循迹误差的唱臂——三浦孝仁     由瑞士制造的精密唱臂品牌Thales以独创的设计针对循迹误差问题利用补偿型唱臂有效解决了误差,Thales总裁Micha Huber亲自推选的最新产品EASY,相比之前的Simplity结构不同,挑战更为简单(但是精密度被要求得相当严格)方法的唱臂,EASY以与主臂联动的副臂和总计6支点精密轴承将循迹误差减到最低。     一般补偿式的唱臂大约有±3度的角度误差,EASY只有0.4度,因为Simplity在+0.08度调整针压有些麻烦,为此新品EASY通过旋转平衡配重来调整针压而变得非常简单(EASY),从转盘的中心主轴到唱臂底座有230毫米的距离,唱臂的有效长度为220毫米,相比之下有些短,在安装唱头的时候使用专用的模板是必不可少的,旋转式的平衡配重对应的唱头重量有2种。     用该公司电池供电唱盘(TTT-C)作为EASY支架试听曲子,唱头是Benz Micro再次恢复销售的Ruby Ⅲ。     因为唱臂精密手指不能触碰,在操作上需要非常谨慎,低质量的唱臂同样是轻快的声音基调,Ricky Lee Jones的《Pop,Pop》在试听过程中整个声音的表现刻画的非常详细及真实。由于唱臂能够对唱片表现的状况及时敏锐的进行反应,划痕噪音的声音在结尾处不会延伸瞬时结束,这是一股补偿式唱臂做不到的。与线性循迹唱臂不同,有明显的动作支点,声音也有中心点,山本刚三重奏的《Misty》高音部分表现强烈锤击声丰富多彩,完全感觉不到声音的流动。
    全文
  • 清晰 生动 高速的宽频带声音

        采用倒置主轴带传动式唱机搭载单点支撑唱臂——小野寺弘滋     由艾伦•帕金斯主宰的Spiral Groove模拟唱机,经过『SG1』的精心调整,推出了『SG1.1J』,对于该品牌产品有许多的回忆,在1980年Hi-End唱机的代表产品为SOTA,本机将模拟唱机的设计理想实现了具体化。     SG1.1J箱体的电源部分由电子控制根据AC同步马达进行带传动的器材,特点较多,其中一点就是采用SOTA以来的倒置主轴,一般来说盘片的中心轴支点被设计在底部,即旋转体的中心重量都在支点上面,倒置式的旋转体重心是在下面,目的是提高稳定度。如果说成像陀螺和平衡娃娃这两件玩具之间的差别的话就比较容易想象了(然而倒置方式主轴侧壁的润滑,比起一般的相对来说难处理),本机的主轴轴承位置(支点)配合传动马达的皮带轮高度,消除转盘的,摇摆h,该机结构与SG1相同,轴承为蓝宝石圆盘,采用抛光硬化钢珠以提高精准度。与不同种类的硬质材料组合『抑制』振动也是本机的特点之一。转盘改成由碳和不锈钢组成的材料,底盘由铝铜和碳钢组成(这里和SG1相同),盘片下面的不锈钢有一圈大环(这里是一个圆形带传动),由于重量和惯性的增加,提高了旋转的稳定性。底盘为双层结构,中间有4个减震材料,将振动『阻断』。     采用精密的卡口式唱臂座,可以进行简单的唱臂更换,本机装有自家生产的『Centroid』唱臂,重心由于是单点式(一个中心点)直臂,臂管的配重下降,针压横向(方向,左右倾斜)进行调整,附加的结构为悬挂式的内侧力消除。单支点唱臂非常灵敏,转动容易受到阻尼油和磁力阻挠,本机的阻尼油也可以排掉,因为我非常不喜欢声音的那种迟钝感,所以试听器材将阻尼油给排掉了。为此操作时不稳定,但也因此在唱片循迹比较稳定顺服,加工精度非常高。     整个频段高速且声音清晰,频带宽广,信噪比出色。它与一股的模拟唱盘相比表现出一种不同的热情,播放非常顺畅,真实感强,舞台声音表现相当精彩。
    全文
  • KUZMA Air Line Tonearm唱臂音响附件

    KUZMA推出的Air-Line Tonearm唱臂是一款类别为气悬式的唱臂,它在黑胶唱盘中系统中,是用空气垫来支撑的一种唱臂。创立于1982年的Kuzma,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Kuzma公司的创始人是Franc Kuzma,他不仅对于音乐有浓厚的兴趣,而且同时也是一名机械工程师,在声学换能器方面有丰富的工作经验。Franc Kuzma凭着对音响的兴趣和努力创造出更优秀器材的信念,步入到生产真实还原录音的器材这一事业中来。Kuzma的第一款唱臂STOGI也开始生产(至今其改进型仍然在生产之中),STOGI在斯洛文尼亚语之中是“坚固”的意思。由于这两款产品声音表现出色,迅速占据了音响市场。 Kuzma的产品线非常丰富,除了外置电源供应器、唱片镇、脚钉、唱盘等产品之外,不同种类的唱臂更是种类繁多,它们包括了STOGI S、 STOGI S 12、 STOGI  S12VTA 、 STOGI、 STOGI  REF 、 STOGI REF 313、 STOGI REF 313VTA、4 POINT、 AIR LINE等九款唱臂。 在用料上,Kuzma唱臂是由铝或铜材料机械加工而成,通过胶和螺丝装配。转轴部分采用简单有效的单转轴设计,摩擦极低。转轴内部的滑动和转动表面经过特殊压制以实现最低的启动摩擦力、为零的运动摩擦力和最低的内部振动。Kuzma使用了在回转式陀螺仪中得到应用的球形转轴,每只转轴均是真空包装,带有其唯一的编号,并且经过了单独的噪音和润滑测试之后才会安装到唱臂之中,所有的转轴在各个方向上都有著尽可能低的摩擦和最高的强度。Kuzma的唱臂都采用了整块铝材机械加工成形的臂管,但内部的结构却非常具有弹性。这些唱臂采用锥形臂管,较直臂管振动更低。另外,唱臂的内壁厚度不一,并且由两部分胶合而成,具有更好的减振效果和强度。
    全文
  • Clearaudio家族的中级成员,音色已如此细腻

    现今音响圈中掀起一遍黑胶热潮,平贵款式如雨后春笋涌入市场,无论如何,我认为黑胶系统是一项古老玩意,要投入心机和时间才能调出好效果,在安装的时候更要戒掉心急,每个调试步骤是全靠细心和付出耐性去完咸,其中还涉及到个人精神状态,种种因素会导致黑胶唱盘出现很多奇难杂症。小弟近月在本刊试音室内,尝试了调校德国Clearaudio Innovation Compact唱盘和同厂TT3唱臂,过程上所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是值得与读者分享,事先声明,并非Clearaudio存心整蛊,而唱臂和唱盘的构造亦非特别高深,只是我的调校经验尚浅,于是在过程上未能表现得心应手,不过,我相信每位黑胶新手也曾遇到类似的遭遇,小弟希望藉以下文章,能给予各位准备进军黑胶之路的新手们一点殷发,在动手调校时可作为参考例子吧。      按部就班      在交代调校的始末前,容我先介绍本文的主角Innovation Compact唱盘。发烧友惯用黑胶盘来笼统形容整个播放系统,正式来说,播放黑胶唱片是需要有黑胶唱盘/唱臂/唱头和输出接线,而调校范围就分为盘/臂/头共3个部份。唱盘主要分为软及硬两类,前者是设有悬挂避震,后者就是没有,今次小弟调校的Innovation Compact属于硬盘,它的结构是由Y形三脚底座和70mm厚身转盘组成,这个底座在左边装有驱动摩打,另外的右边和后方是安装唱臂板的位置,简言之,Innovation Compact是可以同时安装两支不同款式的唱臂,而在底座正前方靠近中间位置设有3个小孔,这是调校331/3/45和78转速的地方,整个唱盘是由外置小火牛负责供电,电源的接线位置就在底座背后。这唱盘看起来是很简单,但当我细看之下便看出转盘的表面很光滑,它像是一整个倒模出来,这与我看惯表面有一个个圆孔的唱盘是不同,我再望望底座,这时便留意到座上有一个类似小镜头的东西,原来这个小镜头是红外线传感器,它负责把讯号回传至光学控制器,以协调摩打的转速达至稳定表现。至于70mm厚转盘是由聚氧化亚甲基树脂(Polyoxymethylene)制成,并经过厂方独有的平衡动态处理(Dynamically Balanced),转盘的中间部份插有一支直径15mm的钢柱,Y形底座是采用三明治式结构,顶底两层是铝合金,中间是黑色防弹木材。不看数据我真的不会知道Innovation Compact的每项用料全是针对稳定而造,确是有点精心琢磨的味道,我也要落足心机去调校,免得浪费了厂方用心的设计。对唱盘有了初步理解之后,我可以开始安装工作了,刚才打开包装盒拿出底座和转盘时,我已顺便把其他配件取出来,说起来Clearaudio为用家预备的工具都算齐全了,六角匙、水平珠、手套一应俱全,感觉有点似宜家家私!现在执笔回想安装过程,想起也会发笑,事前我完全没料到把转盘插进底座,如此简单的一步也会有跷妙,起初我只管用力把转盘套进轴承,但无论我如何拧如何施压都不能装进去,试多数次我才惊觉要把转盘的钢柱先套进轴承,然后才能够把转盘再套入钢柱,但到我完成转盘的装嵌后方发觉忘了垫上脚钉垫,结果要再花力气一手提起整份唱盘,另一只手把垫片放到脚钉之下,匆匆完成后只感手指有点酸软!      向难度挑战      接下来我预备安装唱臂,而唱盘的其他调校工作,诸如套上皮带圈和校正转速,我留到完成所有安装后才动手处理。代理这次安排的TT3是属于循迹唱臂,而我惯常接触的是轴承唱臂,两者最大差别是唱臂活动的方式不同,循迹设计是整支唱臂在一条正切直线范围内前后移动,轴承设计是跟着唱片从外圈转入内圈,理论上,循迹出现误差的机会是比轴承为低,我记得草哥说过,不管调校那款唱臂,垂直循迹角(VTA)、方位角(azimuth)、超距(overhang)是必须要校准,于是我按照说明书的指示,把唱臂的底座固定于臂板上,在这步骤前先要把底座的支柱竖高并松开中间的机米,接上唱臂后再把机米锁回座上,这样便可以进行刚才提到的三大量度步骤了。      高贵的金唱头      上述三个关键步骤,我觉得是各有难处,而安装唱头更是一项高难度动作,稍为大意也会线毁针亡,需知道,穿在臂管内的4条讯号线像发丝般幼细,而唱针只是丁点大细,接线时更要看清每条线的颜色接入唱头相同位置,万万不能粗鲁,若弄断了接线就大事不妙了!当我看到TT3的臂线,心里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因为4条臂线都是超级幼细,而且线的末端是连接到RCA插座,换言之,这线是有牵制,稍为用力不当随时会弄断线,说到底,我是首次独力安装唱头,心情紧张也是在所难免,只有尽量小心吧!这时我拿出代理同时交来的小纸盒,在深褐色的木盒中取出唱头,拿到手上我望了两望,这唱头就像个酿酒用的木桶,左右两侧都向外弧出了,正面贴着Talismann小薄片,每边除了各有一度横槽以便套上保护胶壳之外,在两侧的下方位置更被削至弧状,一望而知这便是唱头的手握位置。当凑近唱头细看它的表层时,便发觉木纹相当幼细,边缘线条打磨至甚为滑手,看造工便可知Talismann绝非泛泛之辈,正确来说这是Clearaudio的二代设计—Talismann V2 Gold,头如其名,线圈是采用24K金线绕制,唱头壳则由人手打磨黑檀木制成,重量为10.8g,在Clearaudio现有型号当中,它是最重,其余各款是8.0-8.4g,按照TT3的说明书所列出规格,唱头只要超过7g以上便适合了。      心静、手定      究竟是固定唱头先抑或接好4条讯号线呢?这问题好比鸡蛋与鸡,我认为是先固定后接线,这样便不怕唱头会半天吊,可是大草哥却说固定后接线会更困难,以他的丰富经验,没理由会指条黑路我行,就照他所说去办好了。接驳这个金唱头认真不轻松,一方面臂线头的铜圈有点窄,插入唱头时我要轻力试碰位置,那刻我终于明解为何大草哥再三强调耐性是最重要,在深呼吸一口气后,我像外科医生为病人做手术般,把4条臂线逐一驳入唱头,幸好,小弟双手尚算灵活,顺利完成这步骤,接下来便要挑战二级难关度——调校方位角。这步骤的困难之处是在于锁定臂管,在未扭上机米前整支管是任意转动,即使已安好唱头,都不等于是符合水平,或有可能是倾侧在一边,这样子唱针尖是无法垂直落入唱片V形坑槽,连锁影响底下之后量度的一切也会是错!我说得上是二级难度,TT3的结构当然不会是简单,它的顶部安装有一块亚加力胶片,调校时必需要把臂管先拨至能与胶板上小孔对齐的位置,继而用六角匙穿过小孔扭松臂管上的机米,直到看见唱头达至水平方为完成,到真正落手扭之时,我发现每次拔出六角匙都会震动到臂管,在锁紧机米时臂管也会因应扭力而同时转动,换言之,我要边扭边去感觉松紧度,一旦感觉到刚刚好便要停手,否则多半转或少半转效果也会差很远,结果我持续盯着唱头超过10多分钟,手指也开始抖了,终于唱头被我扭至水平,嘘!松一口气了!      纯粹手感      稍为回气后,便轮到把平衡锤套入臂管以平衡唱头重量,原厂一共提供了4个轻重不同的圆锤,每个的底部均设有螺丝孔,套入臂管后用机米来锁定位置,难题就在这里出现了,臂管就是一支圆通,试问滑溜溜的表面如何能把机米锁紧呢?若用死力扭紧,管上会刻有痕迹,日后若要再次调校便很容易跌落在同一点,相反,太松机米便无法固定,只要稍为扭歪少少,全部重量也会跟着侧向一边,来到这一步,我只能凭手感把圆锤推前推后,试图达到唱头指定的2.8g,约莫花了大半小时才告达标,这两个步骤对我来说简直是耐性和EQ的大考验,不过……我口里说难调校,但心里却有很大的满足感,而当初诚惶诚恐的心情在这刻亦一扫而空,并尝到调校黑胶唱盘的乐趣,接下来调校VTA是更有信心去完成,只差这一步便完事,想起都觉得兴奋!      VTA的关键就是“顶”      比起刚才的步骤, TT3的VTA可以说是容易处理,唱臂主要是利用顶部的旋扭调节高低,调整时先把原厂提供的胶唱片放到转盘上,这张设有刻度的胶唱片厚度是等同180g黑胶碟,只要唱针能正确落在胶片上,那么到正式播放时便不可能有偏差了。于是我先扭松唱臂的升降,待唱针刚好碰到胶片便实时收紧旋钮,当唱臂的VTA固定好之后,便要调校它的横向水平,这时要眼望着臂上的水平珠来扭动尾部的机米,水平珠一旦到达中间位置就要马上停手,并把唱臂座上的两支小圆柱调高至刚好能顶着唱臂,这做法是防止唱臂倾斜向下坠,完成以上步骤我知道是来到临门一脚,量度唱片的头尾雨点,传统轴承唱臀在转盘上只有雨点位置是零误差(Null Point),就是靠这雨点来做参考,而循迹唱臂因为是在直线上滑动,因此只需要在直线上的头尾找出两个正切点便可以了,我手上这张胶唱片正好刻有直线和两个参考点,现在我可以很轻松扭开臂板上的大六角螺丝,逐少逐少慢慢把TT3移正在雨点之上,转眼间已大功告成,可以开声了!      享受成果      坦白说,头两次开声是播不好最尾一首歌,开叉、高音朦胧、音场狭窄…什么都出齐,总括来说就是衰声!不要紧,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我不断在臂管的机米和平衡锤上磨蹭,最终都可以完美地听最尾一首歌了!当整套Clearaudio播放出林晓培「我忘了」白版LP最后一首歌<无声的泪>,那刻心情真的很感动,因为尾音不仅没有开叉,而且音色还很动人,两支分别换上尼龙和钢弦线的老结他,交织出的音色既有弹力亦有丰富泛音,钢弦的声音是较为铿锵,尼龙弦线刚好能带来和谐的效果,两种勾弦音色交迭出鲜明的层次,今次再听Shino的歌声,竟觉得她的演绎颇为用力,唱至副歌部份那份愁绪更是挥之不去,这套Clearaudio黑胶系统的表现给使我对黑胶音色作出重新定义,想不到分析力会比高清数码音乐更理想,这次测试令我印象最深是听收录于同一张LP的<不了情>,当清脆的钢琴音色奏起熟悉旋律,我最期待的低音大提琴亦告出场了,今次低频量感没有半点过剩,松化的音色令我难以相信是从面前这对Minissimo喇叭发出,除了感受到中低频的厚度之外,整首歌的音场效果也是同样地从容,譬如说小提琴、笛子和色士风不仅左右定位清晰,这些乐器音色更与套鼓铜钹形成了前后距离,乐器的形态与体积可谓活灵活现在耳前,听过这种音色,我自觉已中了黑胶毒瘾,情不自禁又把近期复刻的Norah Jones 「Come Away With Me」LP拿出来播放,在听时第一时间感受到音色很干净,不仅没有讨厌的嘶嘶沙沙,Norah的声线似乎也带点滑溜,印象中,这张LP的音色是没有现在般低噪,循迹唱臂是否令唱针有更准的落点,这方面我不敢断言,但可以肯定一点,这是忠实反映出盘臂头的实力,既无唱片压来辅助,亦无安装其他音响补品,虽然我是首次安装唱盘,但不是没听过黑胶唱片的效果,以我的经验所知,不使用唱片压,中低频音色是会弱一点,人声的聚焦亦较松散,类似的负面音色显然没有出现,由此可见厂方在力度上的计算是有多准绳,难怪臂管的平水只差丁点都会唱不到尾,原来一切效果都是来自唱头的准确安装,平均的转动及稳定的速度,在精密器材身上,任何轻微的误差都会引起严重的影响,Clearaudio便是如此!      总结      最初我真的感到很烦恼,盘臂头加起来是有许多调校步骤,谁料在过程中不经不觉喜欢上复杂的感觉,现在我学懂得欣赏Clearaudio的设计,经历了被CD淘汰,数码音乐汹涌的年代,仍然傲然稳站至今,品牌已累积了许多用时间换来的制作经验,它就如名贵腕表,一直在追求精确的表现,眼前的Innovation Compact唱盘,TT3唱臂和Talismann V2 Gold唱头只是Clearaudio家族的中级成员,但音色已如此细腻,若是旗舰型号岂不是更上几层楼?有机会也要动手试试!
    全文
  • 垂直动作轻盈 水平动作稳重——Moerch DP-8唱臂

    本文不是一篇试音报告,而是一位使用了Moerch唱臂多年的用家,从DP-6升级至DP-8的历程和揭示DP-8好声背后的独门秘技。     本刊的读者对丹麦Moerch DP-8唱臂应该不陌生,我在2011年12月号写了一篇EATForte S唱盘+Moerch DP-8唱臂(12”)的试音报告,标题是:「售价平一半,音质有九成」,意谓售价大约是EAT Forte唱盘一半的Forte S,音质有其九成的高水平。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装上Moerch DP-8唱臂的EAT Forte S,音质有装上Moerch DP-6唱臂的EAT Forte唱盘的九成水平。很明显,EAT Forte S有Moerch DP-8助它「一臂之力」才能打高一班,我很有信心家中印JEAT Forte如把沿用的Moerch DP-6升级至DP-8,音质同样可再打高一班。     上述的试音报告,主角是EAT Forte S唱盘,但真正立下大功的,其实是在背后默默支持它的Moerch DP-8唱臂(12”),我却从没有「点名」称赞这款唱臂,实在对它欠了一个公道。     自从Forte S唱盘+MoerchDP-8唱臂在2011年1o月进驻本社大试音室后,过去两年半以来它们一直是我们试听黑胶关连器材的参考唱盘/唱臂,唱头则是沿用6年的AirTight PC-1。三个月前,黑胶达人Raymond(三通音乐)亲临大房,替我们setup德国Acoustic Signature Thunder唱盘,把Forte S身上的Moerch DP-8唱臂拆出来安装到Thunder唱盘上,自此我们便再没有听回Forte S+Moerch DP-8,因为Thunder的整体音质表现明显优于Forte S,论级数应等同我家中使用的Forte,事实上Thunder的售价亦比Forte S贵一倍,提供可闻的更佳音质亦很合理吧!     众所周知,听黑胶碟的最高境界,是盘、臂、头及唱头放大器四个环节均选用了最优质产品,四者相辅相成,发挥出最佳协同效应,才能重播出音质最全面、最使人感动的音乐活生感。当然,内藏在臂管内的接线、唱臂至唱头放大器的接线及唱头放大器至前级放大器的接线,亦能产生牵一发而动自身的影响力,还有精准无误的唱臂、唱头安装及调节功夫!Acoustic Signature Thunder盘+Moerch DP-8(12”)臂+Air Tight PC-1头是我们一致认为是同等消费中性价比最高的参考级盘、臂、头组合,配合长驻大房的Aurorasound VIDA、Ortofon EQA-999及近期发现的超靓声Zesto Audio Andros PS1四胆唱头放大器,黑胶碟的确魅力没法挡,上述的盘、臂、头组合能让我们马上听出不同唱放的声音分别。试音工作也是一种忘我的音乐享受。     言归正传,Moerch DP-8唱臂在上述的黑胶组合中担当了举足轻重的重要任务,让PC-1唱头能更准确地捡拾刻录在唱片纹上由最高至最低频的一切音乐讯息。多个月前,我终于抵挡不住Moerch DP-8的诱惑,购入它取代家中沿用了四年的DP-6。(其实我也曾考虑过两款热门顶级唱臂,但在大房听过觉得不合自己的要求。)原先以为分别可能只在于低频段的分析力、下潜力及动态拓张力,实际上我听到全频段的音质提升,我感觉DP-8提升了PC-1全频的循迹力,令那些平日潜藏在音乐里「若隐若现」的伴奏乐器弱音变得更清楚,细节更丰富鲜明,由于低音区下潜力、控制力与分析力更佳,收放速度更快,全频段的平衡度( tonal Balance)因此更接近录音的原貌,无论听的是我耳熟能详的流行曲、民歌、爵士乐或古典音乐,我也能感受到因为音乐里更丰富的乐声细节、乐器与乐器之间更清楚的分隔度和更具弹性的低频动态,所带来更全面更完整的音乐享受和满足感。     丹麦Moerch唱臂的设计师兼创办人HansHenrik Moerch,在上世纪的70年代中期研制出UP-4这款经典的单点式轴承唱臂及在1987年研制出DP-6双轴承唱臂,一直畅销至今。     1981年7月4日,Moerch先生公开示范DP-8的原型,这款唱臂改良自UP-4,据称能大大提升低音质素,可惜当年的音响器材未能反映出黑胶碟的极低频重播效果,听众听不到低音有明显的改善,上市计划因此被搁置。数码音响的面世大大推动厂家们提升极低频的重播质素,例如超低音喇叭在今天已极普遍。2006年,Moerch先生把封了尘的DP-8原型唱臂带到CES及慕尼黑音展展出。在音展上听众终于听到它在极低频区及动态的明显改善。厂方宣称,当DP-8在活动时,其水平方向的有效质重比其垂直方向的有效质重高几倍,因此能大幅提升极低频的响应与动态。      垂直方向够轻,水平方向够重     根据Moerch的官方网页资料指出,DP-8的设计是建基于Anisotropic(各向异性的)理论:不同方向的活动有不同的特性。详细如下:     当唱臂在转动的唱片上拾讯时,唱臂必须在「垂直」及「水平」方向均可活动:「垂直」是要应付唱片的弯曲或跳线,「水平」是要让唱头移向唱片心。由于最低的低频讯号只会以水平式刻录在唱片上,若然唱臂在水平方向太容易左、右摆动,针尖的低频动作只会传送至唱头本体,针杆则几乎不动,这样产生的低频讯号便会很弱。若要准确捡拾唱片上的低频讯号,就必须约束唱臂的水平式活动,可是,为了确保完美的循迹性能,却不可以同时约束唱臂的垂直式活动。     DP-8的解决办法是在飞轮状的中央连接体左右两旁各加两组重量砣,从而增加唱臂在水平方向的有效质重,在水平活动时增加其转动惯量,去稳定唱臂的水平活动。这样,当唱头逐渐移向唱片中心的时候,唱臂只会跟随唱片纹的平均位置移动而不会跟随唱片纹内的调幅移动,因此针尖的水平动作便会全部传送至针杆,即是说唱片上录有的低音讯号,包括极低频讯号,亦能重播出其完整的震幅与动态。两旁的重量砣的重心指向后(向上或向下),因此它们同时可为唱臂上下活动时改变重心提供平衡作用。     DP-8加装了合并式VTA调节装置,用家可以在播放音乐的时候不起针去微调VTA的调节旋钮,旋钮上有红点指示,方便用家以其位置判别微调方向。     两组蓝宝石轴承中其中一组支点可以微调,让用家可以微调唱头的方位角( azimuth),取得最完美的声道分隔度。     用家可选用不同重量的可拆除式臂管去配合正使用的唱头柔顺度,四款不同重量的9吋臂管以不同颜色区分:绿点重4g,红点重6g,黄点重8g,蓝点重14g。厂方没有列出四种不同颜色点1.2吋臂管的重量,我估计长3吋每支臂管应加多33%吧!厂方列出了市上数十款唱头的建议使用臂管重量名单,用家可向代理索取作为参考。(通常低唱重的高柔顺度唱头宜匹配较轻的臂管;唱重(tracking force,非唱头重量)高的唱头通常柔顺度低,宜匹配较重的臂管,目的是让两者合成的谐震频率介乎8Hz~12Hz这个理想区域。)     每支臂管内有类似发泡胶的物料用作内部阻尼。臂管内的4条接线每条采用直径0.06mm X 19芯纯银线,teflon绝缘。     荣获the absolute sound 2010年及2012年度金耳奖,低频延伸力无敌     美国the absolute sound权感音响杂志先后在2010年及2012年6月/7月号颁予Moerch DP-8唱臂金耳奖(Golden Ear Award),资深评论员Robert E.Greene在80年代已是黑胶盘臂头专家,Moerch网页刊载了他的UP-4(1994)、DP-6(1987)试音报告及DP-8(2012)的短评。Robert称赞DP-8为一款革命性的唱臂。他说DP-8齐备Moerch唱臂一向具有的优点:无谐震的臂管,高准确度无噪音的轴承,正确的几何设计(支点位置与唱片在同一水平面)及可调节阻尼。在2012年9月19日Robert发表关于DP-8的短评中,他更称赞DP-8是一款真正具「突破性」的唱臂,但可惜仍被很多黑胶发烧友忽略了。他说DP-8是支点式轴承唱臂有史以来首次能正确重播出低频的唱臂,能完全重播出黑胶唱片的低音力度及延伸度。此外,DP-8没有谐震音染、完美的几何、高雅的外型、声音的各方面皆出色,与任何最佳的支点式唱臂比较在任何一方面均不会逊色。Robert说唱臂在垂直面必须够「轻」(技术用语是低转动惯量low moment ofinertia)才可以应付「炒鱿鱼」唱片(所有唱片不可能100%平直,必有或多或少程度的弯曲)。同时间,由于低频调幅几乎是完全水平式刻于唱片上,要准确捡拾所有低频讯息,唱臂的水平面必须够「重」(高转动惯量high moment of inertia),但大部分唱臂的水平式及垂直式转动惯量数值都差不多相同。DP-8采用轻质重的臂管取得垂直方向的「轻」,采用两组左右平衡横向式重量砣去做到水平面够「重」。由于这两组重量砣位于垂直转动的轴在线,因此它们不会丝毫增加垂直方向的转动惯量,播炒鱿鱼唱片便能紧贴片纹。但由于这两组重量砣位于唱臂的两边,能增加水平式转动惯量,所以便能捡拾出更多低频,而且时间性准确,没有出现相位延迟。同时间唱臂又可以轻易准确地循迹炒鱿鱼唱片。     Robert说Moerch DP-8可带给你从未想象过黑胶唱片会有的低频结实度。Robert建议玩家稍稍调低购买唱盘的预算,把多出的预算拨落唱臂去买支DP-8,理由是Robert认为Moerch DP-8能带来更大的可闻分别,远超于高级唱盘之间的声音分别。我理解Robert的意思是说,用DP-8配一个较便宜的唱盘,比用一个昂贵的唱盘配一支较便宜的唱臂好声得多,特别是低频方面,若然你用的扬声器能重播出真正的低频,如你未听过Moerch DP-8,你是不会知道黑胶唱片可以有多好声,必须听过你才会相信!     我为家中的EAT Forte唱盘上沿用四年的MoerchDP-6唱臂升级至DP-8唱臂,唱放用Phase TechEA-1 II胆机,所带来的音质改善绝非天与地,DP-6其实已是一款音乐感非常生动活泼、音响讯息量丰富的好声唱臂,所以我听了四年都没有不满,听各类型音乐都好声又好听,我不喜欢音像过于倾前和凸显、强调解像度的Hi Fi声,DP-6没有这些问题,音像不会化大倾前,3D音场则又阔又深,乐器与乐器之间有良好的连贯性,不会像一件一件切开般独立无关系,人声结像高企像真人在面前。我喜欢听节奏明快的音乐(流行、爵士),DP-6的音乐节奏感明快活泼,弹结他、打鼓声充满活生感,我讨厌肚泻式、肥肿、模糊不清低频,我喜欢高解像度的干净清楚低频,电bass每下拨弦声的音调必须清楚不含糊。我觉得DP-8再没有提升DP-6的生猛跃动感(全频反应速度),但DP-8明显提升了低音区的分析力、延伸力及沉厚感,令我听到更清晰的低频乐声讯息,几乎每个我熟悉的60至80年代初中、西流行曲旧录音,电bass的声音明显更深潜更多变化,鼓声亦更有厚实件头感,连带人声亦更真更自然!总的来说,我非常满意DP-8的音质,讲到应付炒鱿鱼唱片,DP-8更是如履平地,能紧贴片纹正确循迹。
    全文
  • 黑胶贤内助——Ortofon TA-110唱臂

    脑海里偶尔亦泛起一些迷思,究竟使用十多二十万的唱盘、唱臂、唱放,去试一个数千元的唱头,是否公允?现实有多少用家会这样玩?还是以一套更合乎经济原则的盘臂来测试,来得更有说服力?只使用一套黑胶组合去下结论,足够吗?这些问题,相信由读者自己去回答,最为妥当。可以说,发烧友三心二意,五时花,六时变,黄某乃草芥之民,当然也没有例外,岂能一盘走天涯!一众黑胶狂热玩家,若条件许可,总是有多于一个唱盘组合的,不在乎昂贵与否,在英伦的网友Chi兄如是,在本港的西贡Wong兄如是,毕架山Nick兄如是,黄某当然亦如是。那是男人的本性?还是发烧友的天性?或许都是吧!不过请放心,玩还玩,花心男总有一天回到家里贤内助身旁的…… 守志奉道 Ortofon是一所勇于研发、自家创作的公司,踏入第九十六个年头,这个传统仍依旧不变。作为欧洲其中一家历史最悠久音响生产商,在「940年初,Ortofon便研发自家的单声道刻录装置及拾音唱头(见图,当时厂方仍以Fonofilm/Phonofilm为名,及后才渐渐改为用Ortofon)。至1959年,Ortofon更推出划时代的,专为微刻密纹唱片(注:microgroove long play,即现代的黑胶制式)而制作的新一代动圈唱头SPU,并于1960年在丹麦本土注册专利(见图)。只要大家仔细观看,自然明了其个中结构,确实熟口熟面的……没错,它正是现代动圈唱头主流派的基本核心构造!这大概已说明了,Ortofon在唱头制造业的江湖地位。Ortofon在半世纪前已建构了现代动圈唱头雏形,在五十五来,主流派动圈唱头厂家无不马首是瞻! 浊去澄明 作为一间能够在迄立于音响工业近百载的公司,Ortofon茁壮之道,在于能不断研发、改进,去芜存菁,能浊去澄明,既保持故有技术优势,并在这微型科技(microtech)不断迈进,推陈出新。全新设计的Quintet系列由五颗动圈唱头组成,quintet乃五重奏的意思,相信就以五种不同音色的唱头,合组一系的意思。此系列价格定位,是以初至中阶用家为主要对象。本月测试的Quintet Black(代理商称为“黑夜”),是系列五子中最顶级的一颗。一如Quintet同系唱头,Black骨架以铝合金作主干,并以铍磁(neodymium magnet)作核心,低内阻的设计。不过在Quintet Black内部,Ortofon则以自家特制的黄金混合6N纯铜线材作线圈,名为Aurucum(见图),针杆物料则采用实心錋( boron)。根据仔细检视,此线材和针杆物料,应是与Ortofon旗舰动圈唱头使用之相同级别。 唱针方面,Quintet Black使用的乃精工切割之裸式柴田钻石针尖( nude Shibata stylus)(见图),从显微镜仔细观测,切割上(cutting)竟同属用于某些两万动圈唱头一样优良级别(excellent grade)。经测试,此柴田针有背景宁静,拾音准确细腻,碟面噪音低的优点,详情请参考以下聆听环节。 Quintet Black唱头外部箱体,以特殊的ABS物料作外壳。ABS乃acrylonitrile(丙烯氰)、butadiene(丁二烯)以及styrene(苯乙烯)三者的混合物,属热塑性塑料(thermoplastic)。此ABS物料具有抗磨,抗腐蚀,低温下非常坚固,易塑型等多种优点。单以重量而言,Quintet Black入于同类以聚合物作外壳唱头之中最重的一类,实际量度净重达9.4克,连合金螺丝,Ortofon LH-2000E唱头headshell及其跟机短接线,总重达26克。 安装及微调 由于Acoustic Solid Solid Wood Rosewood(官方网页上称为Solid Wood Rosenholz)也份量十足,达三十五公斤。因此,必须首先处理承放的TAOC架,调正水平,并加了一点重量,抑制部分表面震荡,才放上唱盘。为了模拟大家家里头常见的摆设情况,今趟特别加了一块复合木质层板,这应该会很像那些使用木质TV音响架的音色,即有轻微木质谐振,亦令整体音色较偏向暖和一点。值得一提,新款Solid Wood Rosewood手工很精美,装嵌却极之简单,和跟来的Ortofon TA-110唱臂和原装臂板很精准合拍,不消一刻,毫不费劲的便完成所有装配及接驳工序(见图)。Ortofon TA-110是新款设计,属金宝轴承(Gimbal pivot)  ,特点是在臂管底部刚了一条坑,并藏了一长一短两条特殊抑震橡胶(见图),能抑制一般金属臂常有,并会影响中至高频的金属谐振。 接着是戏肉了,就是安装Quintet Black唱头。一如之前在本刊及网站所述,最简单安全的方法,就是先把唱头壳(headshell)拆除来装嵌,并全程盖上唱针之保护胶壳。将唱头针尖与唱头壳尾部外露部分,设定在50mm距离来安装,唱头方位角与唱头headshell平行对齐,最后将螺丝直接在唱头顶部锁紧便可。由于Quintet系列外型方正,确实此外围弯曲的唱头,更易对准LH-2000E headshell来安装,对刚入门的黑胶新手,这真是十分体贴而实用的设计。 就这样将唱头连headshell装上TA-110唱臂并轻轻地锁紧,唱头之补偿角(offset angle)及悬距(overhang)便分别对准了23.9度和18毫米之位置,一如原厂设定的鲍尔华特对准法(Baerwald Alignment),由于Quintet正面底部呈弧形凹入,这个覆检过程确甚为简单。其裸式柴田针尖切割完美,在没有任何方位角调校下( azimuth adjustment),声道平衡已可轻松地达至规格低于1dB之水平(见附表)。至于唱针播放重量,初步设定在Ortofon建议之2 3克,而垂直循迹角(vertical tracking angle,即:VTA),亦先依厂方建议,将Quintet Black底部调至与唱片表面平行。由于Quintet Black底部非常平滑整齐,对准工作可又是手到拿来。 测试用器材 除了以上Acoustic Solid唱盘及一对Ortofon臂头孖宝外,今趟在大房里还准备了我们非常熟悉的Aurorasounc Vida唱头放大器,Modwright LS36.5DM分体式前级,Hegel H30后级,还有Dynaudio Confidence C4 Platinum及长注大房之Wilson Audio Sasha扬声器。讯号线方面,唱头及唱臂一并使用跟臂的Ortofon纯铜phono线,唱放至前纽主要使用Dignity Audio的出品及Atlas Ascent Symmetric,前级去Hegel用Vitus Audio的Andromeda XLR线。喇叭线用了Dynaudio自家的出品OCOS接Confidence C4,用Wilsor Audio Sasha时,则以Audio Note lsis LX168连接。电源线方面,以Burmester接Vida,Vitus Audio Andromeda接Modwright前级,Analysis Plus Ultimate Plus接Hegel H30后级,其他则一律只用回一般跟机线。 聆听环节 Song Bird是近年黄某一只很喜爱的LP,它表面上只是一张将Eva Cassidy不同录音拼凑一起的杂锦大碟(注意:并无贬义!),录音亦有多少瑕疵,但Eva那种毫不造作、不爱卖弄的风格,歌曲总是令人百听不厌的。老实说,若单以Autumn Leaves一曲玩一场盲测(Blind Test),相信没有发烧友会相信眼前的Quintet Black,原来只售区区的港币数千元。她背景漆黑,碟噪极低,表现之佳,人声微暖而感性,恰似一只售价非常昂贵的MC头,那相近的程度,简直可以用惊喜万分来形容。尤其将Vida唱放背后阻抗值设定在470Q之后,其音乐细节之高还原度,动态对比度,背景漆黑度,皆明显抛离市面上任何黄某听过,售价比Quintet Black便宜或甚么同级的MM及MC唱头! 在音场重建方面,黄某反复回放两张We Get Requests版本(45转孖碟及33转单碟),Quintet Black能轻松再生出一幅十分壮阔的画面,能量充沛有活力之余(因为原录音本来就是这样子!),节奏也挺明快的。此外,钢琴灵巧有木味,牛筋丰满有暗劲,层次感亦很不俗。更欣喜的是Quintet没有夸张某些频段,也没有过分夸大乐器体积,听感是令人畅快又轻松的。云时间,Quintet Black令整间大房弥漫着一股暖和的模拟味(即analogue warmth),1964年的母带当然是analogue吧,可说此唱头表现极为称职,绝不卖弄古怪音色! 接下来,还放上很多发烧友拥戴的LP,例如:The Judds,陈洁仪重译,Trio Elvetico,The Weavers等碟,诚然对Quintet倒没有甚么考验可言,本来只想为它热热身吧。这一举却不经意令黄某感受到,它的音色平衡度已超越同价唱头的水平了,居然和印象中的某只Cadenza甚为相似。那么,音色平衡的好处是甚么?简单来说,就是忠于原录音,音乐适应性一般会更广。在和Quintet相处的日子里,这方面一次又一次得到充分之肯定,不论是人声,爵士,古典独奏,室乐,电子类,大型管弦乐,本地流行曲等等,Quintet音色平衡度之上乘,都是无容置疑的。譬如,在波罗蜜多一碟里,群僧一曲,在破地狱一刻的怒吼声中,远方大鼓仍隐约、明确的击撞着,可谓一步一惊心,仿佛正要将黄某连人带座吸进去似的……那间,群僧念颂佛音,由远而近,万籁俱寂,一切又平伏下来。在极大音压下,这感觉真是何等震撼!在一般入门级黑胶组合,相信表现只有黑泽明晚期名作一样:乱……的份儿! 音乐穿透力 又试一试古典,考考Quintet Black。话说约德姆斯(Jorg Demus)刚来港演奏一场,黄某有幸为座上客,还带了几只Demus的旧LP去给他签名,包括图中那只在1959年DGG出品的舒伯特即兴曲。透过Quintet Black,正值壮年的Demus(注:当年他应是三十岁,在刚夺取意大利布桑尼国际钢琴大赛首奖之后的三年),此刻感觉是愉快,充满幽默感,Demus琴键潇洒的舞动,  那又有如梦中之蝶,摇曳生姿。音色上,此刻Quintet Black能量丰盈,钢琴箱体共鸣之中带有丰厚木味,也有一丝迫真琴键的瑰丽度,却又不会太过光辉闪烁、叮叮当当的。试问各位常听现场钢琴的朋友,声音又何来光辉闪烁,只有金属没有木的叮叮作响呀?那只是某些不良Hi Fi才有的古怪音色呀! 接下来是一套黄某很喜爱的巴赫室乐集,大提琴段由Pierre Fournier以古朴无华方式去演绎。黄某惊人地发现,Quintet Black居然有近乎某些顶级MC唱头的音乐穿透力。具体来说,透过Quintet Black,Fournier手里的大提琴突然变成了一颗强力磁体,不单充满牵引力,余韵还能一层层的浸入聆听者的心坎里,令听者整个身体溶化掉,那刻彷佛突破了时间、空间和肉身之限制。这深深地被他琴音牵动着的感觉,当然毫不像在听音响。对的,这就是最上乘黑胶软件的感染力!也是顶级MC头拥有的音乐穿透力!单论播放人声及弦乐两方面,纵使多花数倍价钱去设置CD及CAS数码音源,也绝不轻易拥有此实力,价格平易近人之Quintet Black却能轻描淡写的令人感受到…… 台面切忌起震 顺带说上几句,加上木板这构思,纯属希望模仿发烧友家里常见的情况,模拟唱盘受到某程度的谐振影响,引发音染,再加上适当重物,于以抑制,或将部份震荡导走。根据经验,有一点可以肯定, Acoustic Solid的摩打并不适合与盘座一同放在一个虚浮的平台上,因为在同一平台不断起震,摩打震动又无法导走,便只有直接回授至盘座,经转轴及臂座回输至唱头,引起不必要的震动,最后影响唱头拾音,轻则劣化音质,重则甚至令唱头产生拆声跳线,这样无疑浪费了设计者刻意将摩打分离的一番苦心。所以承放平台之处理,确实须要多方面的思量,切忌盲目模仿。 对新手的一些建议 由于Quintet Black己入于大超班级别,真是遇强越强,建议不要用一万元或以下的入门盘去搭载,否则唱盘很可能未能尽情发挥Quintet Black。至于,搭载在高级悬浮式唱盘可行吗?效果会怎样?音色有何变化?这黄某不想妄下判断,要日后仔细测试过,才能分晓,现在暂且搁下。Quintet Black拾音准绳度极高,对承放架上的微弱震动也极其敏感,因此切忌将唱盘直接安放在一般TV柜上或其MDF层板之间,也避免唱盘太接近扬声器,引起回授。而个性率真的Quintet Black,很可能会如实地一一为你把这些杂音也播出来! 在唱头放大器方面,手头上刚好有数部可供使用,整体而言Quintet Black都能轻易匹配。言而在反复测试下,若使用以电阻(resistor)作负载(impedance loading)的唱头放大器,黄某会建议电阻值设定于约100Ω至470Ω之间。另一方面,若用家第一级使用MC升压牛,MM phono输入设定又为常见的47kΩ,建议选择升压牛的回转比率(turns ratio)在1:10至1:20之间,即有约20dB至26dB的增益(gain)。而MM phono方面,最理想有约40dB至45dB的增益,令总增益约为60dB至66dB。最终,当然以个人口味为依归,也要看录音本来质素,亦视乎唱头放大器能提供的阻抗及增益档位选择。 就以今趟使用的Aurorasound Vida phono为例,以100Ω之设定,听感是比较暖厚甜美,而以高一级470Ω设定,听感则比较开扬生猛。论整体音准,何生及黄某皆认为,以后者470Ω较全面及平均,耳朵最收货。反正像Vida Phono般,切换阻抗极为方便,大家因应不同口味,不妨自己动动手选择吧。 唱臂方面,刚刚入门之黑胶新手,若希望调校简单一点,宜先匹配中等有效质量(约10至15克左右)的金宝式唱臂(gimbal tonearm)。例如在TA-110唱臂上,使用的headshell重量,可约为10至15克,其物料则不拘,可买不同的试试。以上纯属对黑胶新手的参考,若有丰富玩黑胶经验朋友,不怕烦,又敢于接受挑战,当然不在此限,可作多方面尝试。     清洁保养方面,除了必须保持唱片坑纹清洁外,唱针亦应经常保持一尘不染。方法是使用跟机的小刷子,轻轻干扫便可,绝对不要用市面出售之洗针水揩抹,否则有可能影响针尖与针杆之间黏合剂的牢固性,甚至是令清洁液渗入唱头线圈范围,影响到唱头的音质与及耐用程度,并大大缩短其应有寿命。 一刻的感动 今时今日,有Solid Wood Rosewood这样的造功和卖相,有这样的功能,有可换臂板,有微调电子控速,只卖这个价格,代理实在非常克制。眼前的Acoustic Solid Solid Wood Rosewood唱盘,虽然只是Classic系列中游份子,但论用料及功能,实际上已差不多达到顶级Solid Wood Reference MPX的级数。尤其它附设之电子+/-微调控速,重量级转盘与分离式摩打,经测试,转速准确,转盘亦稳如盘石(rumble noise及谐振极低),真是达到很少同价对手能企及的水平了。更何况要同级产品全面胜过它的,更如凤毛麟角吧。有如此低音染的基础,加上设计聪明乖巧的Ortofon TA-110唱臂和流着旗舰血统的Quintet Black动圈唱头这孖宝,调校不善的十至廿万元级盘臂头,你们真的要小心了。听音乐素来挑剔的黄某,过去使用过不少数千元的唱头,多数听一会儿,便无心情再听下去,又要换回顶级的Phasemation或My Sonic Lab。今趟则罕有地,试完一碟,又播另一碟,感觉是非常享受,内心不感到正在工作。再看看它们的总售价,更着实令人感动!(黄思璁,都很夜了,Hi Fi Review办公室要阀门了……)Yes Sir,收到!黄某今次真系又玩到舍不得走! 贤内助-体贴又窝心 在黄某心目中,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贤内助,总是处处为夫君荷包着想,知悝识俭,精打细算的。外表平庸不是罪,有内涵,心地好的女生,往往最体贴,最窝心的,也比纯粹外表包装重要上千百万倍。自古拜金美女公主,试问有谁能甘于平淡,含辛茹苦与打工仔的夫君长相斯守?一众醒目的打工仔,这个年头揾食艰难,若想踏实一点,还是去迎娶一位有惊人内涵的贤内助,一如处处为您荷包着想、最窝心体贴的Quintet Black唱头,盖上眼,感受一下和旗舰血统差不多一样的畅快度吧!最后,很希望何生会引入此盘臂头作为多一重的参考,令日后黑胶测试可以更全面,更能顾及多些读者群。请君认真考虑,考虑……说句老实话,男人五时花,六时变,时时刻刻都气紧,闷到发疯,很易气死的喔!
    全文
  • 低音量感充裕,音色魅力十足——Helius Design Alexia+Omega

    钟一现在撰写的这篇试音报告,主角是一个LP模拟唱盘和一支唱臂,手上毫无相关资料情况下,放上「当铺爵士」;落针之前,坦白说,对听到好声的期望只是一般般。厂名叫Helius Design,是英国品牌,在本地市场算是一个陌生名字,Alexia唱盘加Omega 9吋唱臂,两件加起来售价约港币七万元。由于送抵本刊前,代理已将整个盘、臂和一个Transfiguration Aria动圈唱头完全安装妥当,因此,余下时间我的工作,就只是竖直双耳,听清楚这个仿真系统的声音表现,找出它的声音特性来。 「当铺爵士」Side 1第一轨Limehouse Blues乐声徐徐响起,背景以一些现场收录的嘈杂人声、刀叉餐具碰撞声响衬托着,那种活灵活现的声效,是清晰而且满有立体感觉,到听了大概三分钟之后,钟一已知又跌眼镜了,怎么会这样好听的呢?听罢整首音乐,继续唱下一轨I'm Confessing',声音真实,又富节奏,饱满够厚的音色让我越听越喜欢,最叫人印象深刻者,是组合回放出的低音部分,偏向丰满的线条但却绝不至于肥肿,又不拖泥带水,更不会令人听到有作闷感觉,反倒更多添一分音乐的韵律美态,瞬变与速度都恰到好处;如此绵密,厚实的音色,我想不单是初入门的朋友,甚至资历深的老发烧,如我者,亦会一听上瘾。 公司于1982个创立 难道这套「盘臂头」有什么神奇力量?三件东西加起来七万多港元,而能得到如斯理想声效,这一刻已令我提起极大兴趣,拿起iPad上网查找Helius Design的资料。 过去曾于本地音响圈听闻过该厂的一支叫Orion的唱臂,水平很高,恕钟一孤陋寡闻,未有机会接触,更怀疑这间厂只造唱臂,没有唱盘或其他仿真产品推出。细看网页,老板兼设计师名叫Geoffrey Owen,成立Helius Design之前出任Tangent Acoustics(是英国Cambridge旗下附属公司)设计师一职,主要工作是研发LP模拟唱盘。Owen一面埋首研究最新唱盘技术,另一边厢,发现唱臂,如此重要的音响环节,却被业界忽略。直至1980年初期,Cambridge把Tangent Acoustics卖掉,Owen便决定自立门户,于1982年成立Helius Design,专注于唱臂设计。 钟一亦觉得一个如何出色的唱盘,没有一支优质设计的唱臂,一切均属徒然。Owen在网页中指出,一般人会以为唱臂只是一支中空的金属管,前面装上一个唱头,末端加入一个重金属锤作平衡及调整唱头针压,就是这么简单,没啥稀奇。他还打了一个比喻,把一辆1909年的Ford Model T古董轿车和新一代法拉利超级跑车比较,虽则二者都是马路上行走载客的工具,不过当中复杂的技术、精密的机械结构与投放资源,实有天渊之别。这些年来Helius Design多款唱臂相继陆续推出,如The Standard、Orion、Aurum、Aureus、Scorpio、Cyalene等,部分更有MKII改良型号,可惜它们全部已告停产,成了LP迷的收藏品。如今厂方生产在线共有三款唱臂型号,包括:Omega、Aurora(9吋、10吋)、Scorpi0 4(9吋、10吋)。厂方强调,每支唱臂,由精密的规划到设计,甚至于英国本土以全人手制造,每一环节都极端严谨,务求达致顶级效果水平,音乐性与音响性兼备。 3-ball bearing轴承 背景说过,是时候进入文章主题,简违一下Omega唱臂和Alexia唱盘的一些设计特色。Omega共有两款型号,分别是Omega Standard和Omega Silver-Ruby,测试的一支是Omega Standard,有效长度9吋,价钱比Silver-Ruby略便宜,不过基本设计及机械结构二者分别不大。唯有轴承bearing和臂管里的接线不同,Omega Standard用tungsten钨钢珠,接线是纯铜导体,黑色电镀管身。 说到唱臂轴承设计,Omega采用了Helius Design的独门武器,叫“3-ball race”,Owen于上世纪80年代初发明此轴承技术后,立即用到多款唱臂之上,直到今天的Omega和Aurora都同样包含这种技术。相对一般的唱臂设计,臂管后端的轴承位置阔大很多,原来内有乾坤。所谓“3-ball race”是三颗钢珠同时支撑臂管,紧密凑在一起,营成一个三角形阵势,加上整支唱臂往下压的重量产生重心,而重心会对唱臂管产生一股扭力。据厂方数据,这样的设计具最佳稳定性之余,同时能令摩擦减至最少,唱臂的震动亦大幅下降。 为了保持唱针准确循迹,唱臂设计上,一方面要能够达到几乎没有摩擦力的运作,另一方面又要抵抗来自各方的震动,例如唱针压入唱片坑槽不断产生的谐震,还有聆听环境、声波反射等震动。轴承的紧密与摩擦阻力难有妥协,一般唱臂多见的单点(或「单刀」)轴承,轴心没有死锁,接触面最少而且灵活,但太松,互相撞击产生较大噪音;「双刀」或bearing轴承则改善太松的缺点,可惜却太重,摩擦力及噪音亦相对增加;另外还有些用油浸着的单点轴承唱臂,灵活性最强,但最大问题是不太稳。Owen发明的“3-ball race”更保证有最佳的接触面之余,固定结构亦保持唱臂平衡,有效抑制谐震。扬言在同级唱臂产品当中,谐震及动力能量控制有最佳表现。 Omega属于中等质量唱臂,与市面大部分唱头及唱盘(闻说特别适合「弹弓软盘」)都很吻合。见图片,Omega的唱头壳是原身跟住臂管的,用家有需要的话,可向厂方订购不连唱头壳(唱头壳可拆除)的一款。 打破传统,非一般的浮盘设计 Alexia是Helius Design第一个推出的唱盘型号,我会形容它是一个现代化的皮带传动、浮动避震设计的唱盘。每当放上LP,或稍稍触碰到转盘、唱臂,整个副底座部分都会有种似装上油压鼓的起落动作,它只有上下垂直,而不似金属弹簧的横向及垂直移动,与接触桌面的主底座部分彷佛是完全独立分离。初见到Alexia副底座的升降动作已很好奇,俯身四周窥探。Helius Design称这个避震结构为“double wishbones”,意思是「双叉」形交迭,直接安装在承托转盘的副底座之下,厂方网页有些结构图片,原理并不算复杂,最简单解释方法,我觉得结构似一个「Z」形状的升降架。 Owen深深明白到今天模拟唱盘技术上,加入浮动结构作为避震设施,在「硬盘」主导市场环境中,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但话虽如此,他个人仍然认为要卸除聆听环境及唱盘自身产生的震动,将一概干扰都隔绝消除,采用浮动式设计是最理想办法,配合一个具突破性的外观,期望于仿真器材市场上再起革命。 Alexia的设计理念,是把转盘、唱臂和转动马达,全部安放于同一副底座之上,透过“double wishbones”卸震支架结构,将三者完全与外界隔绝。为加强唱盘的阻尼特性,整个Alexia的主、副底座除以金属制造外,表层部分再盖上一块特厚的perspex(有机玻璃,即强化亚加力),目的是杜绝高频回输至唱臂管上,有效提升乐声清晰度。 有经验的黑胶唱盘用家都相信,要有好声效果,唱盘转速稳定圆滑至为重要,有些唱盘用厚夹重的转盘,务求增加旋转的稳定性,但这样的话会加重马达和传动皮带的负荷;再说,皮带会受拉力改变而影响转速,唱针压到唱片深浅不一坑槽里,摩擦阻力不断改变,亦会带来转速不稳问题。Alexia为保证有恒定不变的转速,设计者除了用silicon nitride为转轴之外,在副底座表面安装了一个电子监察系统,厂方称之为“optically encoded drive”,透过一块刻有无数直纹的圆片,利用电子仪器以每秒270次高速监测及修正转盘的转动速度(并非监测马达速度),确保任何情况下转速亦维持33 1/3和45转不变。 依赖这种有效而精准电子技术,Alexia不需再用上特厚、特重的转盘,也不需强大扭力的马达(有些设计甚至加至二、三只马达,而Alexia用的是一只10w细小马达),甚至加大供电设施。它的转盘只重2.4公斤,制造物料是delrin,而非普通的亚加力或金属,Owen选择这种贵价物料,原因是delrin与LP黑胶碟拥有相同acoustic impedance,用其他物料的话,都会影响唱针拾取唱片讯号的准确性。厂方提供噪音与抖摆率规格分别为-55dB、0 03%,发烧友可作参考。 微调水平,测试转速 设计上, Alexia只可以安装一支唱臂,有效长度适合9吋和10吋,它原装的臂板座上有一个金属环(此环只适用于Helius Design各款唱臂),只需简单将环的螺丝扭松,推向前或后,便可装上该两种长度唱臂;用其他厂牌的唱臂,这个环当然就不合用。 测试Alexia当日,一如文章开始时所说,先听为快,放上「当铺爵士」连续播唱了两首音乐,效果的确令人满意。接着,钟一把LP拿起放回封套,经一轮细心打量后,在带有浮力转盘上放了一个细小水平尺,反复量度。它设计是两前一后三点接触,后一点是固定的,前两点可扭动调校高低水平。至于转速,很想知道那个“optically encoded drive”电子检测速度的可靠性,决定用上KAB SpeedStobe测试碟进行验证。吉果,无论是33 1/3或45,都是正常的极轻微「快」了,为什么微快都说正常?钟一藉此机会告诉大家,KAB的测速碟是未有计算落唱针后的摩擦阻力,我们绝不可能将唱针压到测速碟上,KAB说明书上亦有清楚写出,测速电筒反映的转速,是未将摩擦阻力计算,减速多少叫用家自己判断(或者是不同针压会产生不同阻力,所以KAB叫你自己决定)。要将落针后的摩擦阻力都反映到测速碟上,钟一推荐大家用Clearaudio Stroboscopic,但必须连300Hz电筒一并购买。 不惭是拥有新技术的软盘设计,比传统带动弹弓唱盘,转速不准,时快时慢,的确放心得多。试听Alexia+Omega,臂线用代理提供的Luminous Audio Synchestra 银线($3,500),前后级用ModWright Instruments LS 36.5DM及Hegel H30,推动Wilson Audio Sasha W/P扬声器,为配合Transfiguration Aria动圈唱头,唱放我选用本刊最近购入,成为驻场参考之一的Zesto Audio Andros PS1胆机,增益及唱头阻抗经反复比较,决定用High MC(55dB低增益),阻抗用100Ω。不讳言,试音室用上Andros PS1之后,LP仿真系统的音色都变得特别耐听,特别和味,Aiexia+Omega+Aria当然亦没有例外。 营造3D感极佳 严格说整个「盘臂头」售价一点都不便宜,读者最关心应该是它们是否物有所值。如果阁下喜欢声底较厚,低频延伸感较强烈,有一种绵密、酥麻感觉的话,那么这套系统也许会适合你。钟一认为它的低频表现是其特出之处,听「当铺爵士」,低音部分,不论是敲击乐器、套鼓或大牛筋,的确沉重而富质感;没错,这完全是「软盘」的独有气质和声效,好此道者更会听得津津乐道。不过,身为LP喜爱者,我要承认Alexia+Omega+Aria有两个显著的优点,以价论声,也是两个让我仍觉物有所值的优点。 首先,它营造3D感的能力达到极高水平,虽然我没有实时与本刊参考模拟体系作比较(根本不需要,熟悉程度发梦都记得),但据我个人体验,两者的高频空气感与结像力不相伯仲,当然参考系统的分析力是属于高一层;欠,但播放现场录音时,它表现出热情洋溢的气氛,以及充足的音场细节,足以令任何LP爱好者拍案称好。 除了「当铺」,播另一张靓声试音LP 「Mclntosh Reference Disc」,同样让人领略到如斯特质,听Side A开始的《火鸟》,低频巨浪汹涌,场面与气势亦算不凡,但并不会有杀到埋身太大的压迫感。至于乐器的结像力亦十分理想,左右前后的乐器排列经络分明,弦乐在左边后方响起,给人一种深阔的场面感。 其次,它的音色异常耐听,特别是人声尤其叫人喜欢,几乎好听到你会问:它是否加了味精,其实这原本就是LP的独有魅力,不过Alexia+Omega+Aria这套组合将此特性发挥尽致。印象最深刻者是播唱张学友「雪狼湖」和Muddy Waters 「Folk Singer」,前者唱《怎么舍得你》、《原来只要共你活一天》,结像力好到无伦之外,加上人声够厚度,淡淡的哀愁中带点温馨,音色与气氛之迷人却具无比的吸引力,或者这也是仿真系统的另一层次传真度吧。另外,Muddy Waters唱的黑人蓝调,钟一何止听过百遍,透过Alexia这个系统播来,歌者诉说的每个故事,彷佛特别感人,丰厚的喉底极富磁力,味道一流;论hi-fi感,比较近咪的人声和吉他勾弹,细节多到听唔切,一开声就会令发烧友投降,更可以肯定比同一录音的CD胜出几条街。 对于一些仍然蠢蠢欲动,想投资一些金钱和时间,去玩LP模拟体系的朋友,如今又多了一套英国Helius Design系统可以考虑,以其丰润的音色、强烈的韵味和十足的低频震撼力,相信你也会像我一样,一听不能罢休。
    全文
  • 咨询该品类授权经销商
    唱臂热门产品排行榜
    该品类产品的二手转让

    如何发布二手转让? 更多